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一女中地球科學討論區 Earth Science Discussion Board RSS
[環境議題精華區] [發表新主題] [找其它資料]

Fw: 重建人與河的新倫理 發表人:duck

2004.08.26 中國時報
邱文彥

水能載舟,也能覆舟。這個道理在颱風帶來災難的時刻,特別明顯。

過去,台灣的「水政」充滿了矛盾。雖然台灣年平均雨量二千五百公釐,但河川水量豐枯不均,復山高坡陡,河川短促,理論上應該盡可能維護山林和綠地,減少開發面積和地表逕流,緩和河水流速和增加下滲涵養;但包括蘭嶼、綠島與無數偏遠山村,卻普遍採取「三面光」的河川整治方式,不但讓溪流生物難以棲身繁衍,也流光了六成以上的降雨量;另方面卻促使暴雨洪流短時間內集中,造成嚴重災害。

水和河,在傳統觀念裡是屏障、是藩籬,也是行政權責的終界。例如,台灣絕大部分的縣市,仍然是以河川為界;沿河每個縣市的開發破壞、汙水排放和廢物傾棄,全成了「三不管」事務,河川從上、中、下游,各有不同權責單位;堤內、堤外,水利和地方機關各具利基,有時互別苗頭或有事爭功諉過。位於台北都會區華江橋至福和橋間的「野雁公園」最為諷刺,河川中心界線以東台北市部分列為保護區,但如果雁鴨水鳥游過中心線西進台北縣,就不受保護了。

美國對於重要河川,特別制定了「景觀河川保護法」,公共水域和溼地必須依循「零損失」政策,即使要開發,除須申請嚴格審核的開發許可外,還得依據溼地價值創造若干倍的人工溼地以彌補大自然損失。相較於國外,台灣很少的河川是被視為一項珍貴「資源」,獲得適當地尊重與保護。如果持續這種未能以「流域生態系統」和「環境管理整合性」的角度去規畫和調整行政區界,由於權責不清,「俟河之清」如緣木求魚,也徒增各縣市推託諉過更多的藉口。

我們對待河川,恐怕還十分僵硬及自大。從南到北,河川成了政治人物宰割操弄、創造政績的道具或新寵。不該和不須建堤防的河川,被過度裝飾和人工化了;從都市到鄉野,河川千篇一律地包覆在整齊的水泥中,醜陋高聳的堤防阻斷了生物飲水、活動的路徑,也讓無數老農村婦汲水困難、險象環生。當年宜蘭冬山河成功的模式,被抄襲仿製、浮濫複製到無以復加的地步。

儘管淡水河兩岸的淡水和八里水岸開發被稱譽有加,但導引的活動是否恰當,仍不無疑問。車馬喧鬧的榮景,果真是移居當地文人雅士企盼的淨土與願景嗎?當地人期望的,無非是寧適安逸的高檔水岸環境。以八里騎警而言,與當地背景關係如何?沿河無限蔓延的腳踏車道和高灘地動輒湧進萬人的公園開發,真的尊重了河川生態嗎?十三行博物館附近溼地和水岸,還要拷貝一樣開發模式嗎?新店溪中和、永和兩市交界附近刻意將堤防外移,最近將河川新生地變更住宅區,難道不是典型的「與河爭地」,置沿河居民安危不顧?好好想想,台灣很多水岸的開發早過了頭,純粹以滿足人類、「以人為本位」的邏輯出發,缺乏與河川共生、「以生態為中心」的觀念。

河川可以說是「都市之寶」,河川的潔淨和其功能價值的重視,也代表著一個國家或都市文明的高下。眾所皆知,法國的塞納河、英國的泰晤士河和美國費城的史庫奇爾河,景致優美、親水性佳,都是都會藝文和生命之河的著名實例。這些沒有高聳堤防的景觀河道,不但與每一位市民的生活密不可分,也吸引了成千上萬、流連忘返的外國遊客。美國奧克蘭市和舊金山市曾為回復河岸景觀,發揮極大魄力將水岸高架道路拆除,並大力推動民眾參與的「河川復興運動」,讓所有市民共同描繪與河共生的新願景。

印度古都娃拉納西沿河建屋,可拾階梯親河,但房子下半不開窗,連堤防都不建,充分詮釋了古文明尊重河川的深沉智慧。然而,「束水」幾十年來卻在台灣大行其道。姑且不談偏遠鄉鎮,台北市的磺溪整治就毀了沿河自然風貌,隔絕河景的堤防,既無法完全阻斷洪水,反而成為嘲諷惡例;新店溪沿岸及附近環河南路、八新快速道路和特二號已有高架道路,台北縣側仍念茲在茲要沿河闢建十幾二十公尺高架道路,阻絕人們親水動線。兩相對比,我們實在還很「落後」。

