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南文學與藝術巡禮研習側記「烏山頭水庫巡禮 八田與一紀念園區巡禮」

 

時間:2012.07.11
地點:烏山頭水庫
紀錄:師大附中  林麗雲老師
攝影:李銘真小姐 

 

我從小生長在嘉南平原,享受嘉南大圳灌溉農田帶來的富庶生活,但是「八田與一」這個名字居然是幾年前才有所耳聞,才知道他號稱「嘉南大圳之父」,他興建了烏山頭水庫。

7月11日在南藝大品味多樣化可口的午餐之後,帶著一份虔誠感念之情踏上烏山頭水庫之旅。一個退休而熱情不減的廖老師在車上不停地說烏山頭水庫的範圍何等遼闊,何處是烤肉區,何處有親水區,在聽聞之時轉眼已來到紀念園區簡介之處。廖老師以清亮的嗓音,熱烈的情緒開講,昔日嘉南平原為看天田,人民收入少,生活困苦,八田與一來到台灣,興建亞洲第一大全世界、第三大的水庫,使嘉南平原成為台灣大一大米倉。

令人印象最深刻的是,廖老師談到其中細節,起初日本不願意耗費大量人力物力興建水庫,八田以「工業日本」、「農業台灣」,台灣可以糧食資助日本,說服當局,因此在1920年開始興建烏山頭水庫。又提到興建期間日本發生關東大地震,損失慘重,政府準備收回資金,不繼續興建,裁員時,八田先裁日本人,因日本人多為工程師,找工作較無問題,可見八田之體恤台灣人。因工程時期長久,工程師、工人多達兩千多人,因此八田與一在山上興建二千戶住家,設置學校、醫院、市場、網球場與娛樂設施,常常舉辦電影欣賞會,其人道考量與觀念之先進,實令人佩服。經過十年的功夫,終於在1930年後完成。

1942年太平洋戰爭爆發,八田與一奉命前往南洋,搭乘「大洋丸」前往菲律賓途中被美軍潛艇擊沉。屍體漂回山口市,火化後的骨灰被帶回台灣,長眠於烏山頭水庫。1945年戰爭結束,日本投降,日人必須撤離台灣,八田與一的妻子外代樹眷戀埋骨台灣的丈夫,不願意離開最愛的台灣,因此選擇在9月1日__烏山頭水庫開工之日,跳入水庫自殺。廖老師對八田與一和妻子外代樹的愛情婚姻著墨甚多,他們兩人年歲相差十四歲,且外代樹系出名門閨秀,容貌秀麗,八田對妻子極為憐惜疼愛。

為了寬解妻子的思鄉情愁,八田種植了二十株櫻花,常與妻子攜手漫步於櫻花樹下。如今通往西拉雅大飯店的路上,可見櫻花樹幹大可一人環抱,綠葉蓊鬱蒼翠,似可想見當年兩人出入成雙的情景,而櫻花綻放之際,想必燦爛無比。八田夫妻已逝,不僅靈魂常與烏山頭水庫同在,更化為鮮麗的櫻花,帶給後人浪漫的柔情。

在炎熱燙人的陽光之下,我們跟著廖老師走訪當年員工的宿舍。據說超過半世紀的歲月已使原來的宿舍全然崩毀消失,僅存地基與當年的老樹、雜草,而如今可見好幾幢精緻優雅的日式房子,庭前有一灣池塘、鋪著碎石小路,碧綠的韓國草厚厚地鋪蓋著地面,潔淨清雅,尤其八田與一的家更是闊氣,間數比其他宿舍更多,解說板上書寫著捐贈者的名字,大多是日本人。走出宿舍區,外面就是網球場,聽說白日是網球場,夜晚就在此播放電影,供員工與家屬觀賞。

 

接著我們再度上車前往烏山頭水庫,廖先生不斷地為我們解說最困難的是甚麼問題,八田如何解決,外代樹又在哪裡跳水自殺。櫻花樹如今是情人約會之聖地,甚至可以讓失和的夫妻重拾昔日的恩愛。

我望著群山懷抱的烏山頭水庫清澈的流水,追憶大學時代第一次來到此地時,我完全不知道世上有八田與一這號人物。我居然不知道任何事物都有製造者或興建者,也不知要去探究是誰興建了烏山頭水庫,更不知要追思感恩。如今面對八田與一和外代樹,我感受到的是,他們把一生中最寶貴的青春與才華貢獻給台灣,因為他們認為台灣是家園。付出如此之多,所以愛也如此之多,如此深濃難以量測的愛,使外代樹決定永遠不離開烏山頭水庫、不離開台灣。我們身為台灣人,對台灣有如此深厚的愛嗎?

 

 

 

本篇發表於 學科中心相關活動, 策略聯盟 並標籤為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