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南文學與藝術巡禮研習側記「臺灣文學的新樂園——側記楊建老師演講」

 

時間:2012.07.13
地點:新化楊逵文學紀念館
紀錄:家齊女中  陳育萱老師
攝影:李銘真小姐

精神矍鑠,言談有力的楊建老師,實難相信已高齡七十七歲。提及不久前的美國行,娓娓道來:「父親楊逵也是七十七歲才至美國愛荷華寫作班。」言語之中,不無因為人生偶然巧合而停頓、默思。在楊逵紀念館談父親,楊建老師率先說明了目前尚無定案的東海花園處置方式,楊逵於〈我有一塊磚〉一文提及文化村概念,於歷史意義和地理位置上似乎均能肩負此任的東海花園,不意被規劃為殯葬特區,幾經來回協調奔波,原定拆除的楊逵葉陶墳地現下暫能免於拆除,台中市政府讓步之姿暫且至此,後續則決議楊逵文學館另行擇地整建。預計民國103年開幕的台中文學館,理應涵蓋六千坪東海花園為楊逵紀念花園,墓園改建為楊逵步道,成串立意美好的遠景,一時間空懸不表,楊建老師口中直道,將與楊翠老師(台中文學館籌備委員之一)繼續努力,然而未能說出口的遺憾,無論是希望及時將楊逵作品及活動地再次整合,以便匯入台灣文學洪流;抑或心存對父親無限思念,以致施作著宛如耕地般的苦勞籌畫活動,而毋有任何置怨之詞,楊建老師語氣和緩地說了:「楊逵不只是我楊建的父親,而是世界級的人物。」是了,正因如此,我們才得以知曉以為人子女的楊建老師口中透露出,益發立體可親的楊逵形象。

1936年時,楊逵主辦台灣新文學雜誌遭查封,身體亦因肺結核惡化吐血,又因賒欠米店二十元,久催未還被告上法院,當時賴和先生建議可種花種菜,以強健體魄。聽了賴和先生建議,1937年,楊逵幸經得總督府日本警察入田村彥慨助一百元,債務結清,遂租地開始耕種,最初命名為首陽花園(取意伯夷、叔齊典故,寧餓死首陽山亦不食外來者的米飯),位於現今五權路與大雅路交叉口,「就是東興市場!」楊建老師補充道。未料,善心協助楊逵的入田村彥,被日本當局視為左傾偏激,撤職遣回日本。最終,入田村彥並未回到日本當地,他選擇於隔年自殺,唯留遺書二封,一封予楊逵,一封予葉陶,囑託葉陶代為處理後事,並希望將骨灰灑於首陽花園,但葉陶不忍遵照,時至1998年,方尋得入田村彥家屬,由其姐之女領回骨灰。

 


說畢這樣一段生死至交的往事,楊建老師復提起楊逵的語文能力,這樣一位重量級的作家,其誕生之路最初全賴翻譯自修,補充精神糧食,譬如將《阿Q正傳》翻譯為日文便是一例。爾後綠島牢獄生活,這場悲劇卻讓楊逵將漢語學通了,〈春光關不住〉便為綠島時期之重要作品,當時已入獄八年,但楊逵心中仍懷希望,將春光視為能源之所在,能四處照耀人間。
「我的父親在綠島思想改造當中,依舊沒被改造。」楊建老師說,「被關是因染紅,也就是當局認定的思想有問題。」主張人道社會主義的楊逵,在台灣歷史通過白色恐怖事件後,幾經波折總算被釋放了。楊建老師提及自己曾至綠島探望父親,在那兒也負責種菜,新生營的十五日,父親帶著自己到海上遊泳,比賽抓魚,爬山,或者尋找自然洞穴攀岩。堅持不離開土地的楊逵,即便在綠島身遭牢獄之苦亦然。「昔日首陽沒把我餓死,反而治好我的肺病」,轉述父親這番話,楊建老師言談之中隱隱有著對台灣文學貢獻卓著的父親那層驕傲及敬佩。而今楊逵的孩子輩,1998年大哥楊資崩辭世,84歲的大姐居台東,大妹自小學退休,小妹則與楊建老師同在台中,每週一次國畫學習。
理應安享晚年的歲數,楊建老師卻耗神開了車,親至楊逵紀念館,慎重其事地進行一場會談,會中慷慨講述聆聽者欲深入了解的起末。雖演講結束後老師略見疲憊,可雙眼依舊洞然,想必是那條尚未止息的文學之路——父親楊逵念茲在茲的新樂園,歷歷依在前方,成為一個必然也應然達成的文學地景罷!

本篇發表於 學科中心相關活動, 策略聯盟 並標籤為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