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年種子教師培訓「文學史要怎麼教?——構思跨領域、跨媒介的教學行動」研習心得(武陵高中 穆虹嵐老師)

武陵高中 穆虹嵐老師

  教書超過十年,卻沒有前輩說的純熟自在,行之有年的教學方式逐漸失效,面對快速變動的世界和滑世代學生,除了通過考試,國文要帶給學生的究竟是甚麼?該用甚麼方式傳達?面對學生質疑學來何用的文學史,又該如何看待與教導?2017學科中心定了這樣一個題目:「文學史要怎麼教?—-構思跨領域、跨媒介的教學行動。」於是帶著惶惑不安的心出發。

  在大師對談中,顏崑陽教授一開始就說明記憶事件的「文學史知識」缺少內涵的深究,和滲透到生活與現今的我發生聯繫的「文學史意識」的差異,雖然文學史意識奠基在文學史知識上,但如何引導學生從經典文本的閱讀涉入生命,體會到個人存在的本體,是文學史教學可以努力的方向。陳國球教授也提醒文學史不僅是過去文本的閱讀,也包含歷代的閱讀理解,及當代如何再閱讀理解的課題,因此讀者是否能從被動的閱讀中拿回主動權,挑戰文學史作者的史觀,重構屬於自己的文學史,可成為長遠教學目標。溫知儀導演播放的紀錄片訪談中,詩評家奚密就說:「我不會把他(楊牧)定位在台灣文學的範疇,我更傾向把他定位在現代漢詩的歷史裡面,楊牧是現代漢詩史上最偉大的詩人。」這是否就是一種文學史的重構思考呢?須文蔚教授更直接指出文學史教學三個可行的方向:挑出時代的代表性名家作品閱讀、以流派為主看見橫向文學概況、以台灣為主體建構文學史觀。胡衍南教授則親自示範小說教學,以歷史脈絡串起文學史教學,避免文學史知識零碎化。而在有史有中的大概念下,呂世浩教授帶著大家穿越時空,看到鉅鹿之戰下項羽的勇猛,垓下之圍中項羽的悽愴,思考文字背後人的故事、人的情感,而當下的我們面對類似的處境又該如何處理,史的學習不再生硬死板,成了過去和現在甚至未來生命流動的連結。文訊雜誌的封德屏社長,則是台灣文學史建構的重要推手,聽著她從文學創作到文學編輯的歷程,及與作家們真摯的情誼,令人感動又感佩。

  晚餐後的小組活動和實作討論,是三天中壓力最大的時刻,強迫自己面對平日教學的盲點和怠惰,在有限的時間內與夥伴們討論出可行性的教案,然而也是最開心的時候,麗明老師深厚的教學功力,隨口一指點都受用無窮,還有熱呼呼的豆花和滋味無窮的八仙果,無不讓人感受到麗明老師的親切和用心,尤其看到老師安排照顧各方面的細心周到,和對待每位與會者的真誠熱情,文學的溫度和深度,彷彿就真實體現在老師身上,還有須文蔚教授三天全程的陪伴和付出,學科中心工作人員的辛勞,點點滴滴的感動和收穫烙印在心頭,原來文學史的核心是「人」,帶著學生體會人的處境和情感,教學現場也會產生熱度。最後的教案發表,看到各地優秀老師們從不同面向切入的教案,也讓自己重新思考不同教學模式的可能。

  這趟研習,除了知識層面的開闊,最大的收穫是遇見這麼多對國文教學充滿熱誠的老師們,原來教學的路上還有這麼多人不斷挑戰自我,與時精進,來時的不安雖未減,但似乎重新找回教學樂趣,時代滾動的巨輪不是碾壓的夢魘,而是前往更多未知的驅動力。

本篇發表於 106年種子教師培訓 並標籤為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