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年種子教師培訓「文學史要怎麼教?——構思跨領域、跨媒介的教學行動」研習心得(竹東高中 林君儀老師)

竹東高中 林君儀老師

  1/23~1/25參加了學科中心的中國文學史研習,好像一場震撼教育,原先只想去獲取一些前輩及同儕對文學史看法及怎麼教的技巧,卻不料似乎誤上「賊船」,一來就去不得了。

  當然首先授課老師都是學有專精的專家、學者,講來頭頭是道,引經據典、甚至令人拍案叫絕,真有入寶山不空手回之感。第一堂顏崑陽與陳國球老師的對談,釐清了一些文學史的概念、認清文學史的意義,及從更宏觀角度看文學批評、理論,也從旁知道國文課本的編選對典律的建構作用;第二堂胡衍南老師講授文學知識的零碎危機,確實為我輩之弊病,小說雖虛構也有紀實作用,史傳是史學也是文學,儒林外史的確放入世情小說似乎更合乎它的體類;老殘遊記是譴責小說確可當遊記小說悅讀,這些都更新了從前對古典小說的知識;呂世浩老師的以項羽為例看歷史與人物,令人有聽說書的精采,不僅口沫橫飛,而且精闢入理,常有出人之見,顯見是博古通今的學者老師兼講史者,還有許多講演實無法一一羅列,每每精彩而令人感動。

  然而最令吾輩震撼與戰兢的毋寧是課程結束後的分組,原來前面聽講只是引子,後面才是正戲上場。分配到新詩組,在輔導老師陳麗明明快而清楚講解下,很快地大家明白自己的工作、職責與要領,自我介紹分組完便陷入苦戰了。

  深夜在北一女空曠冷清的校園,教室寒風四起,我們抖擻精神熬夜苦談、對論,絞盡腦汁、集思廣益,終於想了一個論題便朝此奮鬥下去。麗明老師隨時各組察看、即時給予輔導和更正。第一晚我們的主題是將新月詩社的徐志摩與藍星詩社的余光中做一比較,針對此許多評量題目一一列出;第二天仍是寒風瑟瑟,冬夜論詩,組員又想了一些東西,加添了材料,但麗明老師似乎都未以為然,為認為未切合文學史的概念。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我們思考如何改換題目,即想既然徐志摩以格律寫詩,就從中國格律詩源流及影響談起,於是在結束前五分鐘我們改題為:「從中國格律詩史讀〈再別康橋〉」。只是時間已晚,每人回去分頭做自己的工作吧!

  深夜十一點,在客房想著詩句,宏宇來信說他將熬夜寫教案,於是我也把我的構思告訴他,想從中國最早自然成韻的詩經、楚辭及漢魏古詩、樂府詩談至南朝聲韻的發端、格律的開始,再從唐詩、宋詞、元曲等韻文格律說到白話新詩的開端,由胡適作詩去律去典到徐志摩的格律為主,強調格律對詩歌的影響,約略建立了格律詩史的概念。

  這一晚約當兩點多實在太疲倦了忽忽入睡。

  第二天一見宏宇,真是天才,已把我昨天告訴他的一些片段構思寫成完整教案,既詳盡流暢又清楚明白,而碧惠也替教學理念做了很棒的投影片了。這就是我們三人群策群力完成的東西,像野人獻曝樣,敬謹鄭重擺上。無論如何,此次經驗是令人難忘的,也在教學上有了更高闊的視野、更靈巧的變通。

本篇發表於 106年種子教師培訓 並標籤為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