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志、有情、有人同行﹕104年度種子教師培訓課程記事(上)(北一女中 徐秋玲老師)

有志、有情、有人同行﹕104年度種子教師培訓課程記事(上)


  在風狂天清的冬日,一群來自台灣各地的國文老師齊聚嘉義新港藝術高中,接受抒情的洗禮與言志的思索,清冷的空氣裡飄散溫暖的心情。彷彿有甚麼在胸膛裡攪動著,我想,那就是讓教學得以流動的活水源頭了。

 

一、讓睡美人離開城堡的人文傳統
  相較於前幾屆著重思辨、說故事的敘事傳統,今年以「抒情傳統與文學教育」為主題,希望藉由深刻的情思教學,啟發老師能帶領學生進入有感而發的人文風景。很多人誤以為「抒情」即是柔美的感性,但在柯慶明老師將詩經的神韻傳統與杜詩的悲劇精神娓娓道來後,以人類學加上文字學的知識系統,配合「江流石不轉」所代表的歷史憾恨,於是讓中國文化的抒情傳統,自胸中塊壘臻至天寬地闊的永恆時空,心志清明,意境遼遠。柯老師以為抒情傳統的最高層次為「境界」,表現對宇宙人生的體悟,如弘一大師所言的「天心月圓,華枝春滿」,這不僅僅是文學,更是文史哲三合一的人文思考。《史記》有無虛構性?《莊子》只是哲學書嗎?模仿史傳筆法的小說又該如何分類?是以國文教育不是教文學傳統,而應是交感融合的人文傳統。

  梁啟超以《後漢書》中的戰記學作文,猶如托爾斯泰《戰爭與和平》中的深摯書寫,兼具敘事技巧與人性複雜的反思。而魯迅筆下的阿Q不也可以同時從經濟人、政治人與完整的人等幾個角度進行分析?如果文學教育繼續著重純粹美文,讓學生始終停留在睡美人的城堡,則在優美文章讀完之後呢?被王子吻醒的公主是否有能力與現實接軌,知道「昔我往矣,楊柳依依,今我來思,雨雪霏霏」美則美矣,卻不足以面對世界的殘酷,遑論經世濟民。當對岸語文課本毫不避諱死亡、戰爭與背叛等黑色議題的選文,讓學生從課本明白社會的殘忍與人性的猙獰時,我們該如何教導學生《韓非子》中關於人際溝通的技巧?使他們在寶玉黛玉寶釵的三角戀情之外,更能留意熟稔世情的劉姥姥其重要性?甚至面對各種挑戰、衝突與改變時,能否從《西遊記》裡無所畏懼的孫悟空身上,體悟到天地不全、佛經亦有殘缺的戰鬥聖佛之必要?從抒情傳統到文學教育,柯慶明老師以深入淺出的方式,為在場老師開啟了接下來凝睇相關課程的天眼,我心如水,朗朗映月。

 

二、進入情緒、滾動思想的詩歌意義
  如果說敘事傳統的表達方式是進入細節,那麼抒情傳統的表達便在於進入情緒。因為人類在傳遞自我時有兩種途徑,一是透過時間序列講述故事,二是經營空間氛圍抒發感情,所以蔡英俊老師在論及「中國抒情傳統詩歌意義的構成方式」時,便強調詩乃來自於空間的召喚,並以自己少年時在開往北港的火車上,望著夕陽的懷想,來傳達與詩相關的空間環繞與想像。學期末剛教完唐詩的我,一直對於如何帶領學生領略古典詩歌的幽微情境感到困擾,卻能從蔡老師從容有致的講述中,得到不少啟發與體悟。老師將中國詩人用情的方式分成兩個端點﹕一是屈原反覆叩問的春蠶作繭,他的詩即是人間世,創作者陷溺在人生際遇裡,回首眷戀,難以超越;二是莊子如蜻蜓點水般用情的大自由,旋點旋飛,超脫世俗觀看生命的態度,以藝術的眼光遠望,以詩的語言表達。王國維則以「境界」總結詩歌,認為詩是對生命與世界的觀察方式,涉及情感的品質與樣態。

  關於中國詩歌的源頭,《詩經》多為生活所遇的單純詠歌,《楚辭》〈橘頌〉則賦予物德性的價值與內心的表徵,外在事物在詩人眼中不再單純。至東漢中晚期的動盪,《古詩十九首》以詩歌叩問生命的意義,不管是追求功名、及時行樂或煉丹不朽,所有的生命都在動態裡。蔡老師由此提及寫作從來不只是關於個人的,《古詩十九首》詢問人生的出路,是抒情傳統的歷史起點,亦是自覺的創作。前述言及屈原與莊子為兩種詩人用情的極端,而蘇軾介於兩者之間,在構成中煎熬,拉開時間距離後,才能表現「也無風雨也無晴」的灑脫。如他寫在海南島吃牡蠣,因驚嘆其美味而云﹕「無令中朝士大夫知,恐爭謀南徙,以分此味。」這種面對逆境的幽默,讓他得以轉化情感,擁有「天容海色本澄清」的生命境界。對生命的比喻,從來不是只有一種選擇,可以是蘇軾所言的「萬事如花不可期」,所以在變動中能保有優游從容;亦可以如托爾斯泰的慨歎﹕「熄滅吧,熄滅吧,瞬間的燈火。人生只不過是行走著的影子。」惆悵惘惘,踽踽孤單。

