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年種子教師培訓「文學史要怎麼教?——構思跨領域、跨媒介的教學行動」研習心得(南山高中 闕宏宇老師)

南山高中 闕宏宇老師

種子初體驗!
  一日,趕著上課,「那人」叫了我,說道:「宏宇啊!學科中心種子教師培訓在一月底,你想參加嗎?」聽到「種子教師」,竊想就只是參加研習,聽一聽演講罷了吧!趕時間之餘便答應了,只留下「組長,再傳相關資訊給我喔!」一語,便快馬加鞭前往教室。之後看了相關資訊,傻住了,其一為研習時間是考完學測後,好不容易可以放鬆了,卻要超精實操練三天,頓時萌生退意,只是應允之事,當所為之,還是報名了。到了研習會場,又傻住了,所見者「群師俊秀,皆為惠連」,而我只是第三年的「大菜蟲」,再聽到要發表與比賽,心裡驚懼,告訴自己志在參加學習,其他的別多想了。

講座大收穫!
  所有講座中,最感興趣者為呂世浩教授的演說,我非常喜歡史記,尤其是楚漢之事,在南山高中也開過史記相關的選修課,教學方法也如呂教授所倡者「把自己當作歷史人物來抉擇」,自以為小有成就。方揚眉瞬目,聽完講座,自嘆不如,對於「人性」掌握還不全面,適也削削銳氣,滿盈則溢,是為大忌。如巨鹿之戰前,懷王封宋義為「卿子冠軍」、項羽為次將、范增為末將,我則未考慮到鞏固自身人脈,藉以壓制項羽陣營,忘記了即使同黨,亦有派系之爭,此時醍醐灌頂,豁然領悟!故項羽殺宋義,於公於私皆有可議之處。國文教學,不就是要將檯面下的意思,作者欲語還休之事解讀之否?
  
危機即轉機!
  很榮幸能與「神隊友」許碧惠老師、林君儀老師同組,而指導老師陳麗明老師更是一絕!初見分組作業的主題「新詩」,我心涼了一半,從大學到現在,我最少碰觸的即是現代文學。雖然泰山崩前,麋鹿興左,只能以不變色、不瞬目的順受,自語:「做好專業中的厭惡事,這才是專業」。第一天晚上相見歡後,我們打算以〈再別康橋〉與〈在雨中等你〉為主軸,探討新月派與藍星詩社有何繼承之處,取得共識後便研擬細節與工作分配。到了第二天晚上,我已將教案完工八成,但組內不斷的聚焦、反省,始終扣不合「文學史」,三人心急如焚,總覺得要開天窗了,碧惠老師向麗明老師求救,麗明老師提示「不要只拘束在新詩時期」,再由著先前的基礎,我們取得以「格律」為主軸,從《詩經》到現代,新詩到底要不要有格律的共識,就「強制放學」了。我年輕力盛,故與兩位老師說:「不成新案不就寢!拚了!」從十點半到四點半,六個鐘頭,完成了。只睡一小時半,再度前往會場。我抱著志在參加的心情,不期不待我寫的教案會得獎,但在小組演示與說課時,評審老師讚譽有加,燃起一點希望,但看到他組的優秀表現,就告訴自己別做夢了。「最後頒獎,最佳獎案獎,恭喜闕宏宇老師、許碧惠老師、林君儀老師」,我還在想我聽錯了,但這是真的!受獎時,只覺得我有一群「神隊友」,我只是沾光了。

  破釜沉舟後,能不能贏得下一次勝利又是未知數,項羽之所以能「西楚霸王」,在於不懈怠作戰,而所敗者,在於不得人和,能不能在結訓關卡發光發熱,這都是我該注意的!

本篇發表於 106年種子教師培訓 並標籤為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