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南文學與藝術巡禮研習側記「那些人,那些時代」

時間:2012.07.12
地點:真理大學麻豆校區台灣文學資料館
演講者:真理大學  張良澤教授
紀錄:三重高中  徐菁薇老師
攝影:李銘真小姐 

請學員們往前靠攏,我不喜歡使用麥克風。上大學生課時,我點名與發問都從最後一排開始,因此學生都知道上我的課時坐前面比較安全。我在日本教學25年,日本學生和台灣學生比起來比較乖。我上課時強調自由,不拘束。曾出版「45自述」書中記載我的生命歷程,續集將於90歲時書寫。

今天講收集文獻的小故事,我愛蒐集物品是受母親影響。因為家境窮困,母親將包菜的報紙攤開曬乾,乾了以後哪來閱讀,不懂的字就問小孩,她非常珍惜文字印刷。看完報紙,讓小孩拿來練習寫書法,寫完收藏好,集成一堆後,將寫過的報紙夾在中間,上下兩端放乾淨的報紙捆綁好,矇騙收破爛的以賣得好價錢。母親身教,孩子自然會學習這種習慣。日本俗諺「讓孩子看父親的背後」,就是指孩子因敬仰大人而學習他們的行為。我從小學就會蒐集用完的筆記本,目前仍常到處蒐集尋寶,從台灣至日本,再從日本回台灣,搬家時都要用貨櫃運送。女兒結婚時,我並沒有特別花錢買禮物,而是整理她從2歲時的手稿,每件物品都寫上日期收藏,成為珍貴的紀錄。

古老文獻中,只要有【台灣】兩字,我一定收購。曾到台北打工,為了賺取2萬元,使盡力氣而胸部血管斷裂,將機器扛至客戶處後就昏迷48小時,因身上證件是成功大學講師,榮總醫生認為是重要人物而換了5000CC的血,搶救回一條命,至今身上仍留有開刀的痕跡。在成大任教時期,因直言批評時政,調查局、警備總部常來調查,因而去日本。日本教育部給大學名額,可聘外國人擔任專任教師,筑波大學給我的薪水日幣60萬,只比校長低。我用這份薪水拼命買書,到日本各舊書店放名片撒重金,20年間花上億日幣,收集有任何與【台灣】相關的資料。

 

小時候會去溪邊釣魚讓媽媽加菜,觀察大人釣魚往往將釣魚竿甩很遠,認為對岸有較大的魚;而對岸的大人也將釣竿甩到這岸來。從小我就仔細觀察而思考著:岸邊應該就有魚吧! 拿一隻竿子在岸邊釣魚,果然釣到魚。由此我體會到人生的經歷也是如此:人們往往認為別人擁有的比較好,而不知珍惜自己所擁有的。人不要好高騖遠,周遭就有許多感人的故事與珍貴的文獻。民國47- 50年的聯合副刊,林海音主編時期,我以奔煬這筆名投稿,寫許多村莊中的人與事。

從小讀鄭成功,只知道他父親是鄭芝龍,是漢奸,不知道他的母親是日本人。覺得國民黨採用愚民教育,因此開始蒐集台灣史料。在成功大學開「現代文學欣賞與習作」卻被趕走。到日本,發現日本統治台灣50年,印製許多明信片稱「绘葉書」,從當中看到過去的台灣原住民的習俗,如砍人頭、刺青等。人類學者拍了許多照片,記錄原住民與漢人的生活印成明信片。我一張張慢慢蒐集而編成一本書出版。台灣的前衛出版社翻譯成中文出版,書名「FORMOSA原住民圖錄與寫真集」。NHK製作報導節目,就引用這些圖片。我總共蒐集幾萬張明信片,計畫編成10冊。

「灣生」指在台灣出生的日本人,因日本戰敗而被強迫遣送回國,這些人熱愛台灣。當他們知道有一位台灣人在日本大學教書,覺得非常光榮,紛紛介紹朋友與提供史料給我。我因此聽說有一位曾在霧社當醫生的日本人,他憑著回憶畫下在台灣的生活,並以小說寫當時生活至日本投降離開武界社為止的這段歷史。我找到這位醫生並經過他同意,將此書翻譯成中文,書名「由加利樹林裡」,此書出版後,一位原住民青年來找我,說書中的頭目畫像就是他祖父。因作者年邁不宜旅行,我找作者太太與女兒由加利從日本回到霧社。霧社青年以盛大摩托車陣來埔里歡迎,我也榮幸的與日本人搭乘吉普車回到他們故居。作者妻子認出那住宅就是以前新婚時所住的宿舍兼診療所。當時先生當醫生,她負責配藥。她要離開台灣時將棉被拆開做成小孩衣服,送給原住民當紀念,有年長的原住民還保存衣服,互相印證以前的記憶,大家都感動不已。

台灣的現代美術是日人引進,以前都是中式山水畫。日本統治者為改變台人成為皇民的氣質,從小學實施美術、音樂、體育的現代教育。每年舉辦「台灣美術展」由總督府聘請日本有名畫家擔任評審。評審完他趁機遊覽並沿途寫生,這些圖畫我蒐集出版印刷為「台灣素描」,他寫的日記出版為「台灣紀行」,編成兩本書。日據時代因美軍轟炸台灣,台北師範的女生部部長塩澤老師,帶300位學生由台北搬至南投縣的双冬,在山中較為安全可繼續上課。塩澤老師回日本後,憑著記憶,以他驚人的記憶力,畫下這時期女學生們的各種生活樣貌。我根據他的圖畫來對照双冬的地形,真的不差,實在厲害。我將這卷軸出版為「從台中双冬疏散學校到內地復員」一書。

30年來我蒐集西川滿的資料,100年9月自己花錢印製「西川滿先生年譜」,駱老師就有買。第一頁附的藏書票,至少值日幣1萬,超過書錢的價值,只限定500本! 西川滿的父親是日本東北人,因家境貧苦而來台灣發展,當時日人來台至少可以當公務員或警察。西川滿3歲來台,在台灣讀小學、中學。小學2年級時親手繪一本雜誌,青木老師微笑鼓勵,認為自己有天分而不斷畫圖。西川滿在台手造雜誌,我在台灣、日本、美國甚至歐洲都不斷蒐集。

我27歲至日本後認真蒐集、整理台灣史料。有這種決心,是受增田涉老師的影響。增田涉是魯迅唯一的外國學生,而我是增田涉唯一的外國學生。魯迅重視台灣文學,他很欣賞楊逵的「新聞配達夫」,將此文編至中國現代小說。增田涉老師鼓勵我蒐集、整理台灣史料。有這種珍貴的淵源關係,我覺得自己責任重大,有生之年一定要將有關台灣的資料一一編製成書,希望大家支持,多多買我編的書,將來一定會證明這些書是非常值得各位收藏的。

 資料量豐富的台灣文學資料館

本篇發表於 學科中心相關活動, 策略聯盟 並標籤為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