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年種子教師培訓「文學史要怎麼教?——構思跨領域、跨媒介的教學行動」研習心得(光復高中 王靜兒老師)

光復高中 王靜兒老師

  自從報名研習,就殷勤地等待,等待重新上一堂顏崑陽教授的課,回味中大時光。那是一段青澀歲月,猶記得老師講蘭亭集序時,談魏晉六朝士人動盪不安的背景之下屬於王羲之的人生觀。那時的我,尚未能領略生死大事,我想當初老師眼中的貪玩大一學生,無疑是憂心的。而今,我也站上台跟高中生講蘭亭集序,除了備妥王羲之生平及書法影像、打開蔣勳的殷媛小聚節目、加上自己失去至親經驗,等待「世殊事異,所以興懷,其致一也」的閱讀感動降臨學生身上。回溯教學過程中,無疑最感動的常是教授課程者,因為經過歲月淬鍊、人生歷練與講讀功力堆累,教書的人總比初次聽課學生更深入文本,品味創作者生命觀,深化個人的情思與相應的能力。

  第一堂課由顏崑陽與陳國球教授的精彩對談打開序曲,兩位教授相識超過三十年,共同提點如何建構課堂中的文學史意識,真是一場剛柔並濟的奏鳴曲。顏教授說建立「問題意識」是研究及教學者應具備基本態度,因為在文化傳統脈絡,存在著歷史眾生,彼此橫向複雜網路,應該意識到自己如何生活才有價值。透過三維:過去、現今、未來,思考「文學史意識」、「典律」作品,例如孔子思想、桃花源記、赤壁賦,不知不覺滲透到文化及生活中,文學精神跨越政治,顏教授以自己散文創作歷程為例,既有所繼承,也有所創變。顏教授強調教學者詮釋作品,應揭明其所隱含的言外之意,評價其優劣好壞,切勿將之孤立,建議採用三種方法:實際批評、批評理論、文學史理論。老師要教學生「未知經驗」,才有新意,唯有當代經驗與作品找到對話的可能,讓學生進入歷史語境,理解古人當初如何解惑,因為人心、人性超越古今。陳國球教授從自己研究胡適的經驗切入話題,文學史被記錄,乃依附在寫史過程中的人物、時間、空間、文化、地域性等因素,閱讀主體宜眼界放寬,故莎士比亞對我們發生關聯、華語文學不限定國籍,所以教師先掌握一套文學史,從頭到尾,勿受作者偏頗史觀,透過這些座標,再參考其他文學史來教學生建構觀念。

  第二堂課,須文蔚教授解構大考中心的非選命題,凸顯高中現當代文學教材的缺漏,也缺乏華文文學視野。如果說作文考題譜系(唐君毅、錢穆、魯迅、毛子水、梁遇春、朱光潛、林語堂)已然呈現,則令我詫異地就會是嚴長壽的成功突圍,未知106指考文章分析會有誰浮出歷史的地表?

  第三堂課,胡衍南教授化身說書人,以美妙的嗓音帶入中國小說史脈,剖析課堂裡小說教學零碎化的危機。其中,六朝志怪小說之紀實/虛構、史/文之辯,令我耳目一新,重審自己小說專業知識的未足。

  第四堂課,參觀北一女校史室,褚苔伊、黃金美、李素英老師輪番替六組夥伴介紹創校以來的歷史風華,想見教育家的精神。有一位北一女老師驕傲地介紹講師說,這是我的老師,默默地陪伴在旁,一會兒調整講師麥克風位置,一會兒又要講師喝口水擔心嗓子要啞了,這對師生相知相惜的感情令我羨慕,薪火相傳的溫馨一景就在眼前上映。

  第五堂課,我心儀的呂世浩教授登場,十分親民(跟夥伴一同參觀校史室,可惜書迷我沒能合照也沒搶到簽書的機會)。我事先已讀完呂教授談秦始皇系列的三本書,但讀書不及聽教授演義的精采,好多時事的徵引讓人拍案叫絕,真是酣暢淋漓。

  第六堂課,封德屏社長的溫暖氣度點亮寂寥的出版業,其投入編輯的大愛志業—文訊雜誌,照顧了好多銀髮作家,每聽一段小故事就讓抄寫的我感動一次。從前去到紀州庵是懷著參觀古蹟的心情,聽完這場演講,對封社長推廣文學的策畫活動起了響應的心。

  第七堂課,年輕有為的溫知儀導演,有其拍攝倫理與美學堅持,因為接下楊牧紀錄片工作,克服種種困難,才有今日的成果展現給大眾。溫導演在提問時才較熱絡地回答想法,原來替規律生活又平淡無奇的作家拍片,本身就是一件困難的事情,要如何讓鏡頭像是過濾器,保持真實性又不干擾被紀錄者的生活,要讓紀錄片好看又不淪為劇情片,再再考驗著導演的耐性及功力。紀錄片的事前籌備與討論真的很重要,才能順利地以影像呈現史觀,期間腳本是地圖還是障礙物,該堅持還是妥協,都有奧妙的學問。

  F組的三天,張珮娟老師給予多方協助與提點,我與永強師、怡菁師陷溺古典離魂情節,魂牽夢縈情繫綿長,陳麗明老師與須文蔚教授終場的文學史作業召喚之下,這場魂夢旋律迴盪不已,我將再等待,等待神魂靜定的那一刻到來。

本篇發表於 106年種子教師培訓 並標籤為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