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年種子教師培訓「文學史要怎麼教?——構思跨領域、跨媒介的教學行動」研習心得(新竹女中 王郁芬老師)

新竹女中 王郁芬老師

  此次國文學科中心辦的主題,給與我一個新的思考觀點,即是「文學」與「歷史」的平衡與架構。在教學時,文學史的焦點大多會擺在「文學」上,它的特色會是什麼呢?它的代表作家有哪些呢?此次參與研習,一開始陳國球教授與顏崑陽教授便提出了「歷史」的獨立觀念,使我有所感悟。例如:「什麼樣的環境背景致使該文學出現,例如唐詩、宋詞、明朝公安派等等……。」經過二位教授建立的「史觀」推動了思考。陳國球教授提出文人對歷史的共感之「情」;顏崑陽教授則提出了歷史的客觀因素,兩位教授所建立的歷史觀點,使文學史的焦點不在偏頗一隅,而能較為宏觀的思考歷史對文學產生的影響。

  而後須文蔚教授與胡衍南教授皆以文本的方式切入文學史觀。文本即是文學史的具體呈現,濃縮該時代的部分縮影。高中古文選文對於老師來說,是一教再教,然而每一屆學生都是第一次遇到文本,在教學現場,文本雖具有程度上的熟悉,然而這些選文不啻為該文學的代表作,所以兩位教授所給予的方向清楚,文本不僅有情意的延伸,它亦是文學的精華。為何要學習古文?古文與現代文學的關聯何在?如何使學生獲得新的人生價值觀?如此才是將文本的情感脈絡從歷史之中連貫起來。文本不該只有正面的省思,亦可引此以為鑑,作為學生人格上的思辯與培養,才算是文學史的發揮。

  呂世浩教授以高中選文「鴻門宴」作為題材,講述了項羽與劉邦的精采對峙。呂教授點出歷史之中的人性觀。所謂文學史有歷史的背景因素,還有文本的具體呈現。然而作家是將歷史與文本連接起來的關鍵人物。或許呼應陳國球教授所說的歷史中的文人情感?〈傾城之戀〉一座城倒塌了卻成全兩人的愛情。在歷史的洪流之中我們都只是被決定的人物,不能企求扭轉局面,然而一枝筆卻可以道出那無法扭轉的感慨和立場。千年之後,透過筆端下的文字引發與司馬遷的共感,也引發對項羽的惋惜。從歷史人物身上我們都看到了部分的自己。呂教授以人性觀點閱讀文本,加入歷史元素,使得文學史產生生命價值,我們可以試圖引領學生以人性關懷的一面,來看待所處的社會環境。

  文學史的脈絡建構至此,已大約可分成「歷史」、「文本」、「作家」。封德屏社長用心地為臺灣文壇拾穗,文學史還要進入作家的生命裡頭,因為那是每一位作家以自我的生命歷程一段段地接軌而來。如今臺灣文壇多元發展,然而回望臺灣的歷史軌跡,那又是一段特殊的的歷史。透過封社長的細心與堅持,我們才能夠看見當代文學史的「銀光」,每一位作家們的心血與生命力。

  三天兩夜的研習十分豐富,讓我猶如回到學生時代一樣,可以再次坐在臺下聆聽課程,對於教學有諸多啟發非常地感謝永春高中的葉淑芬老師,這三天中葉老師給予許多的提點,為了發表,夜間的討論時間,老師必定是相陪到底,並且給予許多鼓舞,安撫大家焦慮的心情。教學首要的就是愛上課程,三天兩夜的課程與發表著實令人往前一大步,視野廣度的加大,以及與他校老師的互動,皆形成了教學的新動力,希望在未來我們都能以不同的方式來引領學生進入文學史的世界。

本篇發表於 106年種子教師培訓 並標籤為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