106年種子教師培訓「文學史要怎麼教?——構思跨領域、跨媒介的教學行動」研習心得(陽明高中 陳婉欣老師)

陽明高中 陳婉欣老師

  107課綱的精神國語文領域的原則,在教學的現場上不斷與考試的原則拉扯,文學史的知識在考試的原則下:學習經驗連貫、語文素養的深化、自學能力的培養,要如何不是「說一套,做一套」?

  帶著滿滿的疑問進入了學科中心,在「大師對談-如何建構課堂中的文學史意識」點出了第一個重點-問題意識,意識即是人類內心思維認知的能力。文學在變成歷史的過程中,我們所讀的每個文本都要放在文學史脈絡理解,引導學生在這個脈絡裡提出問題意識,便是教導學生文學史的價值所在。作為中學老師,也許要觀察考試趨勢,是否能超越其價值,但文學是一種情境教育,其經驗與價值是否能通過文學作品引導學生,讓作品不能只從歷史抽離,如引導學生經驗的主體,帶入歷史的語境,與古代詩人面對面對話,引導學生讀作品能想見其為人,才有人格感召,文史哲不可以切割的。

  第二個重點-整體觀檢視,在須文蔚老師「現當代文學的框架」提及現當代歷史要如何用連續體的觀念引導學生,用社會性質或美學性質判斷,不妨從三四個流派分,如楊青矗,王拓小說都是寫實,白先勇等前後作品脈絡時間(因果前後關聯),自己要把不同冊串聯,使其精神能放在一個脈絡中去觀察,進而了解其影響價值。

  第三個重點-從高中文本要切入文學史架構,胡衍南與呂世浩兩位教授從文學和歷史的角度切入高中小說的文本,胡教授提及小說史的軌跡,說明了文言與白話、文人與通俗的辯證,考量小說篇幅是殘叢小語還是波瀾壯闊,創作動機是傳錄舛訛還是作意好奇,皆可以一個小說的文本原型為主軸,觀察其內容與形式上的歷史演變。呂教授則認為從史書閱讀人性,自古以來,中國傳統史學分類,經史子集,經是不動的定律(課本),史就是案例(例題),其次是揣摩,如果讀完很有道理就要通,子書是為了特定例題(解題捷徑),集部是抒發情緒,項羽也是,所以會被淘汰,從歷史小說見證人性對照古今也是文學史的範疇之一。

  第四個重點-如何利用其他資料輔助文學史的建構,感謝學科中心邀請文訊雜誌與溫知儀導演說明文學雜誌的編輯與紀錄片的拍攝過程,聽著編輯與拍攝所遇到的問題與如何解決,不禁令人動容,在教學的現場上,又何嘗不是如此?

  第五個重點-實作發表,短短三天的密集訓練,處處可見學科中心用心安排,不僅安排講師,還分組操作,在古典小說這組的我,也感謝領隊老師不時提供意見,也讓我們馳騁在古典小說的任意門,找尋任何好玩的元素,讓我們能在三天後上台發表,只能說充實不已。

  綜合以上五大重點,深深感謝學科中心面面俱到的安排,在第一線教學現場的老師能有活水,俗話說:滾石不生苔,也期許自己能在這樣豐富的課程中成長,並帶給學生耳目一新的文學史教材內容!

發表於 106年種子教師培訓 | 已標籤 | 發表迴響

106年種子教師培訓「文學史要怎麼教?——構思跨領域、跨媒介的教學行動」研習心得(臺南女中 林韋婷老師)

臺南女中 林韋婷老師

  大學求學階段,文學史對就讀國文系的我而言,是一門基礎學科。教師甄試時,文學史對準備成為老師的我來說,是考試必考科目。如今,已是一名國文教師的我,常常在想文學史之於底下聽課的學生而言,具有什麼樣的意義呢?

  得知今年國文學科中心種子教師培訓的主題為文學史要怎麼教時,一方面覺得很有挑戰性,畢竟文學史是一門相對較為生硬的學科,該如何加以應用在教學上,似乎不是一件易事;另一方面卻覺得,此次研習的內容必能使我獲得教學設計上的刺激,於是,抱著一顆既期待又緊張的心情前往參加研習。

  顏崑陽老師以及陳國球老師有關文學史意識的探討,促使我在三天研習以及教案設計上不斷思索:該讓學生有什麼樣的文學史意識,以及如何透過課程的設計,讓學生也能思索或了解教師所欲傳遞的文學史意識。胡衍南老師以及呂世浩老師的分享內容,讓我在建構小說文學史以及如何讀歷史兩方面都有豐富的收穫。須文蔚老師講述的現當代文學史的框架,更讓我對此領域有了不一樣的視野。

  課程內容讓我在三天研習裡,像一塊海綿般不間斷的吸收,而分組活動與小組成員的相互討論及設計教案,使我能從其他老師身上,看見不一樣的教學思維。最後一個晚上小組成員紛紛絞盡腦汁,熬夜產出教案,雖然肉體疲累,內心卻是成就感滿滿。

  謝謝國文學科中心的所有協助與安排,也謝謝我的分組導師麗明老師的溫暖與指導,更謝謝三天一起分享討論的小組員。三天的研習課程,提供我進化的能量,期許自己能孵出豐富而特別的教案蛋。

發表於 106年種子教師培訓 | 已標籤 | 發表迴響

106年種子教師培訓「文學史要怎麼教?——構思跨領域、跨媒介的教學行動」研習心得(中山高中 葉秀娟老師)

中山高中 葉秀娟老師

  今年寒假給自己一項挑戰任務:報名國文學科中心種子教師培訓。以往得知招募種子教師的消息時,總是默默已讀消息,然後對能夠完成培訓的教師們報以欣羨眼光與敬佩心意,因為種子教師培訓可謂是「魔鬼營」,才學淺陋的我著實誠惶誠恐。而在學科中心首頁看到今年的主題是「文學史要怎麼教?—構思跨領域、跨媒介的教學行動」時,當下竟心生奇想:「這主題很讚!報名吧!去臺北一趟吧!」於是,產生這樣的念頭之後,所有煩惱、顧慮有如《牧羊少年奇幻之旅》書中「當你真心渴望追求某種事物的話,整個宇宙都會聯合起來幫你完成」這段話的描述,收到錄取通知並且排除萬難成行,順利踏上國文學科中心種子教師培訓奇幻之旅。

