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年種子培訓「報導文學、口述史與書寫」研習側記(師大附中 陳麗文老師提供)

 

研習主題:報導文學、口述史與書寫
時間:2014.01.24
主講:東華大學 須文蔚教授
紀錄:師大附中 陳麗文老師

 

感謝學科中心的邀請安排,大家能來到東華三天,更有時間來互動。以下先簡單自我介紹,我從東吳法律系畢業,獲得新聞博士學位,有機會來到東華中文系,後來到華文文學系,得以著力於文類分析、文學創作,和文學批評。至於所參與的社區活動包括成立DOC數位機會中心,在花蓮13鄉鎮設有電腦教室以協助社區產品行銷,今年重點以雲端技術測量血壓,都能見到成效。在「大學小革命」活動中,除了師生共同編寫「那一刻,我們改變了世界」,包括收有胡適到沈芯菱等人,也想分享在花蓮各地訪視,尤其曾到小林村的報導經驗。(照片播放)當時曾以「埋藏不了的夢」加以報導成篇,後在小林被滅村後,照片中的人幾乎無能倖存,僅存這位校長在災變得重建小學,而也創作〈蛙鳴〉一詩來表達心中之感。

回到主題,報導文學應有好的議題,主要是能透過文學熱情反映自我生命與家族或社會連結,而生命故事的紀實文學文類大致可分為傳記、散文、口述史、家書、報導文學等。如曾有老師設計寫家書給父母的活動,學生由一開始的抗拒,但後來甚至能有家長表達肯定以及感謝,便是極有意義的活動。以報導文學的例證與閱讀策略來看:傳記類推薦閱讀有《個人歷史-全美最有影響力的女強人葛蘭姆》,看葛蘭姆身為報紙總裁,如何在水門事件中一段很長時間對消息來源的絕對保密;《巨流河》更是大家熟悉作品。散文類推薦閱讀有《高風眼亮》、《寫我的書》、《轉山》,以及大江健三郎的《為什麼孩子要上學》。報導文學推薦閱讀有《報導文學讀本》、《麥浪歌詠隊》、《被天堂遺忘的孩子》、《獨奏者》、《冷血》,以及《能高越嶺道穿越時空之旅》。口述史推薦閱讀有《獅吼《雄獅美術》發展史口述訪談》,其書除未收錄蔣勳之憾外,絕對可視為佳作,甚至後又出有「蔣勳作為一種方法」以增補,更值讚許,另外有《張學良口述歷史》、《大江大海1949》、《阿媽的故事》。

我們曾編有《臺灣的臉孔》一書,其中〈寫給島嶼的愛情批〉一文的作者陳栢青,主要介紹來自日本的乞丐之母施照子,來自日本的她,因與臺灣創設乞丐收容所「愛愛寮」的施乾相識、相戀,於是她拋下京都優渥生活,嫁給當時喪偶又有兩個小孩的施乾,來到臺灣一同照顧愛愛寮院民,將一生全都奉獻給臺灣社會最底層的乞丐與孤苦老人。 而其中有一篇由我執筆的〈來自法國的神父劉一峰〉,他能化廢紙而成圖書館與書店。劉神父年輕時加入天主教巴黎外方傳教會,立下傳教的志願;二十五歲晉鐸後,因為曾經在一本書上看過台灣,便申請到台灣服務。劉神父在台灣的時間幾乎都在花蓮度過,一九九九年,創立「安德啟智中心」的顧超前神父過世後,服務於玉里天主堂的劉神父,接受教會指派成了中心負責人,接下顧神父照顧花東地區身心障礙者的棒子。劉一峰神父的手機從來不關機,天主堂的大門永遠是開著的,他創立了「安德啟智中心」,收容智商三十以下的中、重度先天性智障兒童,以及罹患腦性麻痺、自閉症等二至十八歲的兒童和青少年。他和修女與同事們努力教導中重度障礙的院生製作竹掃把、木工、點心等等,目的不在貼補支出,而是希望藉由工作讓院生都有事情可做,為自己贏得更多尊嚴與他人的尊重。「我的路在台灣」,「死後用火化,骨灰就放在大家都不愛的地下室就好」,「剩餘的財產都屬於花蓮」,影片中的神父如此說,是為動人。

