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年種子教師培訓「文學史要怎麼教?——構思跨領域、跨媒介的教學行動」研習心得(屏榮高中 蔡佳妏老師)

屏榮高中 蔡佳妏老師

  在參加種子教師培訓前,心裡對文學史的教學活動充滿疑惑,只因過去的我只將它視為國學常識的一部分;因此經過三天「文學史怎麼教?-構思跨領域、跨媒介的教學活動」,我彷彿回到大學時期,再次從大師身上汲取、涵養自己的新論,了解如何把史學中的時間脈絡加入文學中,因為文學是情感活動,於是成就了既理性又感性的絕佳思辯。

  一、問題意識:將習以為常的關鍵詞轉變為學問
從大師對談-嚴崑陽與陳國教授對談中,我的思路跟隨著兩位的討論火花,翻滾、騰絞,原來文學史的教學和應該讓活在現代的學生從觀念中發掘文篇所展現的態度,再將此態度化作行動做出實際的效果。而歷史是對多數人產生影響的公開的行為,所以當今人試圖去理解甚至加入主觀想法去詮釋後便產生了意識作用。如此活躍的思路歷程在離開學術研究許久的現在,頃刻間腦內的神經元突觸,似乎被強電流刺激突然又激活起來,原來自己快忘了最初的本心了。

  二、當代文學史:從試題走入文學史,思辨教學的偏向與缺失
當思路隨著須文蔚教授的投影片遊走,以曹丕和高行健的指考試題啟程,原來文學的存在可擺脫政治的附庸,更應如高行健所提出的「文學首先誕生於作者自我滿足的需要」,於是更應立足於現代。今日的課堂充斥著許多古典文學,但我卻不知可以嘗試將古典串聯到現代文學。因此,在須教授的帶領下,我宛若穿越螢幕重新認識林語堂先生,如果能將這番「從古閱今」文學史的感動傳遞給課室裡的學生,那肯定會是場語文的饗宴。

  三、跨領域的課程設計:一場宋代散文與美學的對話
在葉淑芬老師的帶領下,我們嘗試把在宋代散文結合文人的山水繪畫,這大膽的嘗試,儘管從學理的上剖析,是稍嫌薄弱;但我想這也算是個難得的經驗。從寫意山水,領理到人與自然是如此緊密的聯繫,或許正如古人說言「文章是案頭的山水,山水是大塊的文章。」在重文輕武的宋代,有著如此深厚的美學素養方使柔弱的文人渡過最艱苦的磨難。儘管國文課本中選入多篇宋人的文篇,而過往的我是理所當然的解讀成面對逆境的貶謫文學,然而這樣達觀自若的精神又從何而來?是「天人合一」的深厚底蘊?還是他們知道生命的苦難,終究會渡過,而對美的感動、對生命的禮敬,是會留下來的。所以走入宋人的文篇即走入他們的生活,而生活的藝術、瀟灑的態度便是流露出閒適徐緩的從容,而這正是生活匆忙的現代人所欠缺的。

  擺脫了教師用書的框架下,原來國文課可以透過閱讀與繪畫去感受文人真正的靈魂,文字是穿越時空時光機。

本篇發表於 106年種子教師培訓 並標籤為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