  這次的課程是以「文學史要怎麼教」為主題。以往授課時,文學史常是補充課本題解的國學常識,很少被視為課程設計的中心軸線,以及被關注如何教學生懂得從文學史的脈絡思考並認識文學作家、作品。國文學科中心與東華大學須文蔚教授極力用心規劃課程,目的是希望參加培訓的教師們可以向輔仁大學顏崑陽教授、香港教育大學陳國球教授、東華大學須文蔚教授、臺灣師大胡衍南教授、臺灣大學呂世浩教授、文訊雜誌社封德屏社長、溫知儀導演等大師學習,透過紮實豐富且跨領域、跨媒介的課程內容,讓參與培訓的教師們可以突破現有的教學框架,重新反思文學史在國文教學的地位與重要性。當我們習以為常地整理好國學常識,然後請學生努力地記住這些支零破碎的國學常識,卻忘了代代中文人口耳相傳的「文史不分家」。如何讓學生對文學作家、作品有感?當然就得重新思考「文學史要怎麼教」?文學作品來自於人的書寫,人的書寫靈感源於生活周遭的所見所聞,累積所見所聞進而成為提供每部史書撰寫時的材料。因此,國文課程設計或教學活動進行時,文學史是何其重要啊!

  若說這三天種子教師培訓的日間課程,是自我增能、重新充電的啟發課程,那麼這三天的夜間課程,就是立即檢視所學、不斷釋放能量的瞬間成長課程。負責指導我們這組的輔導教師是北一女中陳麗明老師,麗明老師非常有耐心地與我們討論教案設計,第三天成果發表之前,還不忘細心提點我們各組教案。從無到有的教案產出過程雖然艱辛,但能與友校夥伴交流、合力完成任務,內心甚是欣喜。文末,還是不免俗地要感謝麗明老師與國文學科中心輔導教師群及工作人員籌辦種子教師培訓,也要感謝在這趟奇幻之旅中遇到的大師們以及一起絞盡腦汁的好夥伴——臺南女中林韋婷老師、鳳新高中張耕華老師,謝謝您們!

發表於 106年種子教師培訓 | 已標籤 | 發表迴響

106年種子教師培訓「文學史要怎麼教?——構思跨領域、跨媒介的教學行動」研習心得(新竹女中 王郁芬老師)

新竹女中 王郁芬老師

  此次國文學科中心辦的主題,給與我一個新的思考觀點,即是「文學」與「歷史」的平衡與架構。在教學時,文學史的焦點大多會擺在「文學」上,它的特色會是什麼呢?它的代表作家有哪些呢?此次參與研習,一開始陳國球教授與顏崑陽教授便提出了「歷史」的獨立觀念,使我有所感悟。例如:「什麼樣的環境背景致使該文學出現,例如唐詩、宋詞、明朝公安派等等……。」經過二位教授建立的「史觀」推動了思考。陳國球教授提出文人對歷史的共感之「情」;顏崑陽教授則提出了歷史的客觀因素,兩位教授所建立的歷史觀點,使文學史的焦點不在偏頗一隅,而能較為宏觀的思考歷史對文學產生的影響。

  而後須文蔚教授與胡衍南教授皆以文本的方式切入文學史觀。文本即是文學史的具體呈現,濃縮該時代的部分縮影。高中古文選文對於老師來說,是一教再教,然而每一屆學生都是第一次遇到文本,在教學現場,文本雖具有程度上的熟悉,然而這些選文不啻為該文學的代表作,所以兩位教授所給予的方向清楚,文本不僅有情意的延伸,它亦是文學的精華。為何要學習古文?古文與現代文學的關聯何在?如何使學生獲得新的人生價值觀?如此才是將文本的情感脈絡從歷史之中連貫起來。文本不該只有正面的省思,亦可引此以為鑑,作為學生人格上的思辯與培養,才算是文學史的發揮。

  呂世浩教授以高中選文「鴻門宴」作為題材,講述了項羽與劉邦的精采對峙。呂教授點出歷史之中的人性觀。所謂文學史有歷史的背景因素,還有文本的具體呈現。然而作家是將歷史與文本連接起來的關鍵人物。或許呼應陳國球教授所說的歷史中的文人情感?〈傾城之戀〉一座城倒塌了卻成全兩人的愛情。在歷史的洪流之中我們都只是被決定的人物,不能企求扭轉局面,然而一枝筆卻可以道出那無法扭轉的感慨和立場。千年之後,透過筆端下的文字引發與司馬遷的共感,也引發對項羽的惋惜。從歷史人物身上我們都看到了部分的自己。呂教授以人性觀點閱讀文本,加入歷史元素,使得文學史產生生命價值,我們可以試圖引領學生以人性關懷的一面,來看待所處的社會環境。

  文學史的脈絡建構至此,已大約可分成「歷史」、「文本」、「作家」。封德屏社長用心地為臺灣文壇拾穗,文學史還要進入作家的生命裡頭,因為那是每一位作家以自我的生命歷程一段段地接軌而來。如今臺灣文壇多元發展,然而回望臺灣的歷史軌跡,那又是一段特殊的的歷史。透過封社長的細心與堅持,我們才能夠看見當代文學史的「銀光」,每一位作家們的心血與生命力。

  三天兩夜的研習十分豐富,讓我猶如回到學生時代一樣,可以再次坐在臺下聆聽課程,對於教學有諸多啟發非常地感謝永春高中的葉淑芬老師,這三天中葉老師給予許多的提點,為了發表,夜間的討論時間,老師必定是相陪到底,並且給予許多鼓舞,安撫大家焦慮的心情。教學首要的就是愛上課程,三天兩夜的課程與發表著實令人往前一大步,視野廣度的加大,以及與他校老師的互動,皆形成了教學的新動力,希望在未來我們都能以不同的方式來引領學生進入文學史的世界。

