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年種子教師培訓研習」研習心得(鳳山高中 曾珍)

104種子教師研習心得
鳳山高中 曾 珍

 

 

泰戈爾:「唯有學習不已的老師,才能認真的教,唯有燃燒自己,才能點亮他人的燈。」
這次參加學科中心種子教師的培訓是基於很多的湊巧,但是,心中的震撼與感動卻遠遠超出我的想像。
很久沒有重新閱讀學術性的文字,對於許多學術性的研究,總覺得與教學現場格格不入。突然,看到學科中心種子培訓的公文,知道今年的主題是「抒情傳統與文學教育」,這個主題深深打動了我,在理性掛帥的現實場域,只有文學還能堅持傳遞抒情傳統。所以,我毅然決然「拋夫棄子」參加種子教師培訓,果然深深喚醒心中對於文學「知」的渴望,果然在心中製造了一陣陣漣漪,久久不已……
這三天,我們一共了五場演講,有柯慶明老師的儒家風範;有蔡英俊老師的瀟灑文風;有翁文嫻老師的細膩闡詩;有王政忠老師的熱情活力;也有須文蔚老師的抒情分享。不僅如此,雲林的板陶窯與奉天宮,一幕幕一場場都是滿溢的感動與學問,我的累在於此,我的滿足也在於此。
在三天兩夜的培訓中,須老師課堂上提到「東方文學中抒情傳統的必須」最令我震撼。須老師用何其芳〈預言〉一詩,及其在文化大革命時期為政治服務的詩作兩相比較,告訴我們抒情傳統繼續的必要性,那衝突撞擊的慘忍,真的讓人不忍卒讀。原來,抒情是延續文學的使命,不單純是無病無用的呻吟。
須老師也提出「古今互文」的看法。在以前,我們大部分都是以「引用」加以籠統帶過,但須老師給我們一個新的思維,它應該是「古題新作」,而不僅僅是「引用」。在創作中加入現代新的綿密思維和悠遠的想像,在古代文學的基礎上注入新的生命力,的的確確開啟了我閱讀的眼界與興趣。是的,誠如須老師說:「文學就是文學,何必分古今?」當我們忙於幫時代斷點,其實陷入窠臼的、被區分界隔的正是我們的思維。
這次的研習還有一個非常大的收穫、震撼、與共鳴,就是聽見翁文嫻老師的演講。他教導我們,當我們在解釋新詩的時候,必須掌握它背後具體存在的事實真相。近來在解釋新詩,基於新詩的幽微難解,常常演變成各說各話。鄭愁予曾在一次演講中提到:「解詩,是讀者想像的權利」,但,無限自由之後,真相是什麼?我越走越恐懼,越走越心虛。翁老師的一席話暮鼓晨鐘般點醒了我,也解了我心中的疑問。是的,鄭愁予給了讀者想像的翅膀,是作者給讀者的尊重;但翁老師提醒我們解詩的人的責任感,在自由背後,還是該遵循適度的禮法,探詢尊重作者的創作背景,才不至於天馬行空,自以為是。
三天的研習,很充實,很累,也學了很多東西。和一群對文學還有熱情與使命的朋友探討楊牧的詩,那激辯震盪,我不會忘記;已經深夜十二點,暗,冷,寒,我們聚在7-11一小簇的燈光下,只為了釐清詩中的結構組合,那掙脫困枷後心靈的滿足,我不會忘記;在北港溪畔聽著文化導覽,每一面牆每一座石雕每一個故事每一段歷史,伴著強風,竄進我每個毛孔,那身冷而心暖的感受,我不會忘記。
須老師曾引用陳文玲的一句話來勉勵我們:「人如果冒險就會焦慮,但不冒險就會失去自我。冒險吧,不要失去未來」走出溫暖安全的井底,真的需要無窮的勇氣;但只要奮勇一躍,馬上就能看見文學燦如白日的星空!

本篇發表於 104年種子培訓。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