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文學科中心「給屈原一個生命的出口 ────〈漁父〉之思辨與表達」教材教法示例影片拍攝側記

側記「〈漁父〉之思辨與表達」的一段風景 

 

研發團隊
嘉義女中 卓翠鑾、臺南女中 張珮娟
平鎮高中 陳玉嘉、竹東高中 詹敏佳

夏季的腳步悄然邁進南台灣,大王椰子樹在晴空下展現英挺之姿,赭紅色的磚牆在陽光的映照下透顯熱情。今天,我們要在台南女中人文社會科學實驗班,聆聽一場新時代的屈原與漁父的對話……

據說,學生在拍攝前剛完成了頗費心神的論文發表會,據說,為了論文發表,師生之間起了些小小的衝突,但此刻的她們仍舊神采奕奕,仍舊一派和諧,我們一行人走進教室,便被那群青春少女如花燦爛的歡顏,熱情活潑的朝氣給吸引。或許經歷了嘔心瀝血的論文創作階段,或許經歷了人際衝突的尷尬情境,她們更能體會「生之艱難」的意義。那麼,以其現有的生命經驗,對於屈原投江,她們會如何看待?對於漁父苦勸屈原隨緣任運的用心,她們會有何種體悟?人的生死本就是一段辨證的歷程,因此,教會學生明白生命可貴的同時,也該教導學生「死」是很莊嚴的一件事。耀眼的陽光在窗外窺探著,一場以今觀古,思辨屈原生死的大對決即將展開。

課程從檢討爬梳文本的課前學習單開始,接著區辨文學史上漁父形象的內涵,再佐以各式湖景照片營造環境氛圍,穿越時空一般,讓學生們彷彿來到三閭大夫行吟的江畔,目睹了屈原與漁父的相遇,聽見了兩人的對話,「子非三閭大夫歟?何故至於斯?」這江邊漁父的一問,引發屈原一連串的傾心告白,也啟動學生的問題意識,當屈原每一句的告白都間接暗示著死亡時,學生進一步想追問的是───屈原非死不可嗎?

    課程進行中,透過張珮娟老師循序漸進的提問,學生們開始以小組討論的方式去分析,進而區辨屈原與漁父各自的處世情態—-屈原之所以想死的原因是甚麼?漁父的處世情態是不是同流合汙?有無可能換位思考,為屈原設想幾個活下來的理由?不同的觀點在組員間相互激盪,小組透過討論、釐清逐漸形成共識,再藉由辯論、發表呈現各自的理解與立場。

隨著時間推移,學習氣氛越來越活絡,教室裡有笑聲、有歌聲。屈原與漁父的生命思考、出處抉擇逐漸進入學生的生活經驗中,她們開始娓娓分享各自生命中的挫折經驗—-人際關係上的挫敗、不敢發揮正義感的怯懦、乃至前陣子論文發表會的心疲力乏……「我那時很像屈原」、「我那時選擇當漁父」。那些似曾相識卻又各自獨特的生命風景,跑馬燈般在教室裡一一閃轉,這是屈原與漁父的對話,也是青春少女自己與自己內在的對話。

經歷嚴謹、多元的生死思辨課程之後,學生的學習所得必得透過「發表」來驗證。課後「奇思異想話畫看」的活動裡,女孩們靈動的文思為古典注入一股創新的活水—-四格漫畫中有歷史外傳式的幽默,二行詩組曲則生動地勾勒了屈原與漁父心靈鏡像。當她們觀摩彼此的作品時,或心有靈犀的莞爾一笑,或彼此擊掌的讚嘆,溫馨活潑的課堂氣氛,令人動容。午休的鐘聲響起,一場融合閱讀、思辨與表達能力訓練的國文課,讓人意猶未盡地畫下句點。

下午進行學生訪談拍攝,想知道她們對這套教學設計的想法──「透過課文的思辨,理解比較深入」、「有助於文言文的學習」、「課堂變得活潑,學習更有效果」、「小組討論與同學互動,可以知己知彼,拓大學習」等等。從學生的回饋中,我們得知:這不僅是一堂「有效」的教學,更是「拔尖扶弱」的差異化教學……。

夕陽將大王椰子的樹影拖得老長,餘暉下的磚牆閃熾著著些許的溫柔。這是筋疲力竭的一天,卻也是飽滿充實的一天。期待這樣以學生為本位的課堂風景,在未來也會出現在更多的校園裡。

 

 

 

本篇發表於 協助公告。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