發表於 106年種子教師培訓 | 已標籤 | 發表迴響

106年種子教師培訓「文學史要怎麼教?——構思跨領域、跨媒介的教學行動」研習心得(新竹高工 黃湘云老師)

新竹高工 黃湘云老師

  這是第一次完整參加種子教師研習,在這之前,我請了將近兩年的育嬰假,回到職場後,第一個焦慮,就是我的教學能力不足。於是在退休老師的鼓勵下,我勇敢的報名,直到我到了研習現場,發現高手雲集,膽怯的心情再次浮現。然而,我知道既來之,則安之,放下一切的焦慮,重新思考我身為國文老師的初衷。

  彷彿回到大學時代,我坐在教室的一隅,隨著冷風呼呼,我很沉醉在學者的敘事裡,文學史的知識也一再被挑戰和重新思考,我發現以往高中教學課堂,在這個「史」的脈絡的確相當薄弱,於是第一堂課等於是一場概論,重新定調未來三天課程的理論基礎。

  接下來的講師們,都學有專精,在各種論題裡面,提醒我們思考,文學史觀,如何建立更完整的論述。我筆記抄不停,心思也飄揚不停,急切想回到熟悉的教學場域裡,把這裡的所學實際運用。

  在分組討論的時間,感染到許多老師們的教學熱情,我相信大家都跟我一樣抱著疑問進來,帶著踏實的心情回去,因為這裡的老師們,非常樂意分享教學經驗,能學的就學,大家都抱者這樣正向積極的態度。

  雖然最後我的教學演示沒有機會代表這一組獲獎,但我收穫很多,也聽到很多建言,相信這會是很寶貴的經驗。

發表於 106年種子教師培訓 | 已標籤 | 發表迴響

106年種子教師培訓「文學史要怎麼教?——構思跨領域、跨媒介的教學行動」研習心得(景美女中 方妙鳳老師)

景美女中 方妙鳳老師

  本次三天兩夜的研習主題定調在「文學史要怎麼教?」特聘各界優秀講者來為種子教師們指引方向,有精彩的大師對談、學院的教育觀察、多面向的實務工作經驗分享,課程內容豐富有趣,相應的教案產出也讓人頗耳目一新。經過這三天,有輔導老師細緻的帶領,「文學史怎麼教?」這個原本懸而未決的問號反而生成更多肯定的「我打算這麼教」,切切實實地呼應了原本的副標──構思跨領域、跨媒介的教學行動。在這個媒體多元、領域互涉的時代,固守標準選文設定的文學框架已然不能滿足學子的興趣,反倒是跳脫框架、跳脫零碎、片面的文學知識更能讓學生體會史的脈絡及學習的意義。在這個需要不斷向寬鬆世代的學生「招魂」的時代,我覺得須老師所指引的「文學史就是一個招魂的過程」,給我甚多啟發:如果讓時間在史的線性脈絡上去穿越、去召喚、去體察,不但可以提高學習興趣,學習成果也可以進一步提升。所以,未來面對一篇選文我會先思考該將它放在什麼樣的時空背景下,讓學生和其他領域所學互映所學,以達學習完整性最大化,而非餖飣之學,考過即忘。

  此外,我要特別感謝小組輔導教師麗芬老師的帶領和提點,讓我們這組從一開始對處理素材「邊塞詩」一籌莫展的情況下,透過分享討論,終於得到「盛唐雄音」這個切入點,進而得到最佳演示獎,這對我們三個種子教師都是莫大的鼓舞。有了這個實際操作的過程,對於未來的教案發想也比較有明確的發想,透過援引鍾嶸《詩品》的言論,得到檢視盛唐氣象的契機,察其異中之極大不同,恰可彰顯盛唐邊塞詩的不凡成就。雖然細部教學步驟還有再琢磨之處,畢竟是在兩天內發想出來的點子,本來就有不夠成熟的地方,但這只是個起點,透過夥伴互相激盪討論,內容更多元也是一次不錯的嘗試,如果共同備課、議課是未來沛然莫之能禦的教學風氣,那這次的成功經驗對我而言是格外珍貴的。

  感謝學科中心傾注全數資源與心力舉辦本次活動,未來我會帶著這顆種子在自己的教學場域上讓它發芽壯大,謝謝。

發表於 106年種子教師培訓 | 已標籤 | 發表迴響

106年種子教師培訓「文學史要怎麼教?——構思跨領域、跨媒介的教學行動」研習心得(大理高中 許碧惠老師)

大理高中 許碧惠老師

  我知道風是從哪個方向吹來的!民國106年1月23日,我騎著摩托車從板橋出發,馳騁任性、追逐速度,一路瘋狂地丟掉媽媽的角色、媳婦大掃除的任務、妻子煮飯洗衣的煩雜、教師備課上課無止盡的循環……,到了。風就是從這裡吹來的—國文學科中心。這三天,我要盡情享受這「一堆」春風!

  靜靜走進二樓會議室,正襟危坐,我整理著我腦袋裡的各種疑難雜症:高中生知道文學史之後,除了能應付國文大考之外,還能有什麼意義?高中生在學習文學史的過程中,能自自然然培養出什麼能力?文學史能如何細切、再循序漸進學習?且不會讓高中生嫌煩?文學史可以跨領域合作的可能性在哪?文學史能如何學得有趣、記憶深刻、又能感動人心……?隨著麗明老師清亮霸氣的開場白、須教授高明幽默的講座介紹,我興奮的,揭開春帷了。

  「文學永遠是當下的」「讀者要拿回文學史的主動權」「文學史知識很容易,而文學意識更重要:它是內在思維、認知的能力、有時間的縱深、文化的傳統、社會關係的網路」「不要讓作品孤立懸空,可以引導學生用個人的存在經驗進入作者的語境,讓他們面對面」……兩位大師級的崑陽教授及國球教授,一開場就讓我慚愧不已。我一直都很努力在教文學知識,卻沒想過:文學意識才能對學習者產生意義!

