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年種子教師培訓研習」研習心得(海山高中 張玲瑜)

「104年種子教師培訓研習」研習心得
海山高中 張玲瑜

經歷了三天的培訓,得到了很多,也想了很多。

我的心得可以由很久以前的一個迷惑說起。

記得我接觸到須文尉老師是在大學時代,到國家圖書館,或是鄰近的大學的研討會的場合,那時的他還是個新生代的學者,見解新,研究方向新,當時這個名字出現在教材的引用資料的機會並不多,我們追逐的是柯慶明、何寄澎、王德威教授……但是常常發現,這位有點不熟的講者講得真有條理。雖然聽著入迷,但是,那時的我曾呆笨地想:如果這樣的學者能夠從事經典文學的研究不知有多好。

這樣的迷惑來自於我們對新興議題的「理性觀照」,我們可以很客觀地欣賞,但是沒有熱情!

但是這一次種子培訓,我聽到柯慶明老師、蔡英俊老師、翁文嫻老師、須文尉老師、還包括王政忠老師的分享,我發現一件事,就是老師們一直在告訴我們,文學沒有新的與舊的,死的和活的,現代文學的東西好像很新,但是有一種特質還是被這些新的文學家繼承了,那就叫做傳統,抒情的傳統。

老師們舉出了很多材料,告訴我們美的感受與典型怎樣流傳,怎樣變形,怎樣一時被揚棄,但是終究,不會被抛下。

結束了這三天的培訓,我最大的收穫之一,是恍然大悟,我從前一直在切割分別文學的派別與流變,文類的特性,或是去斟酌自己比較喜歡唐詩還是宋詩、推崇某位文學家優於其他,而很少去思考他們的共通性。如果我們一去思考這個特性時,同時也觀察到我為什麼要教這些文本,也就是,我們從中國文學傳統的追索中,看見了國文教學的核心價值──我們正是這個傳統的延續者,現在坐在教室裡,聆聽我們講課的那些,現在看起來是小毛頭,但是極可能是未來的創作者和研究者的學生們,難道不是這個傳統的一部分?

再者,延續與創新,以及典型概念的建立,也正是現在教學現況的一種隱喻,教學法這種東西,無論在什麼時代,也都會有發展與變化,有口號、有準則、步驟,然後被更新的風潮檢視比較,甚至被認為它是陳舊退流行的。有些新東西,有些在教學現場的老師,跟我當年不知道欣賞某些事物時一樣,純粹欣賞,但是還不能消化,不論是勇於掌握時代去開創新局的改革先鋒,還是面對新理論審慎客觀而沒有參與的熱情,但是在辦公室用心備課,認真批閱作業,有技巧地引述課堂外浩瀚的文藝素材,來點醒學生的那些教師朋友們,我們必須找到教學方案上的核心規則,那個規則,不是一定要翻轉或是講述,而是我們讓學生必須對文本有感,或者──引用須文尉教授的話──對文本「有情」。那麼身為國文教師的我們,不論是哪一個路數家派,都在同一條道路上。

感謝學科中心的啟發,這樣的困惑已經存在在我心中好幾年了,終於有一星星的領悟,真的很開心。還有一個意外的收穫,就是我們活動所在地──新港它動人的故事。2月4日下午的動態參訪,令我對這一個小鎮,因為幾位有心人耕耘而有今日的風貌,是另一場驚心的震撼,和王政忠老師動人的演講一樣,將長存在我心中!

本篇發表於 104年種子培訓。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