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阿罩霧到半線文化巡禮」策略聯盟心得(埔里高工 林秀賢)

從阿罩霧到半線文化巡禮研習心得
埔里高工  林秀賢

學生時代即曾聽聞霧峰林家花園之盛名,然卻未曾一睹其廬山真面目。其後於1999年電視新聞上得知,921大地震造成百餘年之林家宅邸及花園嚴重毀損,當時心中感觸良多。尤其聽聞重建經費無著,官方學界與民間各方對於重建與否看法歧異,加上台灣修復古蹟人才亦難覓,不禁一陣心驚──原來政府對待古蹟的方式即為「放任」使其自然消失。其後雖經各界奔走努力,在十年六億經費的加持之下,恢復其原本大致上的樣貌,然仍未能親眼目睹其昔日風華。恰國文學科中心與歷史、公民等科策略聯盟假明台高中舉行「從阿罩霧到半線文化巡禮研習」,初獲此一消息即心動不已,立刻上網報名,希望藉由此次活動一償夙願,細細觀覽名聞全台之霧峰林家花園。

林家花園其原名為「萊園」,為林獻堂之父林文欽所建,原本即為供其母親及族人閒時賞玩的後花園。園中花木扶疏,拱橋(虹橋)、樓閣(五桂樓)、亭台(飛觴醉月亭)、步道(千步蹬)及池塘(小習池)皆足,池旁亦仿效王羲之豢養白鵝數十隻,鵝兒悠游池面令人欣羨。隨意漫步,涼涼習習,置身其間不禁讓人想起古代富家太太小姐,春日賞花,團扇撲蝶;夏日歌樓聽雨,撫箏唱和;秋日星月映照,波光粼粼;四季佳節族人團聚,眾人品茗飲酒兼之聽戲,如此生活好不愜意。

早期開荒墾地有成者大多有幸成為雄霸一方之土財主,然於經濟之貢獻之外,尚能兼具政治、教育與人文藝術之影響力者相對而言不多,而霧峰林家卻是各方面皆兼而有之。尤其在台灣近代史上赫赫有名之林獻堂先生,對台灣社會多方面的貢獻更為人稱道。姑且不論其在政治上的立場以及後人對其評價如何,僅其多方奔走促成台中一中誕生,並多次推動「台灣議會設置請願」等活動對台灣社會產生的重大影響,即足以為人稱道。「前人種樹,後人乖涼」,若無台灣許多先輩的付出,今日台灣將如文化與知識的沙漠。

台灣早期開發史上的五大家族,歷來各界褒貶不一,不論學界或民間各有不同的說法與論調。然不論曾發生在這塊土地上的人、事、物其功過如何,總是對台灣社會產生不同程度,以及不同面向的影響。也許有人認為反日,如林獻堂之輩就是民族英雄,親日,如辜顯榮、連雅堂者即為民族罪人;也有人認為地主或資本家即為農民工人之剝削者或壓榨者,因而加以嚴厲與無情的批判,此皆為過於簡化的資訊統整與思考所產生的結果。細想每一件事皆有其正反兩面,切不可一概而論。試想,霧峰林家若末曾來台,或未曾在台中發跡,怎可能留下宏偉壯觀的清代建築群落,以及有名的「萊園」供後人欣賞研究?更遑論有能力開辦學校,推動藝文及社會運動。管子言:「衣食足而後知榮辱,倉廩實而後知禮義。」即是最好的註解。

研習第三日移師南投中興新村參訪隸屬國史館之台灣文獻館,又有更深層的體會。中興新村原為省府舊址,街道整齊清潔,夾道綠樹垂蔭,尤其紅瓦白牆綠籬之舊式房舍,遠離城市喧囂的環境令人欣羨不已。宏偉之台灣文獻館座落其間,更顯其與眾不同的歷史意義。館中文物依史前(荷人據台之前)、明鄭、清領、日治,以及光復後之年代分樓層陳列,除展示先民生活用具,如碗、秤、服飾等之外,亦有珍貴之史料展示,如新港文、鄭氏與荷人之諦和條約、日治時期的老照片等等。負責之導覽人員張校長學識經驗具佳,詳細解說讓參訪者不虛此行。然而較為美中不足之處為所有文物大都為重製品,並非真跡,且品項有限,無法完整呈現台灣先民生活的樣貌,殊為可惜。尤其文獻館前廣場佔地廣闊,竟無任何庭園造景或公間空間藝術擺設,徒留大片閒置空間是最大的敗筆。台灣人才濟濟,創新研究者眾,然勇於任事者卻相對不多。尤其近年來,台灣人的肚圍大了,肚量卻小了;戴眼鏡的多了,有眼光的卻少了;架子越來越大,人格卻越來越小,豈不悲哉!

這是萊園的鳥瞰圖。本次研習地點恰好在明台高中政光大樓六樓,從窗口望出去即可鳥瞰萊園全景,美得令人心嚮往之,因而順手拍下此張照片。私人庭園美學尚且如此,台灣的公共造產怎不汗顏?

本篇發表於 學科中心相關活動, 策略聯盟。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