  原來,讓學生藉由單篇作品的「點」,往前拉出一路上相關的作品、直達源流,作品的厚度及背景出來後,若想企圖推測作品往後的發展就容易了。這就是由多篇作品「點」出來的「線」。於是,我們有了較宏觀的視角,自行學習完整的同類文本,就能避開零碎的學習危機。所以,學習時如果能看見全部的「面」,知道自己正在「面」上的哪一條「線」、「線」上的哪一個「點」,學習就不會迷路,就比較可能融會貫通。哇!這陣春風,吹醒我的腦袋!

  須文蔚教授用心良苦、降低高度,從大考題目出發、拉住老師們的關注點,再讓我們恍悟:不能對現當代的文學作家太陌生,要打破這個框架!胡衍南教授則是做了一個跨國高中教材小說課的示範,清楚提供小說由「點」串成「線」、再往下挖深的小說學習方向,原來課可以這樣上啊!呂世浩教授熱情燃燒、渾然忘我、精彩陳說的〈項羽本紀〉,讓人難忘!所謂的「開國氣象」忍不住讓人頻頻點頭。封德屏社長為作家們流的眼淚、溫知儀導演的紀錄片秘訣,都滋潤我心,這就是一種情意渲染的美麗啊!這陣陣春風,讓在教學現場偶爾會發冷、搖搖欲墜的我,想永遠耽溺、依戀啊!

  這三天,除了睡眠時間,腦袋每一秒都處於「爆裂」狀態:要吸收、要思考、要沉澱、要分工、要構思、要推翻、要重來、要衝勁、要上台、要反省……,太忙、太滿啦!但更多的是過癮:原來,文學史是一根牙籤,我們要用辨識能力將合適的串燒串一起,四面八方欣賞它的長相,最後再吃掉它,飽足自己。哈!

  我知道風是從哪個方向吹來的,就是「國文學科中心」!謝謝為我們規劃這一系列活動的所有老師教授們,這三天,能盡情享受著這「一堆」春風,真幸福!還有,等等我們,相信我們這一堆種子,會「很快發芽」的!

發表於 106年種子教師培訓 | 已標籤 | 發表迴響

106年種子教師培訓「文學史要怎麼教?——構思跨領域、跨媒介的教學行動」研習心得(丹鳳高中 宋怡慧老師)

丹鳳高中 宋怡慧老師

  羅伯特.佛洛斯洛曾說:「我選擇了人跡稀少的那條路,而那使得未來的發展完全不同。」能夠重新當個認真的學生,享受上課流光浸潤心靈的幸福,是人生一大樂事。以學習者的心情出走,離開舒適圈,對我愛的文學、閱讀致敬⋯⋯

  有著歷史痕跡的樓臺窗櫺,瀰漫令人迷戀的舊時代氣味,是老靈魂的召喚,心情有些醺醉,心無旁騖地「歸零」,回歸有溫度的書寫與教學工程:從大師對談,顏崑陽老師與陳國球老師從一問一答的模式中,讓我開始爬梳、建構自己在教學上的文學史意識,文字談不出情境,充其量不過是符號的堆疊,文學史的意識從內在思維的認知,跳脫背誦、寄送、零碎的框架,在知識的基礎上,建構自己對於文學史的主體性,進而在生活、經驗中,建構自己身為當代讀者的意識。

  須文蔚教授從大學入學非選擇題看教學的偏向與缺漏,提供自己和學生在研讀文學的意義上,有日常閱讀、文學研究、現當代文學史、升學等面相可以思考,史仍是以終為始的初心。胡衍南教授的分享不僅提供精湛的觀點與思辨方向,更是未來自己在教授古典小說上,彷彿若有光,給予我們很多的啟發,許多觀點值得在課堂與學生對話與討論。最開心的是,本小組除了能上一堂以思辨角度看古代力與歷史人物的課程外,和呂世浩教授漫步在歷史長廊,共賞北一女中校史室的動人故事,更是令人感到溫暖與快樂的奇遇呀!最喜歡一位編輯的堅持與使命感,從封德屏社長的演講中,油然而感,聽講過程,幾度哽咽落淚!溫知儀導演帶來的作家紀錄片,我們小組體會到楊牧所說的,文學不是這個文學,那個文學⋯⋯所以,你看的歷史不是這個時代或是那個時代的觀點,真正的文學史應該是殂生活中體現的,屬於你認真思辨過的歷史。

  「一個人一旦做出選擇,就會滿足於自己生活中的偶然,就會去愛自己的選擇,就會受制於偶然,一如愛情。」第一次,不是為了寫任何競爭型的計畫而熬夜。一個又一個的失眠夜竟然是想完成現代小說教案的旅程⋯⋯熬夜讀書、書寫,翻著臺灣文學史的書扉,熱血沸騰的夜晚,啟動自己旺盛的求知慾與孤獨相伴的案頭,享受與作家對話的愉悅,我是讀懂「他」或「她」的忠實讀者。重溫學生時代夜讀的樂趣,更體會著:床在那頭,電腦在這頭,蘋果的滋味,平裹的滋味。

  挑戰扎實的實作課程,「思考」文學史是什麼?驚艷研習課程場場精彩的感動,認識現代小說組的夥伴們,尤其在、韻嫻、玉娟、盈州的陪伴下,彼此相挺與努力,共備對話的基礎讓課堂流動許多美好的流光,相互合作完成公開觀課的使命,更是難以言喻的真感情。再回首,仍是熱淚盈眶。讓研習的三天,日日好日,收穫滿懷!

  在北一女中學科中心三天研習結束了,謙卑地學習著,在知識的面前,我們永遠是如此不足與渺小,關於文學史,關於教學,關於閱讀或書寫,都有許多不同的思考在心底迴盪著,大家共學的快樂,謝謝須文蔚教授和陳麗明學姊、李明慈老師、北一女團隊、大師教授們,安排最優質的課程、最好的服務,讓身為學員的我們,滿載而歸、幸福縈繞心頭!