在風雨之後,在水淹了社區之後,台灣應該建立新的法制,盡可能優先保存景觀自然的河川溪流與具有重要意義之水岸;將河川視為珍貴資源和活的生命體,從今而後避免大興土木、闢路建堤、阻斷親水;我們更應該學著了解河川特性,以及與當地文史及生活之價值,著手從生態系和新文明的角度,放棄與河爭地的想法,逐步回復河川自然容顏與無限生機,讓人與河共生共榮。

(作者為中山大學水資源研究中心法政組組長)

發表時間:2004-08-26 14:58:20(10.0.4.35-3223) 回應:3 篇 人氣:3,261 人次

回應 1 回應人:duck 回應時間:2004-08-26 15:05:35(10.0.4.35-3227)

破堤施工加上無處滯洪
陳賜賢/台灣省水利技師公會名譽理事長

中度颱風艾利侵襲台灣,這是自敏督利颱風後再次對北台灣的防災考驗,很不幸造成台北縣三重等地淹水,從災情研判係大台北防洪系統,因局部缺口使得外水(淡水河)長驅直入所致;因此可想像數千億之大台北防洪系統工程只要有任一點突破或疏忽,瞬間將立即造成生命或財產重大損失。由此觀之,都市防洪工程其困難度之高與無法全面掌握之變數甚大。

試想利用高聳混凝土防洪牆(二百年頻率)將穿越大台北之河流,如:大漢溪、新店溪、景美溪、基隆河隔離於外,使河川水流不致溢入市區,同時將平時市區內雨水(或稱內水)排水道之閘門關閉再利用抽水機抽內水排到河川外,是故,防洪工程欲竟其功,必須有完整之堤防、緊密之水門與正常運轉之抽水站,缺一不可。依據相關資料統計:大台北地區堤防總長度超過五十公里,主要水門約一百座,而抽水站更達一百二十站,雖如此,然隨著都市開發大小河川溝渠化、都市不透水面積增加,洪水集中加快及流量增大,在納莉颱風後使得政府再度投入數百億防洪工程經費,辦理基隆河員山子分洪計畫。總而言之,為保護數百萬人生命財產及全國主要財經中心,不得不投入龐大經費,雖如此,有關當局必須同時思考未來短期、中期、長期水資源政策,以免災害重複。

一、短期政策包括;貫徹及落實防汛期前必須依法(水利建造物安全檢查辦法)全面體檢所有水利建造物,特別是與堤防臨時共構工程。例如,捷運工程穿越中央管河川堤防底部,又如跨越河川之橋樑工程、與堤防共構之環河快速道路、及電塔工程或其他穿越堤岸之排水工程等,必須採取所謂「破堤」施工,在施工中、完工後,往往忽略防洪工程之系統性與完整性之需求,任意鑿穿草率施工形成新舊堤防交接弱面,一旦洪峰來臨往往經不起沖刷發生湧水,當水挾帶出的砂粒增多,湧水量也隨著加大,湧水量增大挾帶出砂粒也就更多,將附近堤基下砂層淘空,使更多的水湧入堤內,這次三重淹水可能就是捷運「破堤」施工不慎所造成的類似情形。嚴重的話,還會導致堤身驟然下陷,甚至釀成「潰堤」的災害。

二、中期政策包括;提升水利工程操作人員素質及落實養成教育訓練,以抽水站為例,抽水機之操作儀器面板大都皆為電腦控制並且必須具備水利相關知識,如果不熟悉此操作流程或無法判斷,很容易單一按鈕錯誤即造成抽水機當機或釀成重大災害。據了解,部份地方政府為落實擴大就業方案,常常派遣臨時人員為抽水站操作人員,其後果可想而知。

三、長期政策包括:洪氾區等國土政策管理與實施部分地區洪水平原管制及防洪抽水站管理維護等長期預算編列;訂定國土五年或十年計畫。就目前而言,水利單位長期以來未參與都市計畫,導致台灣之防洪政策因土地高漲,大部份走向圍堵方式,一方面加高堤防,另一方面礙於選舉或政治因素逐步解放洪水平原管制(如台北縣五股坑溪、台北市社子島等),管理政策互相矛盾,究竟是「堤防加高導致河水上升?」還是「河水上升再加高堤防?」由近年來建設公司廣告「水岸建築景觀」、「汐止不再淹水」等文宣,而在河川兩岸高密度開發,即可得到答案。

