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年種子教師培訓「迎向跨領域專題製作課程的挑戰」研習心得(淡江高中 許熒純老師)

淡江高中 許熒純老師

傳承與實踐的可能

  為期三天的初階教師種子培訓營,在滿是疲累又充實緊張的情緒下圓滿落幕,心中洋溢的更多是下一步該怎麼開始?早在參加培訓之前,就已經知道這不是一個不需要付出什麼,就可以得到收穫的訓練營隊,也從前面幾次參與國文學科中心所辦理的活動經驗中得知,這三天一定會相當地充實。果然在一月初收到錄取通知,興奮之餘,內心也懷揣著不安和緊張的情緒,因為,我知道:奮鬥即將要開始了!

一、開端

  第一步要解決的便是調代課的問題。身在私校,在繁瑣的教學事務之餘,還有班級的經營規劃,加上寒假輔導開展在即,勢必得央請科內老師代理,另外由於培訓的日期有三天,也要商請教務單位提早排定課程。而今年的學期日程又至為特別,學期末甫結束,緊接著又是新學年的補課,種種事務紛至沓來,收到學科中心寄來的「行前作業」之時,內心又是一番天人交戰,喜的是,此番一定不虛此行;憂的是,怎麼爭取時間,在期限內完成作業。事情是連番上陣,一項接著一項,不得拖沓,以不容鬆懈,總算在時限內初步完成資料的搜羅,雖然仍有不足之處,但畢竟不是「兩串香蕉」入寶山,一定不會空手而歸。

二、緣分

  由於培訓事務的性質,課程的性質帶有階段的任務性,而龐雜的資料面,並非單人獨力可以完成,因此在整個活動的安排上,是以「小組」的形式在進行,而且每一組由一位學科中心的輔導教師擔任指導,在過程中,以豐富的學養和有系統的方法,給予小組指引。小組的指導教師為永春高中的葉淑芬老師,事實上,去年三月,因為學科中心所推動的「我們這樣教國文」工作坊研習,與淑芬老師有過一面之緣,淑芬老師不遠千里而來到蠻荒偏遠的淡水,短短的三小時,為淡江的老師在教學上,注入了新的能量。在與淑芬老師簡短的談話中得知,淑芬老師也是淡水人,驀地添增了一種親切感。沒想到的是,這次分組實作,竟然又再度和淑芬老師聚首,雖然淑芬老師可能不記得了,因為一向喜歡低調的行事,但還是很歡喜,因為在有點陌生,甚至擔心自己無法勝任的狀態下,於北一女這個「他鄉」,可以遇到淑芬老師這樣的「故知」,內心頓時安定許多。

  同組的成員中有來自高雄、新竹以及桃園的教師,三天的研習,因為家中有幼小孩子需要照顧,有組員還天天追車赴新竹,隔天一大早再趕回台北,而且聽課過程中,全無疲態,真的是很令人敬佩。雖然都是第一次見面,由大家簡短的介紹中,得知對於新課綱推行下的「專題製作」課程,都有著好奇,也想知道怎麼著手?藉由學科中心這些跑在前端的老師引領,一定可以開啟眼界,並且掌握真正的跨領域學習。非常感謝這三天小組成員的照顧,每位老師都有我值得學習的部分,人與人相處的緣分,有時候不是長短可以定論,有時候幾秒鐘、一句話,帶來念頭的轉變,然後督促自己朝理想亦步亦趨地前進,這樣的影響,就可能是一輩子。

  這三天我們相處,然後回到各自的崗位,不分公私立學校,不顧大教育環境的艱險,就像「種子」一樣,把新的理念,帶回去影響其他老師,然後製造出更多的可能,我想這就是「種子教師」這個名詞的意義。也許在這三天裡,我看見非常多身懷奇技,具備個人獨特魅力的教師,或許內心欣羨,或許惶惑於自己的定位,但超越這些觀察所得之外,我看見,更重要的是「傳承」。只有內心非常強大的人,才能成為在黑暗中點起光明的那個人。如果這些強大的老師,他們是持久閃耀的火炬,當各種大大小小的火炬都點燃,才能讓光明永續的傳承下去,教育不是一己的工作,當有一群人在不同的地方散播影響的種子,才有可能讓未來更美好。

三、合作

  誠如前頭所言,這三天的研習,其實我也在偷偷觀察各組的輔導老師。這三年多的教學生涯,從自己學校的觀察,再經歷主席的事務之後,發現一個團體中要大家分工合作,才有可能辦好每件事情,而且最好團體中的每個人,都要對事情有一致的看法與觀點,換句話說,即是所謂的「志同道合」。學科中心的前輩老師,所給予我的感覺正是如此。

