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年「校園遇上地方學-跨界媒材的體驗與實踐系列【II:千塘之鄉】」研習心得(埔里高工 林秀賢)

當校園遇上地方學-跨界媒材的體驗與實踐系列【II:千塘之鄉】研習心得 
國立埔里高工  林秀賢

土地是人們賴以為生的根本,不同的地形地貌造就各地獨特的生活方式,也就有了與眾不同的在地文化,以及地方特色。俗諺云「一方水土,養一方人」,這就是人類為求生存,因地制宜而發展出的生存模式,進而形塑在地人的價值觀及人生觀。因此,欲深入瞭解一地的文化脈絡,須從認識土地開始;認識土地即能體會在地文化,進而瞭解並見證歷史的軌跡。

我對千塘之鄉–桃園的認識,原本僅止於地理名詞,如國際機場,以及地方小吃豆干一類。但經有系統的研習課程(土地—人文—文化–歷史)後,深入體會人與土地的密切關係,不僅是有土斯有財此等經濟面向,而是文化與歷史的根基。舉例而言,桃園因其屬台地地形,河川短流量急且水量不穩,為能引水灌溉而利用紅土粘性大之特點興建陂塘蓄水,擴大了稻米的種植面積,並提高產量,因而桃園有了千塘之鄉的稱號。另外,大漢溪原有水利之便,小船可直達大溪,商業鼎盛而造就一時的繁華,然而石門水庫興建,以及水量減少之後,大漢溪的水運没落,連帶使得大溪的重要性不再。現僅存大溪老街上的牌坊,以及殘柱斷瓦可供後人憑弔。

以大溪為例檢視全台現況,即使保護古蹟之現代公民意識抬頭,然而已毀損的歷史遺跡已不復見,而商業及政治利益的現實考量亦無法使古蹟以原有之樣貌繼續存在。諸如大溪大慶洞的牆面現代彩繪,以及老街舉目所見的塑膠玩具等,皆是「利益」二字對臺灣老街的集體凌虐。即便當地已有社區營造之概念及實踐,但仍無法抵擋利益大軍無孔不入的侵襲。回想曾走過的九份、深坑、汶水等老街,其命運一如大溪般,竟無法回想並細細分辨各自的特色為何?這究竟是老街之過,亦是時代變遷使然?

曾造訪日本白川的合掌村,以及妻籠馬籠驛站等地,其房屋樣式及街景仍維持四百年前的樣貌,即便間或有販賣冰淇淋及米菓等小物之店,但仍保有其各地一貫之特色,亦為外地所無法複製。反觀臺灣,幾經政治更迭(荷--明--清--日--國民政府--地方自治--?),統治權與發言權的變異,讓毀滅前朝之建設成為其取得政權之首要任務,而競相模仿其他地方特色以為招徠顧客之手法亦如出一轍。因此得以倖存之地方文化及歷史古蹟愈見其彌足珍貴,,然在經濟利益的考量下這些古蹟又能以其原有之姿保存多久?想想不禁令人感慨萬千。

現行教育系統的教學內容與地方學的聯繫不僅極為不足,甚至可說呈現斷裂的狀態。然而,透過對土地的認識與瞭解,即能讓人與土地產生共鳴,而吶喊與抗議僅是手段而非目的。長遠的文化保存與現實利益衝突,即如爭一時或爭千秋之辯--若無一時哪得千秋?但若無千秋之考量,一時的利益亦僅是蕓花一現。因此,地方學應深植廣播於校園,從瞭解腳下的土地開始,與土地進行思辯與反省的對話,人文與歷史方不致於在資本主義浪潮中滅頂。

本篇發表於 策略聯盟。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