  一如波蘭導演奇士勞斯基Krzysztof Kieślowski曾經說的:「人在某一時間、某種機遇下的抉擇,將改變他的一生。」教學的「出走」,重新歸零:跨出這一步,向前走,我們就會望見不同繁花盛開的教學勝景。

發表於 106年種子教師培訓 | 已標籤 | 發表迴響

106年種子教師培訓「文學史要怎麼教?——構思跨領域、跨媒介的教學行動」研習心得(景美女中 陳文慧老師)

景美女中 陳文慧老師

  很高興有機會參加106年國文學科中心所辦理的種子教師培訓課程,雖然先前已耳聞此場研習活動的「充實豐富」,但在實際透過三天兩夜的親身體驗後,才更能深刻感受過程中深厚堅實的學習密度與壓力強度。

  本次研習,除有專家學者帶來的精采講座外,尚安排了夜間的小組討論時間,第一天就把學員分為六大組,每組中再協調分出若干小組,小組成員須運用兩天不到的零碎時間,取得共識、分配工作,協力完成一份符合研習主題——「跨領域、跨媒材結合文學史教學」的國文教案,並在第三天下午的成果發表會公開試教、演示……原以為這是項絕不可能達成的超級任務,在小組夥伴群策群力下,竟然一路磕磕碰碰、有驚無險地完滿呈現了,活動結束後,心裡實在有著滿滿難言的收穫與感動。

  感謝學科中心費心籌劃各場講座內容,提供我對文學史應用於教學活動的專業知識和明確方向;感謝小組指導老師卓翠鑾老師慷慨分享教學資源,為我與小組成員討論時指點迷津、觸發想法;更要感謝小組夥伴邑芬和湘云包容我的意見,盡力貢獻自身所長,分擔上台演示、教案撰寫等工作。

  這三天的時間裡,我彷彿又回到學生時代,專心致意地感受學習的樂趣,把自己當成一塊全新的海棉,盡己所能地吸收、累積進而不斷成長。聆聽教授們以紥實的學養及研究精神,深入淺出地闡說建構文學史時別具啟發意義的新觀點;認識藝文工作者藉由各種媒材——策展、拍攝紀錄片等,重現台灣的文壇風貌;欣賞來自全國各地的熱血國文教師們,在小組教案發表會的競技場上,展現妙語如珠的講課魅力及源源不絕的教學創藝……凡此種種,在在使我大開眼界,並深切地感受自己的不足。我也將這三日所學帶回學校跟同仁們分享,希望激盪更多國文教與學的璀璨火花。最後衷心期盼來年,我仍有機會再度參與這一場國文教學的繁華盛宴。

發表於 106年種子教師培訓 | 已標籤 | 發表迴響

106年種子教師培訓「文學史要怎麼教?——構思跨領域、跨媒介的教學行動」研習心得(永春高中 劉宥榛老師)

永春高中 劉宥榛老師

  雖然寒風刺骨,早出晚歸,但三天兩夜的精實仍讓人難掩心中激動。

  無論是陳國球教授與顏崑陽教授對於「文學史」的存在再三提出想法,相互詰問辨析;或者呂世浩教授藉由「鴻門宴」前後的項羽、劉邦對照,而讓歷史下的個人更有了運轉乾坤的絢爛,即使敵不過個性運命,卻在每個選擇上牽引推動著朝代更迭的必然;封社長的感性分享繞回了文學的使命,文學構建了歷史或歷史本身就是文學,或者該說是人藉由文學而書寫了歷史,也回歸到教學上,最純粹傳遞的感動;導演藉由楊牧的影像詩示範了極好的文學作品,是如何在不同媒介的「書寫」中,被重新閱讀與詮釋。當然還有須文蔚教授的一路相伴,和煦的笑容與殷切的盼望,最認真的與我們一同學習,也一再地提點大家應該留意的方向,是如無頭蒼蠅苦思教案時,高懸的一盞溫暖明燈!胡衍南教授以「小說」示範了文學史的可能教學樣式,更讓人汗顏身為國文老師,尚有不盡人意,不夠認真之處,須更努力於文學作品中尋找答案。

  教案的生成即使極為倉促,也有奮戰晝夜的夥伴們相伴;指導老師明慈即使到最後一刻仍諄諄提醒,在過程中給與非常多的建議,使教案有了踏實的方向;在不同組的分享中,也看到來自各地的老師們都使出渾身解數,只為了一解「文學史」新式,期在教學上能由各組的切磋琢磨,化為返校後的一招。

  謝謝所有的團隊,在每個時刻都做了最妥善與貼心的安排,讓人受益良多!辛苦你們了,希望明年還有機會可以來參加!

發表於 106年種子教師培訓 | 已標籤 | 發表迴響

106年種子教師培訓「文學史要怎麼教?——構思跨領域、跨媒介的教學行動」研習心得(花蓮女中 陳依婷老師)

花蓮女中 陳依婷老師

  「所有的現在都無法與過去切割,所有的現在都牽繫著未來。」三天培訓的第一堂課,顏崑陽與陳國球兩位教授,即以此概念提醒者我們:別讓文學作品被孤立了,每一篇作品都暗示著一個曾經存在的燦爛年代。很喜歡這樣的起點,為我們共襄盛舉的這幾天,點染了幾分浪漫的色彩。

萬事俱備的安排
  在國文學科中心的悉心安排下,此系列課程可說是包羅萬象。有對於文學史流變的梳理,也有對於個別文本的探析;有雜誌創辦的艱難與可貴,更有紀錄片對於原作的致敬及創新。此外,在各種養分的澆灌化育下,更給了我們牛刀小試的沃土──藉由分組方式,依照規定主題,嘗試教案設計及教學演示,為此次工作坊留下成果。