至於採訪、觀察與記錄的基本功,採訪,是撰寫報導文學的成敗關鍵。作者能不能使消息來源無所不言,往往決定了一篇報導文學的優劣。採訪前的準備先要瞭解消息來源的背景資料,查閱資料以及觀察及探索相當重要。我以自己寫「俞秀端主任訪談題綱」舉例,根據問問題的形式可加以區別:

一、 您生長在礦工家庭,雙溪的煤礦資源,主要分布在頂雙溪及武丹坑。頂雙溪有協進、頂雙溪、泰發、外柑腳、魚行煤礦;武丹坑有三貂、武丹坑煤礦。可以指出令尊服務的礦區?還有礦工生活最艱辛的一面?(限制式、主要問題)
二、 煤礦剛挖出來的是生煤(燒起來會冒黑煙),需要經過煤窯的燒過之後才會變成熟煤,才能夠給一般使用者使用,在您生活的周遭有煤窯?(接續性問題)
三、 您在十歲左右得了「紅斑性狼瘡」,主要的症狀是關節面的疼痛?發燒?還有那些難以忍受的症狀?化療與開刀幾乎讓你想要輕生?是什麼力量支持妳走過疾病的歲月? (開放性問題)
四、 您國一時休學,賣過菜,當過女工,有沒有印象最深刻的故事,是底層人物遭到壓迫,妳相當打抱不平的故事?(引導性問題)
五、 您先後通過土地專業代理人、公務員高等考試、司法人員特考及律師高考,但您最後選擇擔任檢察官,在您法學教育過程中,有沒有那一個司法改革的人物或老師,是您的榜樣?(引導性問題)
六、 您35歲前辦過的案件中,讓您耗費最多精力的是:北市北投纜車新建工程弊案、王正志詐領身故榮民遺產弊案還是臥龍街警察機械修理廠大火案?(引導性問題)
七、 臥龍街警察機械修理廠的大火應當是最怵目驚心的案件,能談一下您怎麼心理建設去鑑識?(開放性問題)
八、 您如何平衡工作與家庭生活?有沒有最為難(讓先生或孩子抱怨至今)的故事?(開放性問題)

接續性問題則在採訪中非常有用,因為受訪者經常會答非所問,或是不能夠切中問題的核心,不得要領時就必須動用語言的探詢了。尤其人的挫折、困頓、家庭、感情連結,往往最難展現,所以把人的關連拉出來,讓大家感覺跟我們平常人一樣,會更有力量。如何完成這篇文章,還有許多重點:先要設計一個意象,如以「焦炭能熔融黑金:霹靂女檢座俞秀端」為題,便是借用第一位臺灣現代詩的創作者其「煤礦與煤炭」一詩;另外以煤礦作首尾呼應,如首段「她的青春礦坑裡空空如也,更不斷發生災變,把她埋進了暗無天日的地層深處」,末段「在掌聲中低調躲開鏡頭,這位貌似研究生、清秀與溫婉的女檢座,其實像煤炭一樣,給地熱煎熬了漫長的時光,雖然貌不驚人,但是燃燒起來,卻能夠熔融鋼鐵。」便得銜接。再來可加入一個意識流的開場,如第二段以夢來引帶,接到現實「夢裡的她相當機警,因為父親罵過:「作買賣是乞丐的行為!」如果讓出坑的爸爸抓到,那肯定少不了一頓訓斥。」便是不著痕跡的處理;另外加入對話呈現,便能技巧性取代資料直接呈現。文中可以見到陌生化的語言,如「許多同學的名字躍上紅紙,讓夕陽照著,透出金色的光芒」、「她咀嚼苦澀到了26歲,從樂天知命,到全然絕望」,都讓文句帶有詩化的處理。當然在此也要提醒採訪的結束,當你取走消息來源的心血或是一生的秘密,最好最後問一個總結性的問題,讓他心情平撫;並保證會後續聯絡,寄上報導,尊重曾經鞤助過採訪的人,這都是該有的態度。

(中場休息)

