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櫟社與日治時期文人」研習側記(新港藝術高中 蔡志偉老師提供)

櫟詩社與日治時期文人

2013/07/04

主講人:中興大學台文所廖振富教授

紀錄:國立新港藝術高中蔡志偉老師

 

我個人是台中霧峰人,老家就在離這裡不遠的地方,後遷居台中。高中就讀台中一中,跟霧峰林家也很有淵源。因為台中一中是林烈堂、林獻堂、辜顯榮等台灣仕紳,群起催生第一所供台灣人子弟就讀的中學。後來進入師大國文系,一路讀到博士班,目前任職於中興大學,主要從事臺灣古典文學的研究。

臺灣過去的教育仍以中國認同為主體,文化、政治認同糾葛仍多,這些年來慢慢地有較多的臺灣文化研究。其實,日治時期臺灣詩社林立,其中最具規模與影響力的有臺北「瀛社」、臺中「櫟社」、臺南「 南社」,三者被合稱為「臺灣三大詩社」。「櫟社」的「櫟」字典出於《莊子》,含有自抒消極、悲涼的意味,其詩社目的在於延續民族文化。而在現代詩學裡有一「笠詩社」,是鄉土詩派中重要的一家詩社,「笠」的精神就是一種拙樸踏實的精神。

不論是就成員素質或是創作成績來看,「櫟社」均可說帶領一時風騷的重要詩人團體。其中,櫟社成員的核心人物,例如林獻堂、林幼春、蔡惠如等人,也是日治時期文化抗日運動的領導者,並先後創辦《台灣文藝叢誌》、《台灣民報》、《台灣新民報》等重要刊物。因此有關該社之研究,與日治時期台灣文學、政治、文化之發展也有密不可分的關聯。

就資料保存、蒐集與流通而言,櫟社比起台北瀛社、台南南社,似乎更具備有利的條件。目前學界關於櫟社的研究成果,也比瀛社、南社來得豐碩。2008年,我個人曾經在「瀛社成立百年紀念學術研討會」上發表〈百年風騷,誰主浮沉?──台北「瀛社」與台中「櫟社」之對照觀察〉,來討論這個領域的議題。就研究價值來論斷,由於櫟社平均素質整齊、創作成績出色、領導人物舉足輕重,以及與當時政治、文化、文學的緊密聯繫,都可以肯定針對櫟社作更周全深入的研究,確有其必要。

我一邊講解,其實也就是把書面講義的資料說明,詳細的資料都在講義資料當中,大家可以直接參考就好:包含萊園的歷史意義,櫟社的成立背景、演變及特質,櫟社的文學志業、時代關懷、作品的當代意義等。我們直接來看簡報說明。

明治時期,林朝崧、蔡啟運、呂厚菴、賴紹堯、陳瑚、陳槐庭、林資修、林仲衡、傅鶴亭等九人,於林資鏗的瑞軒集會,共推林癡仙、陳瑚為理事,訂立社章十七條,欲「風雅道義相切磋,兼以實用有益之學相勉勵,且期交換知識,親密交情。」又置「社友題名錄」,記錄社友住所、姓名、年齡等。

 我們從簡報中的資料來看,從「櫟社一九四七年一月大會記錄」可看出櫟社的運作情形;在「櫟社金錢出納賬 1906~1946」中可看出時人金錢及借貸的往來,在1906~1946年間,是由傅錫祺來處理的。1911年4月1日,梁啟超訪台,與中部文人合影。我們從照片中可看出多數人留髮辮,少數人剪去長短髮。1912年,陳懷澄致連橫明信片中提及「剪斷髮辮」,也算是見證新時代的來臨,當年在傅錫祺日記中,就有斷髮一事之記載。1913年3月,櫟社成員在臺中大里合影,我們可看出全體成員均已改成西式短髮。1930年,陳懷澄致傅錫祺的明信片中,曾強烈要求將連橫開除櫟社社籍,這有其原因。日治時期,在林幼春〈獄中家書〉及〈獄中詩〉中,可以看出在獄中仍不得不頌揚獄中生活,經獄方審核確定後才能讓書信順利寄出。這些過程都藉由文獻的掌握才得以讓大家知道。

在講義的附錄裡,我還有提及賴和。賴和本身是臺灣文化協會的成員,並非櫟社成員。楊守愚與其成立「應社」,與櫟社時相往來。關於賴和對櫟社的看法,賴和曾寫漢詩〈送林獻堂先生之東京〉、〈於陪惠如先生席上賦贈〉兩首和散文來說明。另外,講義上還附有櫟社詩人竹枝詞作品的解說,這些竹枝詞真實地記錄了當時自然景觀與社會風俗的樣態。

時間的關係,今天就跟各位介紹到這裡,大家有問題可以加我的臉書,大家一起討論。謝謝大家!

本篇發表於 學科中心相關活動, 策略聯盟。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