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年高中職教師產業世界與生涯輔導」研習心得–(新港藝術高中 蕭雅文)

「103年高中職教師產業世界與生涯輔導暑期研習」
好景君須記--訪台灣文學資料館、無米樂社區、明道大學中文系
國立新港藝術高中 蕭雅文

 

 

二零一四年的八月二十六、二十七日,秋陽正烈,文旦正好採收,從樹梢垂下來的水滴狀的藏蜜的果實,在麻豆鄉間的每家院子裡,堆成了一座座由綠黃色向金色漸變的小山,一年好景莫過如此。使得這一切如此發生著的,除了時節的惠賜,必然還有人心的澆灌與看顧,但是小道上並未看見任何一個人,此地的一切都靜謐著,愜意了,但又感覺這一幕莊嚴盛大,生生不息。
就像是一種預告一樣,安靜的小小的一隅,那裏有了不起的人與故事。
這次學科中心帶我們專往人聲寂寥處去。第一站是台南麻豆,在張良澤教授手中成立起來的真理大學台灣文學資料館,以一二人之力,二十五年來在日本與台灣各地收藏了台灣文學家手稿、珍貴的文學雜誌刊物、題詞、圖片、手抄本,在時間上橫跨戰前到戰後的台灣,保存整理之用心,真正是台灣文化研究中心的寶地,任何一個對文化、對文學有熱情的人都無法不站在其中瞠目結舌,肅然起敬的面對這個將時光重現的台灣文學資料館。而主持者張良澤教授的慷慨與幽默,將其對土地與人間的誠懇深戀娓娓道來,從回憶一個二十歲的中文人立志「成就一部台灣文學史」,卻遍尋不著資料的窘境,到赴日與美日學者爭搶資料,迄今從未停止。因為戰爭時除了仇恨與傷害還有更多動人的故事,這片土地還有許多值得癡狂留戀,人生一定還有希望並值得等待——從收藏品中可以看出是甚麼力量在支持著老先生。如今七十五歲的他舉起中指,微笑著說要把抄書稿而彎了的中指永遠留在人間,他還要後生子弟們看看魚塭翻土時白鷺鷥的翩翩飛舞,看看春天冒出柏油路的小小嫩芽擁有何其美麗的力量,看長腳鳥在海面上如翻捲的烏雲,氣勢磅礡的如音波交響,驟然聚散!「文學離不開生活,生活離不開土地」張良澤教授微笑著說。
台灣文學資料館深藏在這樣一個草長鶯飛的地方,頗覺不可思議,它實在是有喧嘩的本錢,然而它的成立者從噤聲的年代走來,早已厚實內斂,風骨高爽,這裡沒有衰敗枯亡的氣息,只要能來肯來,愛書的人會走不開,愛文化的人會大讚台灣精神於是乎在,教國文的人會對學生說:這是一個及一群文人以對土地的熱愛所打造的一把時空鑰匙,何其幸運,它對所有未能參與或被迫遺忘的人們開放。
台南作為一個文化之都,既有張教授這樣勇於大夢的文人學者,也有默默堅持傳統工法如菁寮的無米樂社區。第二站來到菁寮(現在的墨林),一個傳奇的所在,這嫁妝老街曾經是對新人的祝福,現在則是「生活博物館」;這名字取得真好,人們仍然生活在這裡,並不特別標榜著「古早味」,他們專注了一輩子把這份工藝做到極致做到老,如許正義先生的鵝毛手工耳耙、廖李雪女士的鉛桶、煌明伯手工彈的棉被、崑濱伯牛耕的冠軍米,還有喜氣洋洋的遠東花布。走在灰石街道上,屋舍整潔,檜木作樑,望族的好宅第保持舊模樣,南風帶來夕陽的光,在藍染垂掩的窗櫺前,老先生老太太們說起菁寮的過去與現在,有無比的自豪感,黃永全先生推動再生營造讓農村老人對明天充滿了期待。在荷蘭井湧泉民宿,我們的晚餐是割稻飯,原是感念幫忙割稻的庄人的辛苦,而這一大碗公一樣是黃永全先生的愛鄉愛土之情,在地的農產,在地的母親們來料理。
阿盛的<火車與稻田>說一個離開鄉村嚮往都市的老農之子,多年後主人翁帶著自己的妻和小孩回來,孩子玩泥巴、拔草,妻子直喊髒,而他莫名氣憤又茫然。那一年,我問學生家裡務農的有多少?很久以後,你還回來嗎?田地呢?我的一個女學生在回答問題的時候,被她自己遲疑的回答嚇住了:「賣掉吧?」突然間她臉上變得很惶然,所有學生都愣住了,隱隱約約地他們心知肚明,為之惆悵。文學告訴青春的生命,人生也有絕對無可奈何之事,但是黃永全先生這些努力為傳統產業和地方帶來新希望的人們,都告訴我們事在人為;我們看見一批又一批的青年學子來到菁寮加入這裡的故事,菁寮的國小學生種植的有機好米正往全國販售,都證明了可敬的人心能帶來奇蹟式的逆轉力量。
第三站來到彰化埤頭明道大學,這裡離繁華很遠,但離文壇最近,莊園式的沙龍式的文學氣息,是作家蕭蕭、書法家陳維德等先生們以人文素養來孕育的成果。這裡的學生體會茶道的一期一會、書道的肉身行草,在追風詩牆下人與詩皆成了美麗的風景,一年一度的濁水溪詩歌節更讓中部高中生優游於吟誦古韻新聲。明道大學作為文學流域的起點,恬靜有序的灌溉了廣袤沃土,對教育有深摯熱忱的系上老師們學有專精,在教材教法上富有創意,尤其善於讓各種生命經驗的學生深入品味生活,在實務上也如琢如磨。卡夫卡說,橋已經被建立起來了,除非毀於劇變,否則已連接兩端。能引起文學興趣的教育也是橋一樣的存在,底下是陰森慘白的激浪,使得離開孤島成為巨大的風險,但是橋的搭建得以讓橫渡者居高臨下,以一種悠然的姿態、欣賞的目光來走向下一座或大或小的境界之島,或許橋的搭建說不清是誰先開始了,但我們總會銘記這被搭建起來的寧靜又堅實的力量,是一些溫柔敦厚的心腸以一雙手一雙腳,風裡來浪裡去,於是此岸與彼岸再不相隔。
最後,感謝國文學科中心與文教資源中心的費心安排,及旅途上來自全國各地妙語如珠、見解精闢的老師們,這一切都是如此美妙。我想此行給予的使命感是一種甜蜜的負荷,又時刻鼓舞著有志者不懈的奮鬥,而纍纍的水滴狀的碩果也將會持續地在往後到訪者的手中結成,幸甚。

本篇發表於 學科中心相關活動, 青年署活動。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