接下來的重點是在口述歷史與報導文學,七○、八○年代兩種社會歷史學發展的方向,如民眾史、心態史,是從關注特定政治權力人物的史學傳統,轉而關心那些不具赫赫事功人物的態度與信仰。作為「話語」的歷史學:歷史為一種論述(history as discourse: 歷史作為一種重建過去的論述(建構論),而且歷史語言並不是一種乾淨透明的媒介,其中包含研究主體的聲音、觀點、使命、意識型態,例如Jonathan Spence(史景遷)的相關研究,尤其《前朝夢憶》一書寫張岱真可謂趣味精采。口述歷史指的是從那些曾參與過去事件、生活的當事人口中,取得口述見證,並加以紀錄;重點在於研究當事人如何看待他們自己的過去,而不是追查那已然消失的生活版本。以錄音訪談(interview)的方式蒐集口傳記憶以及具有歷史意義的個人觀點。口述歷史訪談指的是一位準備完善的訪談者(interviewee)提出問題,並且以錄音或錄影記錄下彼此的問與答。

口述歷史的信度、批判力很很重要,信度指能重新加以闡釋;能接受鑑定的確認。口述史家保存訪談的錄音帶和抄本,為的是儘量保留訪談紀錄的完整、真實和可信度,尤其不能忽略崇拜感情也會忽略批判與比對的重要。

至於中立與否,芮文斯在哥倫比亞創始的口述歷史模式,將訪談者視為一個中立客觀,不斷在搜求他人記憶的人。「杜克大學口述歷史計劃」的共同督導人古韋恩主張訪談者若保持中立被動,就等於是棄守其專業地位與能力。口述歷史是雙方共同參與製作的產物。(播放張學良訪談影片片段)其實讓全班共同了解一個主題的活動會是很好的設計,如曾有老師要求全班去探找即將消失的行業、正在興起的行業,想像未來出現的行業,都可幫助學生更能掌握趨勢。

每個訪談時段最好限制在一個半小時到兩個小時之內,以避免受訪者和訪談者雙方都感到疲憊。口述史家通常會先訪談年長和最有影響力的人,要善於把握機會,並了解受訪者話中真正的涵義,從其話語中去找問題,得到進一步的資料。

口述歷史的抄本製作與授權應予注重,綜合口述歷史與報導文學的藍博洲,其《幌馬車之歌》極為出色,其書以鍾浩東為題材,導演侯孝賢更據此拍攝電影《悲情城市》、《好男好女》。(播放電影片段)「你們要尊嚴的活,父親無罪」,作者集史料、記錄與文學於一體,將冰冷的歷史還原重現,讓我們能以全新的視野,貼近這些即將被湮滅的台灣史與台灣人,得以反芻那段傷痛與遙遠的記憶。(播放電影片段押房難友們唱的《幌馬車之歌》)以歌曲作為象徵,可聯結至文學文本;能照顧到受訪者的口語特色;甚至以幽雅的對話、生動的時代語言加以呈現;將史料與口述史的比對,都可謂是成功的報導文學。

最後時間不多,值得一提的是〈流浪者之歌──舞動台灣的林懷民〉,還在台中一中初中部的林懷民,親切的文壇大師林海音接見了他,其中有一段對話:。
正襟危坐的林懷民回答:「爸爸要我好好讀書,準備升學,不要再寄什麼稿子給您!」
「爸爸的話要聽,但是如果你真想創作的話,誰擋得住你?」林海音說罷,兩人會心大笑了起來。

「爸爸的話要聽」,雖是自行加入的話,但卻能獲得林先生的認同,踩個紅線再回來,虛構部分亦有其增添價值。

最後要說的是,讓自己鬆開來,作跨領域的結合,知道新聞並非絕對客觀,吸收小說筆法養分,以散文筆調表現口述史以及容許價值判斷。當然報導文學已不必盡然強調社會主義、馬克思思想,或只能從悲哀或社會黑暗面取材,反而證明亦能從光明正面著手。

當然田野不一定在部落,你家、社區、學校、都市、網路,都可成為報導的對象。以「到田野朝聖與成長」這句話來與大家互勉,或者想像懷有沈從文先生「讀一本小書,也讀一本大書」的態度,讓我們可在報導文學中成長。

本篇發表於 103年種子教師培訓。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