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年種子教師培訓「迎向跨領域專題製作課程的挑戰」研習心得(花蓮高中 陳佩妍老師)

花蓮高中 陳佩妍老師

對話的可能

     三天兩晚的種子營課程,於結束的時刻,我已經因為前晚趕論文,再加上準備小組上台報告,腦力一直處在緊繃狀況,一聲「會議結束」,便草草跟卓老師、組員們道別,速速搭車回娘家,等待休息一晚再回花蓮。
   
  外頭是冷冽的空氣,車子來到熟悉的夜市尾端。我拖著沉重的腳步,身體疲憊但腦子仍不停運轉著這幾天來的許多畫面。停不下來的腦子,讓我駐足在那家熟悉的二輪戲院門口,裡頭正上映《梵谷》。電影也是我重要的生命養分,毫不考慮地,我買了一張票,挑了一個後排座位,坐下靜靜看著已開始播映的電影。期間,不免因為疲倦小睡了一會兒,但我仍舊撐起精神接著看了《解憂雜貨店》。

  這趟上台北,真是充飽了電。〈Vincent〉歌詞裡唱著:
      「Now I understand what you tried to say to me
        How you suffered for your sanity……

        But I could have told you, Vincent
  This world was never meant for one as beautiful as you……」

  Don McLean的歌聲在離開戲院後還一直迴盪。「為何梵谷生活如此窘迫,難道真的沒有其他人可以救援?《解憂雜貨店》的老闆所提供的諮詢究竟為何對人有益?東野圭吾為何挑選孤兒院作為故事的軸心,他想反應怎樣的社會問題?……」這些一時很難有解答的問題,讓我的腦子停不下來。原來,種子營的效應在課程結束後,還在積極的擴散。

  到花蓮教書之後,這不停構思教學方法的機制關閉許久。教學需要對話,教學者跟自己對話,跟其他教學者對話,跟受教者對話。因為對話,我們才會發現更多美好的靈魂,才有更多與之交流的可能,一場研習活動,讓這對話機制重新被啟動。就正如郵差的兒子在梵谷死後追索他的死因,才知道錯失了與之生前對話的機會;《解憂雜貨店》的老闆傾聽了投書者的煩惱,讓走投無路者因為有對話的溫暖而重生。站在教學第一線,我們也需要有一個平台讓我們不斷地構思、發表、修正,我很慶幸來到了種子營,整個教學魂又重新活絡。
   
  「學生語文能力低落,問題在於老師的教法無法啟發學習興趣。」這是多日來閱報印象最深的一段話,無關乎政治立場之異,無關乎文白比之別,大環境的變化,我們已逃不開必然要啟動創新教學法。有位建築大師路易・康曾說過:「學校的本源是一棵樹下,一位老者向孩子們講說生命的智慧。」教學的進行是需要有「聽話」的對象的。所以,我們都必須走出去,必須奔波,累積自己的智慧,以等待一位聆聽者願意傾聽。

  幸運的是,學科中心匯集了眾多教學經驗豐富的前輩教師,讓我們得以暫時化身為聆聽者,傾聽他們的智慧話語。如此一個交流平台,讓我三天飽滿而歸。三天的寒流很冷,但大家的心很熱;台北很喧鬧,但我終究回到寧靜的花蓮山腳下。所謂「寧靜以致遠」,接下來,我得凝神靜思等待下一次三月的盛會,這是另一次教學對話的可能。

本篇發表於 107年度種子培訓 並標籤為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