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戲劇滋養對花和潮的願望:2016年國文學科中心種子教師結業(東華大學須文蔚教授)

以戲劇滋養對花和潮的願望:2016年國文學科中心種子教師結業

—————————————

我們是什麼人,或我們為何被需要。
土地滋生他們有如海灣滋生漁夫,
或山坡滋生牧人;他們結子而成熟。
  
那種子附著我們,甚至我們的血
都能使他們復活;他們又成長起來,
抱著對花和潮的願望,溫和而愉快。

〈在戰爭時期 〉——十四行詩組
奧登 (W. H. Auden) 查良錚 譯

—————————————

奧登 (W. H. Auden)寫下〈在戰爭時期〉時,是第二次世界大戰讓人絕望的時刻,他在詩中說:「當奧地利滅亡,中國已被遺棄\當上海在燃燒,特魯埃失而復得」世界強權無視於世人的痛苦,但詩人相信縱使在絕望與孤寂中,生命永遠像一粒種子,生機蓬勃,死而復生,充滿願望,我特別喜歡他用了溫和而愉快。

溫和和愉快,向來不是中學老師常有的心情。

每個在教學現場的老師,總會感到孤寂與無助。教育體制的反覆改革,大環境的閱讀風氣低劣,升學怪獸依舊盤據台灣,我們可以謹守本分,協助學生畢業,懂得文學經典的意涵,具備基本的寫作能力,也就問心無愧。可是這五年來,超過兩百人次的種子教師,參加研習,今年更有接近六十位老師提出「戲劇與國文教學」的創新教案,為什麼老師們不怕累?沒有說「我的現場課都教不完」?沒有說「校長和家長只重視考試」?越來越多老師願意加入這個平台?

因為大夥相信教育本就是良心的事業,一個感動、一份溫暖、一個故事都有可能改變一個青年的一生。我們是一群志同道合國文老師,不畏種子教師培訓的艱難,一起討論,一起研習,一起寫教案,甚至一起創作,文學活潑潑的透過「國文學科中心」這個平台,傳播出奧登說的「溫和和愉快」。

今年的種子教師培訓以「戲劇與國文教學」為主題,特別請到許子漢教授來主持,他是秋野芒劇團的創辦人。在大學堅持現代戲劇教育的他,不是沒有失落與想要放棄過,但是在一次又一次的努力中,他在偏鄉的孩子身上,看見戲劇的力量與希望。秋野芒劇團四年來在花蓮與全省偏鄉為國小學童已演出近四十六場,累計演出里程約四千六百公里,但這段戲劇偏鄉之旅還要繼續走得更久、更遠!許伯有個「大夢」,他想要製作一系列,六個故事相連的兒童劇,同時在花蓮及全省偏鄉巡演,六個戲,六個演出團隊,一年一百二十場以上的演出,讓花蓮國小的學童從入學到畢業,每年都可以看到秋野芒帶著戲,旅行到他們的教室、禮堂或操場,說一個有趣的故事。

許子漢的身影也投射在很多高中老師身上,有非常多老師有志於戲劇創作與表演,但是多半有著同樣的曲折與無奈。

戲劇長期不在國文教學的系統中,我看過許多熱中戲劇的老師,無法帶動中學生研究劇本、創作劇本、讀劇,更別想正式演出舞台劇。最為無奈的是,戲劇卻是最受學子歡迎的文學課,在沒有指導下,中學課堂上文學作品改編的短劇,多半都是搞笑、嬉鬧與惡趣的演出,經典戲劇對現實的批判、理想的追求、人性的關注和靈魂的拷問,幾乎無緣接近台灣的青年。

在培訓課程前,在子漢老師帶領的讀書會與籌備會中,我們擬定了一個系列從戲劇史、古典戲曲、戲劇創作與改編、讀劇、排練與演出的課程,三天的活動,讓老師們辛苦地走完與體驗真實的演出任務。其中戲劇演出的題目,我們刻意限制在國文教材的文本中,同時提供一個改編的主題框架,讓現實故事的敘事中,承載、應用與轉化經典文本的意涵。例如:范進中舉與考試這個怪獸;蘭亭集序與酒後的心聲(同學會);《虬髯客傳》與愛情的迷惑等等。三天的培訓活動結束時,五組老師提出的劇本創作,老實說,不少反映了教學現場的艱辛,人生的體悟,都頗為動人。

 

歷經了半年的準備,教育現場的實驗,今天有將近六十位種子教師提出了教案,要競爭未來巡迴全台各校園,提供觀摩的機會。有老師從基礎的小說和戲劇敘事的框架入手,設計出整套的加深加廣課程,讓中學生成為說故事高手。有老師從戲劇的編寫角度入手,帶動孩子思考編劇與劇作家的基本思考有那些要點。有老師利用讀劇的形式,讓當代作家與蘇軾對話,滾動式的改編方式,兼顧了文字的深度,也容許孩子小小顛覆。有老師設計了廣播劇、MV、廣告編劇與舞台劇的系列課程,生動帶動孩子從實作中,領略戲劇的滋味。讓人莫名感動的是,課堂因此活起來了:原本娃娃音的女同學,可以演出老嫗得獎;原本聽到中國哲學就無言的高職生,竟然可以利用關鍵字的引導,把濠梁之辯寫成歌曲,製作成MV;原本就喜愛小說與戲劇的同學,更因為讀劇與表演的訓練,忘記了下課鐘響。

其實今天真是疲憊不堪,畢竟前兩天才舉辦了「第七屆文學傳播國際學術研討會」,但是聆聽老師們的創意,突圍而出的實踐力,心裡的激動與溫暖,打消了所有的倦意。離開會場時,還在忙著統計成績的麗明老師送我到門口,知道她也忙碌多日,還不得休息,其實我又不捨,又感謝。銘真、郁卿和李昀也一起忙了三天,還在收拾會場,讓人敬佩。

把無聊的教改口號與爭議放在一邊吧!台灣之所以沒有向下沈淪,是因為有一群革興教育的動力在現場,這一群懷抱夢想與希望的老師,其實才是維繫台灣教育品質最珍貴的力量。

謝謝這五年來,駱靜如、陳麗明、莊溎芬、陳嘉英、徐千惠、梁淑玲等幾位老師的陪伴與指導,讓我總能懷抱更大的教學熱忱。

本篇發表於 105年度種子教師培訓。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