鳥的視界、人的想像-劉克襄老師「海岸濕地的未來想像」演講側記(下)

 

主講:作家  劉克襄老師
攝影、文字紀錄:國文學科中心 李銘真

 

黑面琵鷺在東亞

從1992年到現今,大眾對於黑面琵鷺保育的概念逐漸抬頭。而早期的生態旅遊從很簡單的賞鳥行程,現在也變成集合當地經濟的複合行程。目前所知,黑面琵鷺喜營巢於外海小島,繁殖地多圍繞在朝鮮半島四周,除了臺灣曾文溪口有其蹤跡外,在香港濕地公園以及福建等地都可見。要保護黑面琵鷺等候鳥,就要保護其棲息地。但濕地的保存不易,除了考量環境變遷因素以及環境汙染外,還得替這些鳥類保留食物來源。

 

蝦猴的啟示

我以蝦猴做為例子,在彰化大肚溪口一帶,政府成立了螻蛄蝦(蝦猴)繁殖保育區,蝦猴的繁衍與保育對於生態環境及鹿港的美食文化都有其意義。早期蝦猴都是傳統且破壞少的人工捕捉,且會經過篩選(小的、公的都不吃),現今則是用加壓灌水或是抽沙捕捉蝦猴,破壞土質、捕捉數量過多且不易再生。而食用蝦猴的方式也從早期的少量演變成多樣化的量產,過多無限制的捕捉方式、再加上工業區大量抽沙造陸,也嚴重改變潮間帶的生態環境。即使國光石化不來這塊濕地,蝦猴總是會有消失的一天。

 

西海岸鹽化土地的未來

今日,我們除了談論對於溼地的想像,也來談談對於稻田的想像。稻田其實也可以算是濕地的一種,擁有非常豐富的生態系。然而,臺灣西部許多地區因過度抽取地下水,導致地層下陷、海水倒灌,造成許多土地鹽化,再加上土地的不當使用(農藥、化學肥、過度耕種),使得這些土地沒有未來。

我在香港看到一篇有關稻作的耕作表,從中發現一些值得討論之處。水稻是屬於「間播稻」的一種,中間須經過「插秧」等工序,繁複且需要大量用水。而旱稻及鹹水稻則屬於「直播稻」,直接撒種子任其生長,其產量當然不如水稻。

臺灣平地的水稻耕種,約17、18世紀時由閩粵移入的漢人開始的,但在漢人移入前,住在赤崁附近的平埔人,便已有廣泛耕種旱稻的紀錄(可從《番社采風圖》的耕種圖得知)。

在超抽地下水的地區,或許種植旱稻、鹹水稻,可以不需要這麼多的農業用水,甚至對於高鐵沿線地層下陷的減緩有些用處。未來,我們的政府若能從旱稻與鹹水稻中進行研發及試種,或許可為這些鹽化土地找到未來的出路。

 

延伸閱讀:

1.黑面琵鷺保育學會http://www.bfsa.org.tw/tc/

2.鹿港蝦猴全紀錄http://www.gyes.chc.edu.tw/~edulis/index.html

3.從稻米感知的綠生活http://blog.chinatimes.com/aves/archive/2012/06/11/2198154.html

本篇發表於 策略聯盟。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