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年種子教師培訓「文學史要怎麼教?——構思跨領域、跨媒介的教學行動」研習心得(大理高中 許碧惠老師)

大理高中 許碧惠老師

  我知道風是從哪個方向吹來的!民國106年1月23日,我騎著摩托車從板橋出發,馳騁任性、追逐速度,一路瘋狂地丟掉媽媽的角色、媳婦大掃除的任務、妻子煮飯洗衣的煩雜、教師備課上課無止盡的循環……,到了。風就是從這裡吹來的—國文學科中心。這三天,我要盡情享受這「一堆」春風!

  靜靜走進二樓會議室,正襟危坐,我整理著我腦袋裡的各種疑難雜症:高中生知道文學史之後,除了能應付國文大考之外,還能有什麼意義?高中生在學習文學史的過程中,能自自然然培養出什麼能力?文學史能如何細切、再循序漸進學習?且不會讓高中生嫌煩?文學史可以跨領域合作的可能性在哪?文學史能如何學得有趣、記憶深刻、又能感動人心……?隨著麗明老師清亮霸氣的開場白、須教授高明幽默的講座介紹,我興奮的,揭開春帷了。

  「文學永遠是當下的」「讀者要拿回文學史的主動權」「文學史知識很容易,而文學意識更重要:它是內在思維、認知的能力、有時間的縱深、文化的傳統、社會關係的網路」「不要讓作品孤立懸空,可以引導學生用個人的存在經驗進入作者的語境,讓他們面對面」……兩位大師級的崑陽教授及國球教授,一開場就讓我慚愧不已。我一直都很努力在教文學知識,卻沒想過:文學意識才能對學習者產生意義!

  原來,讓學生藉由單篇作品的「點」,往前拉出一路上相關的作品、直達源流,作品的厚度及背景出來後,若想企圖推測作品往後的發展就容易了。這就是由多篇作品「點」出來的「線」。於是,我們有了較宏觀的視角,自行學習完整的同類文本,就能避開零碎的學習危機。所以,學習時如果能看見全部的「面」,知道自己正在「面」上的哪一條「線」、「線」上的哪一個「點」,學習就不會迷路,就比較可能融會貫通。哇!這陣春風,吹醒我的腦袋!

  須文蔚教授用心良苦、降低高度,從大考題目出發、拉住老師們的關注點,再讓我們恍悟:不能對現當代的文學作家太陌生,要打破這個框架!胡衍南教授則是做了一個跨國高中教材小說課的示範,清楚提供小說由「點」串成「線」、再往下挖深的小說學習方向,原來課可以這樣上啊!呂世浩教授熱情燃燒、渾然忘我、精彩陳說的〈項羽本紀〉,讓人難忘!所謂的「開國氣象」忍不住讓人頻頻點頭。封德屏社長為作家們流的眼淚、溫知儀導演的紀錄片秘訣,都滋潤我心,這就是一種情意渲染的美麗啊!這陣陣春風,讓在教學現場偶爾會發冷、搖搖欲墜的我,想永遠耽溺、依戀啊!

  這三天,除了睡眠時間,腦袋每一秒都處於「爆裂」狀態:要吸收、要思考、要沉澱、要分工、要構思、要推翻、要重來、要衝勁、要上台、要反省……,太忙、太滿啦!但更多的是過癮:原來,文學史是一根牙籤,我們要用辨識能力將合適的串燒串一起,四面八方欣賞它的長相,最後再吃掉它,飽足自己。哈!

  我知道風是從哪個方向吹來的,就是「國文學科中心」!謝謝為我們規劃這一系列活動的所有老師教授們,這三天,能盡情享受著這「一堆」春風,真幸福!還有,等等我們,相信我們這一堆種子,會「很快發芽」的!

本篇發表於 106年種子教師培訓 並標籤為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