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物館創意教學」策略聯盟心得(大甲高中 吳麗卿)

 

研習名稱:102年度精進學科中心工作團隊成長策略聯盟博物館創意教學
時間:102年6月25日
地點:國立台北教育大學北師美術館、世界宗教博物館
撰寫者:大甲高中國文科老師吳麗卿

 

教學工作對我而言,是不斷的輸出掏空,不斷的自我挑戰,是以,常覺得不足,只要有不錯的研習,就會想離開既定的生活常軌、倦擾的人事,擱下手邊的繁忙,出去充充電,吸收一些能提升教學的養料,也藉此,透透氣,抒抒心。

很早就立下以文藝的領域為終身的職志,走上教職這條路,更有感於長期以來國家對美學教育與生命宗教教育的缺乏。這些學校沒教,卻關乎每個人精神心靈層面,對人生有著既深且遠影響的、更決定了一個國家國民素質良窳的「課程」,要怎麼起頭?

要先有正確的認知吧,我想。認知這些人文藝術課程對於提升人文素養的意義,人文素養對於個人生活、人生的發展、國家的文化發展有何意義。信仰了教的必要性,接著要著手於如何教,教學者本身素養的養成。

主辦單位會辦這樣的研習活動,說明了信仰已然形成了,然後透過這些課程,培養教育種子,待種子萌芽茁壯,一片蔚然蓊鬱的森林是可以期待的。
因此,我亦勇敢的投身作一顆種子,去被熱情感染,然後,再以此熱情感染他人,用這熱情去做出一番好事來。

上午聆聽了北教大林曼麗老師的一堂課,聽她分享北師美術館從無到有,一路的艱辛過程,策展時又如何集結了來自四方的資源與力量,大家如何無償卻無怨的付出,然後卓然成立了「北師美術館」。我的心情為之激動昂揚,正因為是一開始不被看好的事,卻終於做成一件被看的好事,那痛快才真是痛快!然這一切,說穿了不過是「理想」和「堅持」的結果,源於「普及人文教育」的理想,和「非成不可」的堅持。能成就這些的往往不是有頂尖人才的名校、也無須挾強大的財力,卻是一群有著癡狂理想和愚公般傻氣堅持的人才能成就的大好事。這對於這兩年來做優高的我,真是有志同道合的戚戚之感。

接著,由林志明老師導覽現正展出的北師美術館開幕大展。此次展出以米開朗基羅的〈白晝〉為核心,這件作品的頭部,採取了一種像背後回轉,回看後方的姿勢,眼洞凹陷,眼睛刻畫不明確,故被詮釋為「以無畏的勇氣轉身面向所有的攻擊」,卻無法看到人生最致命的危險,及時間侵蝕所帶來的死亡。印象深刻的還有一支16分50秒的影像,由比爾‧維歐拉創作的〈暴風雨〉,讓觀者思考,人面對災難的各種反應、姿態,災難除了帶來不幸、傷亡,在災難結束後,是否可以有其他正面的思考與改變。這兩件作品,讓我在無意間撥開了這陣子的陰鬱心情,鬆解了絞住的思維。嗯,「以無畏的勇氣轉身面對所有的攻擊」、「即便是災難、困厄,一定有其正面的意義」。

走進「百千法門,同歸方寸」的宗教博物館, 我更喜歡下午辜琮瑜老師帶給我們宗教的啟發,雖然瞌睡蟲頻頻相誘,只見許多人點頭如搗蒜般的「神會」表示贊同,我的思緒卻能在老師的開導中獲得寧靜與安頓。她講文學與宗教:「寫作和坐禪一樣,面對難以馴服的心,自由書寫就是展現心靈的歷程,寫作便是馴服自己與釋放心靈的方法。」她說:「為何名為「水月道場」:世間萬般皆如水月,相是有,心是空。」「千手千眼觀音是「觀世」,但「自在」〈不著相〉,懷悲心,但送往迎來更要不動心。千手千眼不是因為法力無邊,而是,盡了力,就「放下」」,真是給我當頭一棒喝!一直以來我的自苦自虐,原來都是放不下的執著所致啊。

此次研習,雖說是有所為而來,卻是得多於想得而去,豈不快哉!

本篇發表於 學科中心相關活動, 策略聯盟。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