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年種子教師培訓「迎向跨領域專題製作課程的挑戰」研習心得(新莊高中 陳柏洋老師)

新莊高中 陳柏洋老師

   107年度種子教師培訓「迎向跨領域專題製作課程的挑戰」,是我一直很期待的議題,從訊息公布開始到正式錄取之後,很感謝許多人的幫助才讓我順利補報名成功,對於學科中心實在覺得萬分抱歉,應該造成了各位不少困擾。

     然而,能夠在台北的培訓課程中見到過去尊敬的老師們,彷彿回到了大學和研究所時期的課堂,當時不算是一個太努力的學生,至今依舊不是一個太努力的老師,但扎實的三天課程,順便也帶我回到過去繳交期末作業的時候,試著完成一份自己盡力理解之後的報告,即使我還是不覺得自己真正理解了甚麼,只是陳述上課的所見所聞罷了。

   方法論是理解文本的一條道路,而這一條道路總是需要有人幫我們點起一盞燈火,好讓我們沿著光亮慢慢前進。

     第一天研習結束的時候,我回到家打開自己過去修習「文學社會學」的講義資料夾,迎面而來的是一篇篇英文的論文,既陌生又熟悉,原來過去所學即是在建立自己觀看世界和文本的視域,本來以為畢業十多年的自己有變得聰明一些,但其實還是沒有,唯一成長的可能是自己終於明白過去師長的用心與苦心。

  研習快結束時,須老師提到了孔恩作為勉勵,才想到自己也曾經讀過孔恩,雖然有一段不短的時間,孔恩和孔德兩人我實在分辨不太清楚。

  後來才知道孔恩是美國物理學家兼歷史學家,或許稱其為科學史學家更為洽當。他從科學的革命是世界觀的改變,新典範取代了舊典範,真理是從不同角度看見的事實。如果用比較日常生活的說法是:

    你聽鳥鳴,我看日出,從不同的角度可以領略不同的美,而發現更美麗風景的時候,美麗的判讀則又有不同。(宋晶宜〈雅量〉真好用)

  典範改變,讓科學家對於世界的看法也跟著改變。

  孔恩曾以「蓋士塔至轉變實驗」作為舉例,一幅畫像可能看見兩張面對的臉孔或是燭台;可能看見海豚或是裸女的線條。科學家世界的轉變是經過訓練後的不同判讀與詮釋。

     換句話說,當科學家經過長期訓練之後,看待世界的方法便有侷限,也導致各個不同系統或派系之間的誤解。

  這不正是國文學科遭遇的困境嗎?

  學到甚麼,就會看見甚麼,現在的世界係由過去的知識建構與完成。

  唯有經過學習,我們才有可能成為知識世界的居民,並且嘗試挑戰知識世界的傳統,進而尋求新的改變與創造。

  世界變動迅速,停下腳步反而無法站穩。

  感謝學科中心,讓我有機會且有系統地學習到不同的領域的知識與道理。

     感謝每一位老師,陪伴我們度過三天既漫長卻又短暫的時間。

     感謝每一位夥伴,一同完成了不可思議的作業,我總是依賴著大家。

本篇發表於 107年度種子培訓 並標籤為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