印象深刻的課程
  其中,最帶給我啟發的,首推胡衍南教授「文學史知識零碎化危機──以高中國文小說教學為例」。大學時代即上過教授的「明清小說」課程,此回異地相見,景物變遷,更有重回學生時代的悸動。
  胡教授一邊爬梳文本的承繼關係,時不時以提問促進我們的反思,如「老師您每次的上課,僅是因為覺得重要而補充文學史知識,或者能夠提供小說史的視野呢?」談到《金瓶梅》,他著重說明其為第一本作家獨創、凝視人事、不厭精細的作品,更提醒我們,「以後上《紅樓夢》時,是不是也可以花一節課來談《金瓶梅》的重要性?」而針對國高中反覆出現的文本,他則問道:「談《儒林外史》時,除了正面典範王冕、失敗文人周進及范進外,是否也能帶領學生一窺清朝文人的眾生相?」在為《聊齋誌異》『用傳奇法,而以志怪』下結論前,「你是否已經讓學生了解,宋朝以來寫小說時,志怪與傳奇兩種體例寫作的發展及默契呢?」在在提供我們以更宏觀的角度去串連文學知識。
  在下一節課裡,呂世浩教授提醒我們,歷史材料應該是用來磨利「智慧」,鑑往知來的,並且透過「設身處地」、「揣摩通透」、「體貼入微」三項原則,引領我們從項羽的性格特點去窺探他的人生抉擇。整堂課穿梭古今,談笑風生,不僅細數了項羽的生命歷程,從「忍不住」、「捨不得」看見他的性格弱點,更洞悉了團體的成敗之因,更讓我們一窺「學歷史」的無用之用──審時度勢,了解人性,也為該怎麼「教文學」,提供了更多的思考。

細緻創新的演示
  學科中心以票選方式,讓各組推選出優秀的組別,並於小組之外,為全場老師作演示。示範的組別,在口語表達、氣氛及節奏掌控、教材運用,乃至於投影片製作上,均讓人耳目一新,展現了各自的獨特性。短短兩個夜晚,團隊合作將教師們的才能發揮到了極致,給了我全新的視野、前進的動力。

廣袤夜空的繁星
  回顧高中國文選材,豐富多元,然若無教師的引領,將其串連組織,這些燦爛的著作結晶,便如灑落天際的繁星,零零散散,不成氣候;而若能由教師帶領學生編織出一幅星系之圖,將能從經緯度指認出各作品於整片星空中的位置,在彰顯其每篇作品的獨特性外,窺見一個曾經存在的美好時代。

  很高興自己在閉門造車外,排除萬難報名了此次工作坊。才體會到,來自全台灣各地的教師,亦如廣袤夜空中的點點繁星,為剛步上教學之途的我,時而忐忑時而猶疑的我,指認了方向,也點亮了希望。

發表於 106年種子教師培訓 | 已標籤 | 發表迴響

106年種子教師培訓「文學史要怎麼教?——構思跨領域、跨媒介的教學行動」研習心得(麗山高中 戴妙全老師)

麗山高中 戴妙全老師

  劇變的教育氛圍中,倍感自己學養的不足;此次學科中心的主題深深吸引我,三天兩夜紮實的研習,講師精彩豐富、深入精闢的授課,讓我獲益良多呢!

  顏崑陽和陳國球兩位大師的對談,知道歷史意識是人的思維的一種認知能力,在時間的縱深中,有橫向的互動與關係,如何活出自我的價值與意義是很重要的!但是文學史卻一直和政治意識型態不可分,甚至受到操控反應出社會主義的歷史觀。文學知識容易掌握,但文學史的意識卻是困難的,文本要放在一個脈絡中去看,還要有想像力與同情的理解,瞭解與前後代文學以及外圍的關係,注重生命樣態與關懷態度。正如「典律」文學作品傳達一種人生的理想與人生觀,直至現代仍影響我們深遠。

  須文蔚教授則先從考試引導課程談起:出題者對新儒家很心儀,許多文學史晚清後面就接臺灣文學,卻沒有五四的介紹;臺灣的教科書選文,視野愈來愈狹隘,也缺乏對大師的評點!補充現代文學史(1919—1949)的重要文學家,如錢基博著《現代中國文學史》,簡述了清末民初的學術興衰,「家學」似可彌補文學史或教材的不足……如林語堂、魯迅、沈從文等人時代相近,他們的思想和影響都很重要,有時也互為激盪呢!如何跳脫框架,老師做了最好的啟發。

  第二天胡衍南教授提到小說不同於詩、文,常是不精英、異端的,如《水滸傳》就衝擊傳統的道德觀……高中甚至大學的教學現況,小說素養與能力其實不夠,零碎化、斷裂、片面的知識,不足以對古典小說的歷史有全面完整的認識,提醒老師不僅要熟讀經典,也要有能力發現什麼是「問題意識」。

  呂世浩教授注重「思辨」的學習思考能力,對歷史進行分析與思考,從中啟發智慧,在時代巨變中,歷史人物如何面對與創造新局?多次強調「現實人生的答案,就在歷史當中」、「用思辨探究歷史,讓歷史成為大用」,歷史拿來磨一把叫做「智慧」的刀,藉由例題練習,設身處地,換位思考,揣摩通透,人生經驗不同,體會也不同。

  封德屏社長則分享許多編輯臺的故事,《文訊》在現當代台灣文學史料的整理收集及研究上,成果斐然,受到肯定,不用贅言。從一個原屬於黨文工會的雜誌,到後來成立基金會,獨立之路走來,命運多蹇,但基於一份為文學歷史奠基的使命感,堅持至今的精神,讓人感佩!尤其是「銀光」副刊專登65歲以上作家的作品,社長娓娓道來,分享許多她與老作家感人的生命故事與溫暖情誼,幾至生死交託,令人動容!