  首先,這些老師們都具備一定的資歷,在學界都有一定的影響力,能夠獨當一面,就某些角度而言,已經不需要再進修什麼了!然而我卻看到這些老師個個都很「犀利」,電腦軟體、問卷表單、社會學理論……,樣樣精通,不知道是否受到須文蔚老師的「諄諄訓勉」,但至少我看見一種至死方休的精神,「學習」這件事,在各行業頂尖的人物上,都是值得從事一生的任務。我相信老師們的事務一定很多,在這麼忙累的時刻,還得帶領其他老師做學習,大部分的時候,我都想休息了,但是老師們沒有,他們全程參與,並且跟著一起學習。

  其次,大家來自不同的學校,分工卻是井井有條,每一個邀請來講習的教授,都由一位老師負責接待,包含事前瞭解教授的經歷,然後擬好介紹的稿辭,接著在研習過程中接待,然後專心聆聽教授的教學。我相信一定有很多部分是埋沒在檯面之下,卻是我們沒有看見的,除非親自參與的人員,傻傻參與活動的其他教師,很少會發現,也很難去注意,但是這些輔導老師們都一一應證、實現。

  最後,還有須文蔚教授的參與。很少在研討的現場,看到長官或者是教授全程的陪同,而且是從早到晚,活動結束之後,除了善後的工作人員,須教授可能還在現場和輔導老師們談論後續的種種。須教授的演講風趣,幽默之餘,言詞之中卻再再讓人感受到不論是研究,或者對於臺灣教育的種種可能,都有著深切的熱情與盼望,並且總是走在前端,然後願意分享,打開老師們的眼界,而不是只在自己研究的領域中深耕,心量真的很廣闊,也希望未來還有機會繼續接受指導,並且成長。還有周邊的工作人員,因為辦過活動,深知整個流程之中,如果沒有幕後工作人員的參與,其實是不可能順利圓滿的,講座的現場,教授有教授的職分,輔導老師有各自的任務,學員有學習的權利,其實大家可以互相分攤,彼此都各做一點,如果一場活動辦下來,主講又要演講,又要搬運器材、訂購餐點、協調分組,便無法集中精神,把培訓的宗旨顯現,當大家都各自扮演好在這場培訓的腳色,才有可能讓活動的價值彰顯,而這也是工作人員辛苦,卻不可不存在的地方,雖然不認識,但是我由衷地感謝這些幕後辛苦的工作人員。

四、未來

  培訓結束後,還只是開始,事實上我想到後續的工作,不免感到肩膀上的「業力」,好像又逐漸起現行,連放寒假都覺得有很多任務要事先執行,因為開學之後,肯定又會有一堆事情,而面對校內的教師團體,挑戰度也特別地大……,想到這些,突然有點後悔的感覺生起,因為覺得只是跟鄉民進來看熱鬧的,怎麼後面還要做一堆事情,後悔、後悔極了!培訓之初,有位老師說參加學科中心的活動好痛苦,可是他還是來參加。其實開頭麗明老師叨唸了一堆種子教師考核制度,我都沒有認真在聽,對我來說,此刻的我,只想著怎樣好好充實自己,帶給學生更多的可能,因為未來的教育環境,只會更加艱困,挑戰也會更加艱鉅,如果只是求取安逸,投身教育現場,只會得到更多的失落。

  我知道冠上不同身分別的教師,除了是一種榮譽,更多是對於教師的肯定,並且有更多要承擔的責任,責無旁貸。所以與其把這個制度當成最終的目的,我想的卻是:還不行,自己還有更多的東西要去學習。只是未來要怎麼去實踐呢?趁著這三天的研習熱情還在,想延續的不只是課堂中的所學,還要進一步能夠實踐在未來的課堂中、在孩子身上。研習結束的隔天,回到教育現場,看到孩子們意興闌珊地課堂樣態,便想著:下一次的輔導課程,不能夠再只有進度了!時間條好像又縮短了,熱情雖在,會隨所遇之境,逐漸消退,必須勇於實踐,才能讓熱情延續,在教學過程中不斷調整自己,是一個老師終生的職責。

  這三天課程,教授的內容也許有很多方法和理論,但熱情和方法必須取得平衡,感性之餘,回歸到做事之上,還必須帶有理智,思考和構想怎麼實現?那就需要「靈感」,靈感辛勤的工作之後,才會湧現。光有熱情還不夠,接下來要繼續做的,是要更為審慎地思考各種可能,然後不斷地充實自己,就像眼前諸位老師正在做的事情一般,即便此刻內心徬徨,經驗有限,但想起過往那些影響過我的老師,一個小小的措舉,帶給學生觀念上的轉變,也許就是帶給整個世界巨大改變的一個關鍵,老師呢,總得走出那個「舒適圈」,怎麼教導學生,自己也要嘗試做到,做到最有誠意、做到極限,這就是這三天培訓所給予我的「傳承」。

本篇發表於 107年度種子培訓 並標籤為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