回顧過去幾年水患研判,大台北地區必須有「洪氾區」存在,例如賀伯颱風之板橋地區、溫妮颱風之台北市東湖區、象神颱風之台北縣汐止地區、納莉颱風之台北市東區與台北縣汐止地區,以及今年艾利颱風台北縣之三重地區,隱約可見大台北防洪除了堅強之水利防禦系統外也必須有適當滯洪區(包括雨水貯存利用),否則防禦系統之最弱點將失敗。同時以一百二十個抽水站數千台抽水機,如同汽車一般必須定期維護保養,其財政恐非地方政府所能負擔,必須有長期財政準備,現階段政府花六千多億購軍火,不見得每年派上用場;但是還沒打仗前台灣國土已經成為淹水淪陷區,而且正在淪陷(地層下陷),另外每年發生水患、土石流的機率也比發生戰爭機率高。以目前國家財政窘態,令人擔憂先前已投入數千億防洪經費未來是否還能正常運轉。

【2004/08/26 聯合報】

回應 2 回應人:duck 回應時間:2004-08-26 15:08:14(10.0.4.35-3228)

當都會區 被土石流包圍…
【記者鄭朝陽/報導】

艾利颱風又帶來驚人的雨量,台北市近郊的內湖、北投、文山地區山坡地都傳出崩塌意外,滾滾泥流看了令人驚心動魄,深怕下一次演變成可怕的土石流災害,對住在山坡地的住戶來說,平日令人欣羨的豪華坡地別墅,風雨來時卻令人提心吊膽。

台北市工務局長陳威仁認為,颱風帶來的豪雨量一次比一次驚人,這和氣候異常有關,對防災工作來說,考驗更為嚴厲,除了警惕民眾勿過度開發之外,挑選安全的居住地點更是不可忽視的人生重要抉擇。

陳威仁說,由於降雨量變化大,傳統的工程思考也不得不隨之調整,目前台北市山區除了加強邊坡穩定、人為濫墾取締之外,還設法遷走危險聚落及增設導水設施,防止進一步釀成土石流災害。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發布台北市有49條土石流危險溪流,對人口稠密的台北市是一大威脅,圍繞台北市的北投、士林、南港、內湖和文山區都有土石流潛在危險地區,不過,北市府建設局認為,在人為的防災措施逐步到位後,只要控制坡地不產生嚴重崩塌,土石流就能控制不發生。

在納莉颱風過後,台北市建設局就投入10億元在治山防洪工程上,這些投資包括防災調整池、沈沙池和坡面植生綠化等穩定工程,目的就在防止豪雨沖刷,造成坡面崩塌所引起的土石流。

建設局副局長鍾弘遠說,這次艾利颱風過境帶來豪雨,雨量超過300毫米,已符合引發土石流的第一要件,其次是坡度7~15度的山坡地若遭豪雨沖刷造成崩塌,就提供土石流的「料源」,所幸「三缺一」,雨量、坡度都符合土石流條件,唯獨料源不足,絕大多數山坡地的坡面都沒有崩塌問題,使土石流沒有累積、爆發的機會。

鍾弘遠強調,都會型土石流造成的傷害遠比鄉村型土石流要大,因此,對於有潛在危險的溪流,山溝、河谷是否有陳年堆積的崩積土石或採礦物堆積,都必須調查清楚,一旦降下豪雨,這些堆積物吸水達到超飽和,若加上坡地崩塌土石,就能引發土石流,這也是該局長年調查山溝河谷地質,並針對必要地點施做沈沙池的主因。

鍾弘遠也不諱言,早年畫定的山坡地住宅區不代表都沒有土石流的潛在危險,目前該局正調查每一條危險溪流的土石流風險度、影響的人口範圍和土石運動槽道走向等,讓建築業和民眾都能預做防災準備。

【2004/08/26 民生報】

回應 3 回應人:GIDIN 回應時間:2004-08-26 22:17:47(220.135.100.17-3233)

山本來就會崩毀
水本來就會氾濫
土石流也是"自然"現象
不該把土石流視為災害
想在這些土地上施予人工設施
當然不該期望土石流不會發生
而是應該可以想見土石流必然會發生
原本如果沒有都市
其中的河流可以用一定的速度沉積
彌補地層下陷
人工化的都市 已經失去這樣的機制
堤防內的土地 年年下降
河道是年年升高
早知道就該讓河流自動氾濫
流經台北市就好了
可以多一點沉積
就不會下陷了
當然 這樣是不行的
堤防 是無可避免的都市產物

回應 4 回應人:duck 回應時間:2004-10-08 03:18:15(210.66.235.141-3616)

製作什麼啊?

回應 5 回應人:愛的鼓勵123 回應時間:2004-10-08 03:22:37(218.184.144.40-3618)

是阿XD

本篇討論主題不再接受回應

[環境議題精華區] [回本頁首] [找其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