  最後一天溫知儀導演分享了楊牧紀錄片拍攝的心路歷程,她覺得文學家的紀錄片很難拍,當我們陶醉在恬淡似幻、充滿詩情的影片中,殊不知作品豐富深刻多變的詩人,其平時簡單固定、規律如一的生活方式,差點難倒導演呢!但楊牧謙謙君子的風範仍令人深深著迷。

  最後是「分組成果報告」,而我何其有幸!和他校優秀老師一起切磋討論,大家集思廣益,發想教案,最後以〈形式的揚棄、精神的回歸——談新樂府運動〉一題欲探究中唐元、白詩人面對時代困境,如何尋求詩體的轉化及突破?居然還獲得「最佳教案獎」及「最佳演示獎」,真令人喜出望外呢!

  朱熹說:「舊學商量加邃密,新知培養轉深沉」,面對新課綱的挑戰,對於重要課題,有機會多鑽研學習,培養容物納人的態度,三天的學科中心培訓,長了知識與視野,更多了收穫與感恩!

發表於 106年種子教師培訓 | 已標籤 | 發表迴響

106年種子教師培訓「文學史要怎麼教?——構思跨領域、跨媒介的教學行動」研習心得(武陵高中 彭定源老師)

武陵高中 彭定源老師

  文學史是高中國文教學的一大重點。熟稔於講授文學史「知識」之際,為什麼要學文學史?藉由文學史,能培養同學什麼帶著走的能力?究竟要如何教、怎麼學,才能有效達成教學目標?這些問題常常是我思考的面向。恰逢此次國文學科中心種子教師培訓,主題訂為「文學史要怎麼教?——構思跨領域、跨媒介的教學行動」,我便抱著求教的歡喜,參加研習。

  第一天開場為顏崑陽和陳國球兩位教授的對談,討論如何建構課堂中的文學史意識。透過這堂講座,得以了解「文學史」這門學科,以及一些大學中常用的文學史教科書、乃至目前教育界盛行的文學史解讀框架,是在什麼歷史情境下孕育而生、在何種思理架構下形塑出來的。文學史「理論」上的澄清與分析不僅於此,接下來須文蔚教授「現當代文學史的框架」講座,則經由大考考題的選材分析,架構出出題者的偏好及其學思背景,為大考的準備提示了方向。

  研習課程不只含括了理論的部分,也以具體文本的解讀,示範了文學史的教學現場中,理論可以如何結合文本素材。胡衍南教授「文學史知識的零碎化危機——以高中國文小說教學為例」講座,以他在師大開課的經驗,揭示了文學史知識如何可以從具體的小說文本中解析出來,透過單一文本的細讀、多文本的比較,以及問題導引的教學模式,文學史不再是零碎的知識,而是與文本解讀緊密結合的詮釋要點。呂世浩教授講題為「如何以思辨角度看古代歷史——以項羽為例」,強調文本解讀不能悖離歷史情境,而遙隔千百年的歷史,也與當代個我密切相關,因為過往人物的抉擇乃至歷史經驗,往往能提供自我存在的智慧,以及盱衡局勢的眼光和格局。

  研習課程中,也有文學史之外的其他「故事」。文訊雜誌封德屏社長分享編輯檯的點點滴滴,社長以其對於文學的熱愛、鍥而不捨的毅力,點亮了文學傳播的一盞燈火,以生命推廣文學的精神,令人動容。溫知儀導演播放作家紀錄片《朝向一首詩的完成:楊牧》片段,並分享幕後插曲及影片製作的過程,不僅讓人更能貼近楊牧詩歌的情味意藴、對文學懷有更崇高的敬意,導演青春無畏的熱忱、對於生命溫柔體貼的關懷、對於藝術的理想,更是令人敬佩。

  培訓期間,不只研習課程讓人受益良多,小組間的合作和競賽所激盪出的火花、彼此觀摩所帶來的充沛能量,更令人收穫滿滿。尤其感謝本小組指導老師卓翠鑾老師,在寒冬時分與我們晝夜相伴,無私的提點、謙和的身影,讓人無比感動與感謝。

  三天的研習很快畫下尾聲,緊湊扎實的課程與活動帶來豐盈的收穫。感謝國文學科中心給予我這次參與研習的機會,有為者亦若是,期待自己更加精進,讓學生學得更好、想得更深。

發表於 106年種子教師培訓 | 已標籤 | 發表迴響

106年種子教師培訓「文學史要怎麼教?——構思跨領域、跨媒介的教學行動」研習心得(丹鳳高中 李秉儒老師)

丹鳳高中 李秉儒老師

前言
  回顧參與這次種子教師培訓的動機,無非是想透過參與研習,與來自各方的教師切磋琢磨,從彼此身上學習自己欠缺或以往所忽略的特質,並進而應用在教學上。除此之外,透過講師深入淺出的引導,更能增進專業知能、提高眼界,才不會在教學的舒適圈中變得麻木遲鈍。
  除了這兩者之外,更令我感受深刻的是寒冷的天氣對意志的磨練與考驗。這三天在寒冷的溫度下早出晚歸,讓我不停叩問自己的心:「這麼辛苦,我想學到什麼?」
  以下試著就體會較為深刻的課程分享心得:

如何以思辨角度看古代歷史與人物——以項羽為例
  我曾經在Coursera平台學習過呂世浩老師的《史記》課程。不僅僅是聽課,更是扎扎實實地跟著完成線上作業及測驗,並取得修課證書。
  吸引我持續上課的除了老師教學時引人入勝的丰采之外,更重要的是老師示範了讀史的方法及態度。閱讀史書、看待歷史人物,我或許曾經將古人和今人比較、和自己比較,卻不曾具體的按照老師所說的:先不看歷史人物的決定,想想自己怎麼做,再繼續往下讀。無怪乎讀起史書來總是不夠通透。
  學會了老師分享的讀史方法之後,除了平時讀史書會如此這般運用之外,我更將這個方法落實在課堂、教學。尤其在介紹作者、賞析貶謫類文章時,格外有效果,比較能夠引導學生對文章產生共鳴。
  這次聆聽老師現場的分享,更得到了隔著螢幕無法感受到的震撼。老師還提醒我們:不要浪費自己的時間來浪費別人的時間。這更激發我想成為一位能以學生為本位、適時調整自己教學方法的教師!
  此外,老師分享的項羽本紀,和高中國文選文中的〈鴻門宴〉有密切相關。經過老師的剖析之後,令人驚覺以往在教授這一課時,遺漏了許多重要的細節,若能夠帶領學生討論這些細節,將使學生對於文本有更深入的體會。

