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年種子教師培訓「戲劇與國文教學」研習心得:尋,得。(蘭陽女中 張銓傑)

尋,得。

戲劇與國文教學研習心得/張銓傑

「亞森羅蘋」小說裡有一個驚奇的片段,就是亞森羅蘋被逮的故事。他被死對頭的警探逮住關進監牢裡,他不言不語,瑟縮在牢房的陰暗處,警探每日在牢籠外逡巡,欲看愈覺得不對勁。終於有一天他忍不住把這個犯人揪出牢籠,端詳了一陣子,失聲叫道:這根本不是亞森羅蘋,你是誰?犯人委屈地說他是個小賊,卻被其他人誤認而陰錯陽差關進這裡。這警探簡直瘋狂了,不敢相信亞森羅蘋竟然憑空消失。不得已放了這無辜的囚犯,但又覺得哪裡不對勁?一路尾隨至街上,這自由的囚犯竟然回過頭來,回復了原來亞羅蘋的身形與容貌,用全然驕傲的口氣說:我其實就是亞森羅蘋。

孩提時的我看到這裡竟然要驚呼了起來,這真是我見識過最神奇的故事了:一個人竟然能在眾目睽睽下化身為另一個人,轉身再從另一個形貌變回原來的樣子。

把自己掏空,轉瞬又必須被填滿,這大稱得上是最精湛的演技吧。

角色扮演,可以讓我們體驗另一種生活的可能,或是生命的解決之道,我認為這是戲劇最迷人之處。是故我一聽到戲劇便顫抖不已。

這次的戲劇研習幾乎要令我發汗了。

許子漢老師對於世界戲劇各色各樣的講解讓人著迷;王友輝老師對於劇本創作的闡釋是針針見血;徐華謙老師的肢體聲音課我是見識過的,以往用在朗讀、戲劇教學上,造福了好多學生。須文蔚老師講白蛇,我不由楞楞想起《白水》,那些字句一旦出了嘴邊,不用表情、不用動作,就能轟隆隆的捲起千堆雪;一旦王安祈老師說起《牡丹亭》,那身段、唱腔,真是美得讓人肚子不停抽搐。

然而最最要命的,就是一群國文老師胼手胝足、絞盡腦汁地非要在三日內憑空生出一場戲。看著這一群老大不小的老師,放下身段、拋卻顏面,(甚或要忘記羞恥地)腦力激盪、折衝樽俎、委屈求和,要不是自己身在其中,我還真能享受這麼青春的一切。眼看我們小組老師在教室裡凝神專注,逐漸琢磨成玉,在一切動靜清謐彷彿慢動作的午後,我腦中油然想起金士傑在蘭陵說的那一句:「我們就這樣一起老去,好屌!」那真是好青春的療癒。

戲劇也教人謙卑。尤其是出自門下的學生也開始了戲臺紅塵,他們去我愈來愈遠,我也愈來愈見知自己的困乏。我曾向一位溫柔的前輩提起課堂間施用戲劇融入難解的困境,她一心深切地說,師生之間若默契未到,的確不適合然貿然引進入戲劇的手段。

我恍然大悟,是呀,戲劇不也是在經營關係嗎?戲臺與演員的關係、戲劇與觀眾的關係,也是老師與學生的關係,甚至是自己與自己的最初與最終呀。於是我又釐清了一段關係。

在劇場中,我們在自己的劇本裡療癒我們的悲傷,有時,我們或許也點亮了什麼其他的。記得往昔校園巡演中的一站,我們到竹北高中搬演一齣青少年劇本:《預約未來的幸福》。內容談到青春的苦悶、生活的困境、不被了解的徬徨等等。五年後,我在細雨微弱的自由廣場遇見一位電影系的大學生,閒聊下得知她是竹北高中校友,我提到那次演出,她瞪大了眼睛說,她那看過那齣戲。原來她當時也在台下,一個瘦零零的高中女生,她說當劇情演到我所扮演的「大俠」死去的時候,她哭了,好多人都哭了。我說:「我知道,因為我也哭了。」那時的夜空竟又恍惚地飄起了細雨。

香港導演賴恩慈說:「我依然相信戲劇是課室以外學習德智體群美的最佳平台。學做戲等如學做人,我依然用著。」我也有同樣的信仰。

把自己掏空,轉瞬又必須被填滿,一呼一吸之間,我們多麼單薄,又多麼美好。

本篇發表於 105年度種子教師培訓。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