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年種子教師培訓「文學史要怎麼教?——構思跨領域、跨媒介的教學行動」研習心得(宜蘭高中 陳啟華老師)

宜蘭高中 陳啟華老師

  本次的主題是「文學史要怎麼教」,過往在高中國文課堂上,針對文學史,總先從作者生平簡介開始,進而由點至線,補充至其歷史背景、文學派別,再延伸至其承先與啟發後代。並藉由單元教學時,由古到今的連貫脈絡。然而受限於課程的分散,往往到此便十分了不起了,更何況還有所謂考試進度的壓力,因而所謂「文學史」的培訓,是再實際也不過了!這三日的培訓課程,一千字是難以訴說詳盡自我成長與體悟,但姑且試融合三日課程,簡略表述心得如下:

  知識不同於意識,除了知識的傳授,如何使學生建構文學史意識是更為重要。所謂的意識是思惟、認知的能力。在高中課程上,除了文本、知識上的分析,背後的思索更是重要。所謂的歷史是三個維度,過去、現在、未來!這三維度是無法切割的。我們的「現在」是延續著「過去」,而「現在」則影響著我們的「未來」,比如所謂的「繼往開來」、「禍延子孫」,時間無法切割,活著要有意義價值,是不可能脫離文化傳統,社會關係。

  於是在高中課文上,國文課程、以及文學史的重點是什麼呢?我想,價值觀的澄清、思辨是重點,知識本身不能孤立去看,特別文學。我們須將文本放在脈絡當中去看,前後的關聯,再來,文學跟外源的影響,文本很重要,但不能孤立,也跟外在的社會有關聯,文學不是知識而已,有相當多的聯繫。歷史事件是每時每刻都在切斷,但每一次的回顧和反省可連貫我們的當下與將來。在文學中,文學也有事件,經過了我們的閱讀,文學不會過去,文學必是當下。

  我們選入的典律,和文學史的典律有部分重疊,有部分不同。如何超過課本,使學生有更多眼界?是老師們要有的更多認知。再者,一種人格的涵養,比如人生觀,都透過很多典律的文學作品,比如岳陽樓記、赤壁賦、始得西山宴遊記,這些永垂不朽的文學作品傳達、滲透到人心中,文學是不知不覺滲透在人生當中。而寫作也絕不可能是孤立的,不能只有才氣,還要有學養。國文寫作教學上,我們可引導學生閱讀經典,經典不分古今,不應切割。文字形式有新舊,但文學表現的意義是可以跨越一切,是一種永恆精神。國文課的重量可以很重,重不是在考試,而是在人格精神的培養,可影響了千千萬萬的生命,所謂的未來。

  如何透由文學課程培養人格精神?那就是去「思維 」。知識是用來當磨刀石用的,用來磨腦子裡名叫智慧的那把刀。文學上呈現的人物,作者或是文本的內容, 都是一個一個的案例。面對事件,帶領學生設身處地,換位思考。揣摩通透(理)、體貼入微(情)。

  因而文學史建立在每一堂的國文課上,重要關鍵在於如何使學生,經由我們老師的啟發、引導。涉入到文學史當中,如同和古人面對面相見,主體性的介入、閱讀,主體涉入,想像、同情、理解,有所體會,這樣的閱讀教學,才不是浪費課堂生命的教學。

  「出道」以來,每每參加國文學科中心辦理的研習,總是以「高山仰止,景行行止,雖不能至,心嚮往之」的心,用閃爍的雙眼,無比崇拜著站在前方分享教案的老師。今年終於參加了種子教師的培訓課程,得以與眾多偶像們齊聚一堂,讓偶像們指導,甚至同組討論,使我研習前三日,便以興奮到無法入眠了,而三日的研習,除有滿滿的課程、親切的夥伴充實靈魂,竟還有豐美的餐點茶水餵食著,萬事皆充實到不須入眠。培訓課程,除大師們講授、傳遞「知識」,透由分組設計課程,也實踐了所謂的「思辨」,於是三日雖已過去,但時至今日,我除了仍感受的到當時的興奮與感動,也得到了新的能量,能夠帶回到我的課堂上,我會記得:人性與人心是能超越古今!詮釋不是說明事實,而是在事實的基礎時,思辨其如何面對。對於這三日的培訓,以及學科中心的用心與愛,我很感謝。因為有這些培訓課程,教育的愛與能量得以綿延不絕!

本篇發表於 106年種子教師培訓 並標籤為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