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年種子教師培訓「文學史要怎麼教?——構思跨領域、跨媒介的教學行動」研習心得(花蓮女中 陳依婷老師)

花蓮女中 陳依婷老師

  「所有的現在都無法與過去切割,所有的現在都牽繫著未來。」三天培訓的第一堂課,顏崑陽與陳國球兩位教授,即以此概念提醒者我們:別讓文學作品被孤立了,每一篇作品都暗示著一個曾經存在的燦爛年代。很喜歡這樣的起點,為我們共襄盛舉的這幾天,點染了幾分浪漫的色彩。

萬事俱備的安排
  在國文學科中心的悉心安排下,此系列課程可說是包羅萬象。有對於文學史流變的梳理,也有對於個別文本的探析;有雜誌創辦的艱難與可貴,更有紀錄片對於原作的致敬及創新。此外,在各種養分的澆灌化育下,更給了我們牛刀小試的沃土──藉由分組方式,依照規定主題,嘗試教案設計及教學演示,為此次工作坊留下成果。

印象深刻的課程
  其中,最帶給我啟發的,首推胡衍南教授「文學史知識零碎化危機──以高中國文小說教學為例」。大學時代即上過教授的「明清小說」課程,此回異地相見,景物變遷,更有重回學生時代的悸動。
  胡教授一邊爬梳文本的承繼關係,時不時以提問促進我們的反思,如「老師您每次的上課,僅是因為覺得重要而補充文學史知識,或者能夠提供小說史的視野呢?」談到《金瓶梅》,他著重說明其為第一本作家獨創、凝視人事、不厭精細的作品,更提醒我們,「以後上《紅樓夢》時,是不是也可以花一節課來談《金瓶梅》的重要性?」而針對國高中反覆出現的文本,他則問道:「談《儒林外史》時,除了正面典範王冕、失敗文人周進及范進外,是否也能帶領學生一窺清朝文人的眾生相?」在為《聊齋誌異》『用傳奇法,而以志怪』下結論前,「你是否已經讓學生了解,宋朝以來寫小說時,志怪與傳奇兩種體例寫作的發展及默契呢?」在在提供我們以更宏觀的角度去串連文學知識。
  在下一節課裡,呂世浩教授提醒我們,歷史材料應該是用來磨利「智慧」,鑑往知來的,並且透過「設身處地」、「揣摩通透」、「體貼入微」三項原則,引領我們從項羽的性格特點去窺探他的人生抉擇。整堂課穿梭古今,談笑風生,不僅細數了項羽的生命歷程,從「忍不住」、「捨不得」看見他的性格弱點,更洞悉了團體的成敗之因,更讓我們一窺「學歷史」的無用之用──審時度勢,了解人性,也為該怎麼「教文學」,提供了更多的思考。

細緻創新的演示
  學科中心以票選方式,讓各組推選出優秀的組別,並於小組之外,為全場老師作演示。示範的組別,在口語表達、氣氛及節奏掌控、教材運用,乃至於投影片製作上,均讓人耳目一新,展現了各自的獨特性。短短兩個夜晚,團隊合作將教師們的才能發揮到了極致,給了我全新的視野、前進的動力。

廣袤夜空的繁星
  回顧高中國文選材,豐富多元,然若無教師的引領,將其串連組織,這些燦爛的著作結晶,便如灑落天際的繁星,零零散散,不成氣候;而若能由教師帶領學生編織出一幅星系之圖,將能從經緯度指認出各作品於整片星空中的位置,在彰顯其每篇作品的獨特性外,窺見一個曾經存在的美好時代。

  很高興自己在閉門造車外,排除萬難報名了此次工作坊。才體會到,來自全台灣各地的教師,亦如廣袤夜空中的點點繁星,為剛步上教學之途的我,時而忐忑時而猶疑的我,指認了方向,也點亮了希望。

本篇發表於 106年種子教師培訓 並標籤為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