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年高中職教師產業世界與生涯輔導」研習心得–一方有故事的老台北──城南的紀州庵(板橋高中 吳珮瑜)

一方有故事的老台北──城南的紀州庵
板橋高中  吳珮瑜

 

五月十五日星期四,早上的台北,熱情的陽光照耀在大同街上,稱之為文學森林的紀州庵,在金黃色的光影下,更顯露出它的沉著內斂。
一早,紀州庵內開始了文學的路程。首先,一群高中國文教師,沐浴在張曼娟老師的婉轉細語中,娓娓道出身為一名老師,需要擁有的「熱情」!曼娟老師,款款訴出三十年來的教職生涯改變,由曾被認定為下等人(寫作者),一直走向中等人(教書者),到慢慢成為上等人(研究者)的過程。一場兩小時的演講,曼娟老師盡是熱情洋溢,說明人生的轉捩點,並且創辦小學堂的過程,一種自我轉型的產業,讓在座的高中國文老師們,得以思索著,自己目前教書的「熱情」是否尚在!此外,曼娟老師也如溫柔敦厚的中文人,一直保持著謙虛態度,一直戲稱自己是下等人,只愛寫作!但是,也正是因為她的堅持,才能在當今文壇中,看到一顆閃爍的星星!
陽光慢慢置於屋頂,紀州庵裡的講堂慢慢的隨著蒸騰的熱氣,由內斂走向熱情。紀州庵能用全新姿態站出來,全得力於封德屏女士的努力。封女士利用兩個小時的時光,鏗鏘有力的道出自己的堅持,從主持《文訊》,到經營「紀州庵」,都可以看出她堅韌的女性力量。當年《文訊》面臨危機時刻,差點如早已消失在雜誌界的《歷史月刊》成為絕響,封女士義無反顧地一肩扛起《文訊》的存亡大任,努力找尋資源,並且設計轉型,讓我們有重新看見一個產業的活絡。其中《文訊》的「銀光副刊」,更是一大創舉,僅限於六十五歲以上的作家,方可用手寫稿投稿。這一絲溫柔貼心的考慮,讓老作家們不因電腦科技的發達,而匿跡在文壇中。而封女士也用經營《文訊》的心,轉移到紀州庵!以強烈的企圖心,使紀州庵至目前為止,慢慢走向文學森林的路途!
陽光漸漸隱沒,大雨滂沱降下,嘩啦啦的雨聲中,師大附中的退休老師,以她專業的導覽,一一道盡紀州庵的故事,從紀州庵的發跡,一路談到老台北的過去,汀州路上的萬新鐵路、廈門街前的余光中、離屋裡的王文興……在她短短的半小時導覽下,老台北的印象漸漸清晰!紀州庵旁的新店溪,彷彿又揚起酒旗,穿梭在紀州庵裡的日本饕客,早已東倒西歪,但仍不免要舉杯一飲而盡。而連接紀州庵的提岸口,上氣不接下氣的人力車伕,熙熙攘攘的拉來絡繹不絕的客人……
會後,一人邂逅在意料之外的大雨中。憶起18歲來台北讀書,台北,是小時候的夢想之地,那時的我,應當受到林強歌的影響:「人講舍咪好康攏底那!」今日,踏上日治時期,有城南之稱的:同安街,彎彎曲曲的一條時光隧道,彷彿又聽見,空洞空洞的記憶中那條鐵軌……彷彿又望見,喃喃自語的負氣離家的父親……大雨滂沱中的城南,雨聲暢所欲言的說著,曾發生在這塊土地上的故事:紀州庵……廈門街……汀州路……余光中……王文興……一方有故事的老台北!

本篇發表於 學科中心相關活動, 青年署活動。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103年高中職教師產業世界與生涯輔導」研習心得–一方有故事的老台北──城南的紀州庵(板橋高中 吳珮瑜) 有 1 則回應

  1. 蘇秋文 說道:

    謝謝老師的紀錄分享,
    希望有機會上台北時也去參觀紀州庵。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