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年種子教師培訓「一起看戲: 《校園記事簿:不道德教室》」導演手記(海山高中 張玲瑜)

一起看戲:
《校園記事簿:不道德教室》導演手記
海山高中 張玲瑜2016.01.29

「道德」的使命
我們這組被分配到的主題是:「誰會無事生非」,希望藉由戲劇的形式整理出一個關於道德的素材,來探討一下誰該是道德的化身?什麼又是道德的考驗?這樣的主題實在很有挑戰性。的確,仁義道德原本是想告訴世人什麼是對的,但是在現實生活中運作的時候,往往會遇到很多事情,使原本的仁義道德變了調,是道德的,被指為陳義過高、不切實際,或者是,所謂的道德化身,只是一個道德的切片,它的背後其實卑微得很,甚至齷齪不堪,而世人所謂的悖德,其實反而可能有他的突破性,甚至帶出了翻新的觀點。這個微妙的哲學命題,如何在二十分鐘當中被剖析得深刻又淺明流暢,實在不是一個輕鬆的任務。

「校園」的環境
當我們在思考這個主題要落實在什麼樣的故事上的時候,麗明老師指點我們往「校園」的方向思考,希望我們演出的是就在我們這些老師們真實生活中可能有的道德辯證。這是麗明老師第一個遠見,在我們製作這個演出的過程,我們證實了麗明老師的方向是對的,不只是因為演自己身邊的人事物比較好演,寫實劇也讓我們在故事中比較容易細膩檢視到自己的生活。

法海與妖孽
而白蛇傳故事的融入是一個偶然。原本我們想要談的雖然就是情感與道德規範的問題,像是「決戰春秋」裡,「子見南子」的那種,「情慾與道」之曖昩與真相的探究,但原本想要融入的素材,是桃花源等對「理想」(道德理想/情感理想)的追求,或是西廂記那種偷情的歡愉與代價,但是麗明老師看著我們組上唯二的男性,就指著蒲基維老師說:「你就演法海,指著二個女人說:『妖孽啊!』一定很生動。」
這是麗明老師的第二個遠見,故事就從「妖孽」中開始發展,淑慈老師再提出:「妖孽」二字也可以結束這個戲,我們便在另一位老師宜婷老師提出的大架構上,點點滴滴形成了最後的演出。後來蒲基維老師把他的人生處女戲劇秀就獻給了學科中心,兩句「妖~孽~」博得全場如雷掌聲,算是不辜負老師的期許!

 

由道德舖成的困境?
至於故事的第二個線路可以說是我舖設的──故事要從秘書接到電話開始,並點出愛滋病的學生出現在同性戀教師班上;其次,在同性戀教師(誌駿老師擔綱)排戲的過程中,要穿插校長與家長會長的對話,以及最後記者的言論內容定版。我的原則是:我希望讓大家看到這個「不道德教室」當中,每一個角色都是很道德的:第一,老師很優秀、很負責,而且很專業;第二,校長很理性,講理,也講法;第三,家長會長雖然很抓狂,但是他的苦處由記者說出來:「現代的社會對家長真的蠻不公平的,動不動就說你們干涉教學,其實家長無非是希望能讓一個平平凡凡還不錯的老師來教導他的孩子(會長:對!對!對!)」;第四,記者無良,但是記者的話不能完全沒有道理,要把社會對這樣的老師的疑慮點出來:同性戀老師也許是特例,同性戀的問題也屬於私德問題,但是某一個私德受到公議爭論未定,他又必須站在教育的第一線的時候,可能就會有人不放心把孩子交給他,但是校方又不得以私德名義處置他。所以記者沒有搞笑,她當然可以很尖銳很酸,但是其實她所提出來的問題,本身就是一個鐵的事實,足以讓這一名教師默然。記者的出現,可以說是愛慕同事早先的一句看似輕鬆幽默的台詞:「為什麼我是老師,就必須活在眾人的眼光裡」的回應與反諷。

修訂再修訂
附帶一提的是:演出之後,我再為飾演同性戀教師的高老師,在不願向記者多做回應之際,加補上「(對記者說)一起看戲吧」一句台詞,一方面也修正記者下場時劇情發展不夠順暢的問題,也讓他的性格再增添一些溫暖的元素,圓潤這個角色。
很感謝所有組員,大家都是門外漢,群體動員,配合安排,用心呈現,真的好感動。也特別要感謝麗明老師的支持,她總是理解每一個人的想法,甚至幫我們想得更徹底,比如最後一場戲裡,麗明老師加了很多演員學生的互動幫襯,其中宜婷老師也幫忙處理到一個有趣的點,那就是:原本班上的學生,可能對老師沒有感覺,或是有些懷疑,但是當外界指責起老師的時候,學生開始去反省,振振有詞地想出了答案:「我們就是要去尊重每個人的不同點,我們學生都懂,你是大人不懂嗎?」從學生口中說出這句話,有力反襯出大人的胸襟不足城府太過,但是,學生是真的成長了嗎?還是當下出於情感面想幫老師講話?這些戲劇的張力與漣漪,即便是下戲之後,我的內心還在澎湃著。

化零為整,不可能的任務
所有的細節都是亭君老師、宜婷老師(二位也是劇本建稿人)、宜芬老師、佳璟老師、內喬老師(和超強的宜婷老師細膩搭配,很有層次感的推動戲的發展)、子梅老師與宜芬師精彩對手戲……等等諸位老師各自設計出生動的片段,而且由亭君老師的燈光和用心扮演秘書的玉玫老師和扮演學生的佳璟師二位聲控人員串連起來。其中有些神來之筆,我個人特別喜歡,像是:

(暗戀學生:)學姐,你不要打擾我戀愛;(場務學姐:)你走啦,不要打擾我工作!

(愛慕同事:)無貴、無賤、無長、無少、無男無女,愛之所存,道之所以,如此而已!

觀眾反應特別清楚熱烈,謝謝各位的掌聲和笑聲──至於記者面對阻攔時,得意地說出校方的妥協:「你知道這是什麼嗎?(搖搖營隊學員吊牌)記、者、採、訪、證」,也是我很喜歡的一個梗,在舞臺上的我到底有沒有把它講出來,自己卻是記不太清了……而最累的,應該是男主角誌駿老師,他台詞多,戲份重,壓力之大,表演一再被修正,扛起全劇最重的主角無怨無悔的精神,著實令人心疼、佩服。

誰會無事生非
「誰會無事生非」?法海的最後幾句臺詞扣穩了這個主題:「是非道德總難定」,道德二字,說穿了,終是見仁見智的,不斷地重審的,而且每個角度的答案都不會相同,人世間的法條都是僅供參考,輿論公審,是是非非,無止無盡,「眾生何必惹塵埃」呢?這樣的釋家(道家式)思維,與世人保持一種距離,不去理會別人的看法,不啻是一個出路,正所謂「結廬人境,心遠地偏」,而不願再憑添一句口舌,也是對吵嚷不休的一種溫柔與慈悲。
「誰會無事生非」?回到我們自己,我們對於無事生非的世間,還能不能是再求一個怎樣的救贖?就像……就像我們參與某一些教學的改變,看在某些家長、學生、同行眼中,會不會也有點無事生非的味道,總是一件又一件,惹事上身,我們自認自詡從不斷輪迴的教學生活中,拉高一種視角,有沒有可能,在一次次的進修磨鍊裡,有一天,真的找到一點純淨的靈感活水,回頭來看點點塵土飛揚的時候,會更明白怎麼告訴自己,何必……,何必……,何不……,何不……。

本篇發表於 105年度種子教師培訓。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