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年種子教師培訓「文學史要怎麼教?——構思跨領域、跨媒介的教學行動」研習心得(丹鳳高中 宋怡慧老師)

丹鳳高中 宋怡慧老師

  羅伯特.佛洛斯洛曾說:「我選擇了人跡稀少的那條路,而那使得未來的發展完全不同。」能夠重新當個認真的學生,享受上課流光浸潤心靈的幸福,是人生一大樂事。以學習者的心情出走,離開舒適圈,對我愛的文學、閱讀致敬⋯⋯

  有著歷史痕跡的樓臺窗櫺,瀰漫令人迷戀的舊時代氣味,是老靈魂的召喚,心情有些醺醉,心無旁騖地「歸零」,回歸有溫度的書寫與教學工程:從大師對談,顏崑陽老師與陳國球老師從一問一答的模式中,讓我開始爬梳、建構自己在教學上的文學史意識,文字談不出情境,充其量不過是符號的堆疊,文學史的意識從內在思維的認知,跳脫背誦、寄送、零碎的框架,在知識的基礎上,建構自己對於文學史的主體性,進而在生活、經驗中,建構自己身為當代讀者的意識。

  須文蔚教授從大學入學非選擇題看教學的偏向與缺漏,提供自己和學生在研讀文學的意義上,有日常閱讀、文學研究、現當代文學史、升學等面相可以思考,史仍是以終為始的初心。胡衍南教授的分享不僅提供精湛的觀點與思辨方向,更是未來自己在教授古典小說上,彷彿若有光,給予我們很多的啟發,許多觀點值得在課堂與學生對話與討論。最開心的是,本小組除了能上一堂以思辨角度看古代力與歷史人物的課程外,和呂世浩教授漫步在歷史長廊,共賞北一女中校史室的動人故事,更是令人感到溫暖與快樂的奇遇呀!最喜歡一位編輯的堅持與使命感,從封德屏社長的演講中,油然而感,聽講過程,幾度哽咽落淚!溫知儀導演帶來的作家紀錄片,我們小組體會到楊牧所說的,文學不是這個文學,那個文學⋯⋯所以,你看的歷史不是這個時代或是那個時代的觀點,真正的文學史應該是殂生活中體現的,屬於你認真思辨過的歷史。

  「一個人一旦做出選擇,就會滿足於自己生活中的偶然,就會去愛自己的選擇,就會受制於偶然,一如愛情。」第一次,不是為了寫任何競爭型的計畫而熬夜。一個又一個的失眠夜竟然是想完成現代小說教案的旅程⋯⋯熬夜讀書、書寫,翻著臺灣文學史的書扉,熱血沸騰的夜晚,啟動自己旺盛的求知慾與孤獨相伴的案頭,享受與作家對話的愉悅,我是讀懂「他」或「她」的忠實讀者。重溫學生時代夜讀的樂趣,更體會著:床在那頭,電腦在這頭,蘋果的滋味,平裹的滋味。

  挑戰扎實的實作課程,「思考」文學史是什麼?驚艷研習課程場場精彩的感動,認識現代小說組的夥伴們,尤其在、韻嫻、玉娟、盈州的陪伴下,彼此相挺與努力,共備對話的基礎讓課堂流動許多美好的流光,相互合作完成公開觀課的使命,更是難以言喻的真感情。再回首,仍是熱淚盈眶。讓研習的三天,日日好日,收穫滿懷!

  在北一女中學科中心三天研習結束了,謙卑地學習著,在知識的面前,我們永遠是如此不足與渺小,關於文學史,關於教學,關於閱讀或書寫,都有許多不同的思考在心底迴盪著,大家共學的快樂,謝謝須文蔚教授和陳麗明學姊、李明慈老師、北一女團隊、大師教授們,安排最優質的課程、最好的服務,讓身為學員的我們,滿載而歸、幸福縈繞心頭!

  一如波蘭導演奇士勞斯基Krzysztof Kieślowski曾經說的:「人在某一時間、某種機遇下的抉擇,將改變他的一生。」教學的「出走」,重新歸零:跨出這一步,向前走,我們就會望見不同繁花盛開的教學勝景。

本篇發表於 106年種子教師培訓 並標籤為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