  語言就是溝通,「比喻」是想像力的跳躍,而抒情便是心智成熟後的判斷。喜怒哀樂之未發,發而皆中節,我們都在人性光譜的極端間尋求平衡。蔡英俊老師強調語言有其限制性,故用聯想、譬喻來解決語言不足的問題,在西方以哲學來突破有限性,中國則是用意象,而唐代律詩和南宋詠物詩可謂抒情傳統的兩大高峰,此與時代氛圍有關,情感的品質會決定一個詩人的高度。詩既關於語言和感覺,國文老師便具有引發學生去感受的使命,讓他們學會如何表達、解釋自己。若知識成為賣弄炫耀的工具,謂之媚俗;讓知識融入生活應用,這才是智慧。當老師問學生什麼是美、如何美法的時候,思想開始滾動,學生必須以主觀情緒去面對客觀外在事物,這便是人文化成的訓練。蔡老師語重心長地提點所有國文老師,沒有一個科目如國文般攸關學生自身,所以一定要讓孩子在課堂上有機會說,建立信心,並試著以推論式語言取代網路短淺快速的標題式語言。抒情從來不是與世隔絕的喃喃自語,而是能夠嚴謹推論、詮釋表達的言志歷程,從所觀、所想到所感,最後成為一個完整的人。

 

三、堅持0.01改變的教學經驗分享
  「一個人走得快,一群人走得遠。」這是王政忠老師分享MAPS教學經驗時,令我印象最深的一句話。很高興自己能和一群國文老師聆聽,雖然還不足以形成龐大的力量,但我知道可以走得比一個人時更遠些。幾年前就看過王老師的書,深深被他對教育的熱忱與使命感所感動,在長久的堅持被看見之後,對於接踵而來的高知名度與曝光率,我發現政忠老師一本初衷,依舊固守「扶弱拔尖」的教育板塊移動志業,不卑不亢,真誠自然,是我心目中值得尊敬的教育典範。之前才看到桃園復興鄉介壽國中國文老師詹敬農,提到在偏鄉地區教書的挑戰,除了嚴格的學習要求外,她還希望透過打開眼界,讓學生對未來擁有不同的想像,因為看到新的機會,便不再因為國文、數學考不贏都市的孩子就對未來放棄。是以過去一年,她帶了三個國家、七組人,分別來自體育、媒體、商業、舞蹈、歌唱領域,讓孩子認識更多的選擇,也激發他們願意努力的動機。這不也回應了政忠老師月前和華航合作的活動嗎?讓這些不曾出國旅遊的學生全程以英文模擬入關至出境的流程,創造夢想起飛、降落爽文(國中)的感動,激勵學生看見世界、勇於作夢的可能。誠如政忠老師所言﹕因為一輩子沒有看見,所以夢想就是眼前所見。

  整場演講中有幾個論點令我特別動容﹕一是沒有行為主義的配套措施,就沒有之後的改變。針對同一篇文章的理解脈絡,由老師引導的文本分析、小組討論的提問學習到學生與文本對話、發生關係的真誠感受,必須輔以各種增強策略,循序漸進;二是關於學習進度的迷思與釐清。學生「學不會」,只是症狀,真正的病因是「不會學」,所謂的課程進度,應是以學生為主體的「學會」,而不是老師一廂情願地「教完」;三是正視「問」的重要性。從老師提問、小組互問到自問自答,無非是從閱讀理解、討論激盪到自我省思的歷程,學生如果敢問、會問進而不時叩問,不就能臻及與書本對話、與他者對話、與自己對話的理想境界?此外,教學者必須本諸寧靜革命的初心,勿忘翻轉教學的重點﹕讓班級經營結合教學活動,老師要能因材施教、掌握差異;實施合作學習要讓完整更完整,不能分割學習任務;要讓競爭來自於合作,你好我好大家好,利己來自於他人。這些學習理念亦融合了尊重異質、團隊合作與奉獻利他的生活教育,分數不代表能力,考試高分的學生不見得能適應多元萬變的世界,可以透過小組共學與個人自學,完整、精準地表達所知所感,我想這才是學生一輩子可以帶得走的能力。

  對於政忠老師分享的閱讀地圖教學法,其實之前在操作閱讀寫作教學時,我就常以「I  see」、「I  think」和「I  feel」和學生進行討論,只是不曾想到在製作學思達講義時,可以有結構地以「文本解構統整」和「情意延伸鑑賞」等面向,分別設計小組共學的基礎分析題和個人自學的開放挑戰題,並可適度以心智圖為橋梁,協助學生釐清文本脈絡。提問的內容設計與遊走各組時的隨機引領,顯然是教學能否成功的關鍵,這取決於老師的經驗與專業,也凸顯出共同備課與集思廣益的重要性。看了政忠老師分享的學生心智圖實例後,不僅讓人驚嘆學生在充分引導後的深刻見解,更讓我反思不依賴課本導讀與賞析,直接從文本解析下手的可能性。兩個多小時的演講,我看到許多夥伴的眼睛始終發亮,偶爾濕潤。除了可以聽到精進教學的策略外,更重要的是感受到對教育相似的情懷,那是一種用生命去教學、全心全意相信學生,願意一起和他們創造更多可能的志業。感謝政忠老師,為教學現場的老師們注入更多的希望與溫暖,讓大家能繼續走在堅持0.01改變的路上……。

 

本篇發表於 104年種子培訓。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