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年種子教師培訓「文學史要怎麼教?——構思跨領域、跨媒介的教學行動」研習心得(百齡高中 吳侑軒老師)

百齡高中 吳侑軒老師

  寒風颯颯,綠園萋萋,這場研習在凜冬正盛的一月中旬舉辦,為期三天的課程主題像是一口隱藏於山間的泉水待人尋訪、發掘。或許說是汪洋更加合適,畢竟知也無涯,文學史作為歷史的一部分,體系龐大深宏難以窺看全貌。但那三日的研習風景,在我心中仍是宛若徒步登一座陡峭的險山,在刮骨寒風當中想尋得那泉水,汲一杓來滋養自己。

  陳國球和顏崑陽教授透過對談方式解答文學史問題,刺激思考且引人入勝,「甚麼是文學史?」「文學史和其他歷史的差別為何?」「文學史興起的原因」「文學作品詮釋及評價與文學史有何關係?」「中學國文課本的編選對文學典律的建構有何作用?」「文學史的作者與讀者有何關係?」每個主題都使人聚精會神,起初「文學史意識」對我而言是陌生的詞彙,隨著得知文學史意識影響了我們的人生價值觀、滲透入日常生活,甚至於每個人的心中建構出相近的文化景觀,進一步地能夠寬解面對困境時的困惑。在教學現場及備課時我會更意識到需要「主體性地介入去閱讀」,去關懷體會古人、去研讀前車之鑑,使文本和生命與當代產生關連。須文蔚教授的現當代文學史帶來魯迅與林語堂兩位大師之相關介紹,重組了我對這二位文人的理解,更添溫度。

  胡衍南教授所主講的題目是「文學史知識的零碎化危機-以高中國文小說教學為例」,開場白所提張系國作品中句子「我不過是販賣零碎的中國知識混飯吃的人而已,我算甚麼東西。」真是讓人在寒冷當中也冷汗直流哈哈……。教授於課堂當中不斷提及,高中國文小說課程的教學目標不在補充零碎知識,而是建構一個完整的體系,並且以志怪作品與唐代傳奇為例,示範了如何搭出一座點小說的鷹架。

  「有所求,就要有所爭;要有所爭,就要有爭之有道、爭之有方」呂世浩老師以〈鴻門宴〉為例,生動風趣地分析了楚漢相爭最關鍵的一段歷史。司馬遷如何在其作品當中以細節展現出人物性格,這些性格與態度語言又如何產生關鍵影響,讓人心生嚮往。教授在解說過程當中信手捻來地穿插古今軼事與偉人名言,現場示範了學養豐富的老師該是如何地牽動全場情緒。

  這三天除了白日的課程,更有晚上的小組討論與分工,感謝組員們的通力合作熬夜撰寫報告、繪製學習單表格等等任務彷彿重溫學生時代。謝謝輔導教師麗明老師的提點,看著老師大步流星穿梭於各個討論教室與我們小組桌椅之間的樣貌,實是感佩不已。最後也感謝學科中心于潔和工作人員們籌備與拍照。便當和零食十分美味喔!在汲取知識泉水的同時,我也被餵食地相當飽足啊!

本篇發表於 106年種子教師培訓 並標籤為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