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年種子教師培訓「文學史要怎麼教?——構思跨領域、跨媒介的教學行動」研習心得(北一女中 陳嬿卉老師)

北一女中 陳嬿卉老師

  好友相邀,兼以對歷史與文學的雙重興趣,期盼結合跨領域素材的嘗試,活絡教學,化典重知識為課堂的流水行雲,走進研習會場的那一刻,心底輕呼著:「我來了」!

  知識是客體,與當下的生活情境無關,傾向記憶;意識是人內心思惟、認知的能力,自我感知到存在及參與。課程伊始,顏崑陽與陳國球教授的大師對談為課程定錨,引領我們辨析「知識」與「意識」之別。須文蔚教授標舉現當代文學史中被忽略的流派、人物,不僅挑戰並豐富我們習以為常的知識體系,更是以思辨意識重新檢視文學史分期、流派的最佳示範。胡衍南及呂世浩教授,以其厚實學養,分從小說及歷史人物的角度,風采粲然地指點比劃,為文學史教學輝照出異采紛呈的可能進路。容我改易鄭愁予名句的幾個字:「是誰傳下文學編輯這行業,黃昏裡掛起一盞燈」,誠懇溫潤的封德屏社長,熠熠眼神中訴說的不僅是一個個文學夢,還是那跨越時間、地域、黨派,以人為本的文學精神。鏡頭是溫知儀導演的語言,讓生命對話,為內在發聲;而教學現場,是否允許每個人,用自己的方式,聯繫世界,形塑意識?

  最具挑戰的,並非從上午九點到晚間九點的意志試煉,真正的搜索枯腸,開始於回家之後。所有的灌溉,都將在第三天開出一朵小小的花。為了最終的教案發表,組員們拋擲出各種天馬行空,分頭進行,腦中反覆思惟著有沒有可能,課堂所教授的文學史,不再塞給標準答案的知識,而邀請學生一同思辨,理解文學史如何被建立,更進一步探問此建構是否合理、用自身的理解重新賦予次序及意義?神人組長──麗明老師既關照整場活動的細節安排,復穿梭於現代詩的小組之間,凝神靜聽、犀利提問,輕輕點撥,讓我們的教案得以在第三日的曙光升起前完成寄出。每一場演示及說課,都讓我深深佩服老師們自我激發、思惟碰撞的精彩,原以為理所當然的課程脈絡,因而找到全新的可能。

  感謝所有講者為我們帶來的思辯刺激,還有須文蔚教授從事前規劃到百忙中的全程陪伴,從不喊累的麗明老師,帶領各位輔導老師悉心指點,以及學科中心所有工作人員對大家無微不至的照顧,吃好聽飽的三天,方方面面,都讓我見識到「跨領域(由國文、歷史,到生命教育)、跨媒介(營養豐富的飲食若也是種媒介)的教學行動」,隨時進行。

  若以為三天結束,回程的行囊裡塞滿了知識與教授文學史的速成方法,不啻太小看此番醍醐灌頂,且讓我試著「追憶每則文學經典的青春時代」,然後,建構出擁有自我意識的文學史教學吧!

本篇發表於 106年種子教師培訓 並標籤為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