分組實作指導
  分組實作,使我得以有機會和他校的優秀教師互動。參與研習的老師當中,有較為資深、參加過不只一次種子教師培訓的教師;也有初執教鞭、剛踏入教育圈的新鮮人。大家的共通點都是積極參與、熱烈討論。
  雖然要討論的內容十分龐大,但是由於指導教師卓翠鑾老師細膩的引導、同組組員熱烈愉快的討論,我們將所學轉化成課程的產出過程難免有陣痛,卻大致算得上是順利。
  我們這個小組選擇〈燭之武退秦師〉為主題,學習將文學史融入教學。值得一提的是我們現學現賣,運用同組成員提供的線上測驗網站「Kahoot」,當成課程結束前的教學活動。除了可以檢視學生學習成果之外,還可以藉此活絡學生的課堂風景。使得3C產品成為教師教學的助力,而非阻力。

結語
  因為學習、設計、籌備的時間極度壓縮,十分倉促,我們上台演示的教學活動的確還有許多有待改進、精緻的部分,但如果能夠堅持自我要求,讓每一次的教學都進步一點,終究也能跬步千里,使教學更加卓越!

發表於 106年種子教師培訓 | 已標籤 | 發表迴響

106年種子教師培訓「文學史要怎麼教?——構思跨領域、跨媒介的教學行動」研習心得(宜蘭高中 陳啟華老師)

宜蘭高中 陳啟華老師

  本次的主題是「文學史要怎麼教」,過往在高中國文課堂上,針對文學史,總先從作者生平簡介開始,進而由點至線,補充至其歷史背景、文學派別,再延伸至其承先與啟發後代。並藉由單元教學時,由古到今的連貫脈絡。然而受限於課程的分散,往往到此便十分了不起了,更何況還有所謂考試進度的壓力,因而所謂「文學史」的培訓,是再實際也不過了!這三日的培訓課程,一千字是難以訴說詳盡自我成長與體悟,但姑且試融合三日課程,簡略表述心得如下:

  知識不同於意識,除了知識的傳授,如何使學生建構文學史意識是更為重要。所謂的意識是思惟、認知的能力。在高中課程上,除了文本、知識上的分析,背後的思索更是重要。所謂的歷史是三個維度,過去、現在、未來!這三維度是無法切割的。我們的「現在」是延續著「過去」,而「現在」則影響著我們的「未來」,比如所謂的「繼往開來」、「禍延子孫」,時間無法切割,活著要有意義價值,是不可能脫離文化傳統,社會關係。

  於是在高中課文上,國文課程、以及文學史的重點是什麼呢?我想,價值觀的澄清、思辨是重點,知識本身不能孤立去看,特別文學。我們須將文本放在脈絡當中去看,前後的關聯,再來,文學跟外源的影響,文本很重要,但不能孤立,也跟外在的社會有關聯,文學不是知識而已,有相當多的聯繫。歷史事件是每時每刻都在切斷,但每一次的回顧和反省可連貫我們的當下與將來。在文學中,文學也有事件,經過了我們的閱讀,文學不會過去,文學必是當下。

  我們選入的典律,和文學史的典律有部分重疊,有部分不同。如何超過課本,使學生有更多眼界?是老師們要有的更多認知。再者,一種人格的涵養,比如人生觀,都透過很多典律的文學作品,比如岳陽樓記、赤壁賦、始得西山宴遊記,這些永垂不朽的文學作品傳達、滲透到人心中,文學是不知不覺滲透在人生當中。而寫作也絕不可能是孤立的,不能只有才氣,還要有學養。國文寫作教學上,我們可引導學生閱讀經典,經典不分古今,不應切割。文字形式有新舊,但文學表現的意義是可以跨越一切,是一種永恆精神。國文課的重量可以很重,重不是在考試,而是在人格精神的培養,可影響了千千萬萬的生命,所謂的未來。

  如何透由文學課程培養人格精神?那就是去「思維 」。知識是用來當磨刀石用的,用來磨腦子裡名叫智慧的那把刀。文學上呈現的人物,作者或是文本的內容, 都是一個一個的案例。面對事件,帶領學生設身處地,換位思考。揣摩通透(理)、體貼入微(情)。

  因而文學史建立在每一堂的國文課上,重要關鍵在於如何使學生,經由我們老師的啟發、引導。涉入到文學史當中,如同和古人面對面相見,主體性的介入、閱讀,主體涉入,想像、同情、理解,有所體會,這樣的閱讀教學,才不是浪費課堂生命的教學。

  「出道」以來,每每參加國文學科中心辦理的研習,總是以「高山仰止,景行行止,雖不能至,心嚮往之」的心,用閃爍的雙眼,無比崇拜著站在前方分享教案的老師。今年終於參加了種子教師的培訓課程,得以與眾多偶像們齊聚一堂,讓偶像們指導,甚至同組討論,使我研習前三日,便以興奮到無法入眠了,而三日的研習,除有滿滿的課程、親切的夥伴充實靈魂,竟還有豐美的餐點茶水餵食著,萬事皆充實到不須入眠。培訓課程,除大師們講授、傳遞「知識」,透由分組設計課程,也實踐了所謂的「思辨」,於是三日雖已過去,但時至今日,我除了仍感受的到當時的興奮與感動,也得到了新的能量,能夠帶回到我的課堂上,我會記得:人性與人心是能超越古今!詮釋不是說明事實,而是在事實的基礎時,思辨其如何面對。對於這三日的培訓,以及學科中心的用心與愛,我很感謝。因為有這些培訓課程,教育的愛與能量得以綿延不絕!

發表於 106年種子教師培訓 | 已標籤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