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物館創意教學」策略聯盟心得–跨界、超越與追尋:我的博物館之旅(北一女中 徐秋玲)

跨界、超越與追尋:我的博物館之旅
北一女中  徐秋玲

一、緣起
身處百事待舉之城,抱著突圍的決心,奢侈地報名了博物館之旅,依舊隨身攜帶未完成的工作,既焦慮又不安。一早從捷運站出來,還是習慣性地迷路,直至善心人士指引,終於找到一座大隱隱於市的綠建築,那是被白千層樹所環繞的國北師美術館。

 

 

二、古今對話聚能量:國北師美術館
是穿透的光,是流動的時間,是現代藝術與米開朗基羅的「白晝」對話。一座向城市開放的美術館,會呼吸,聚能量,有國外大都會博物館的資源,有館長穿越古今的策展創意,是以營造出兼具價值與產值的當代美術館性格。館內處處可感受時空的穿越性,現正展出的主題,便是以米開朗基羅的雕塑作品「白晝」為軸線,發展出「背後」、「回視」與「死亡」等三大子題,然後以國內外藝術家的相關作品來加以照應,非常具有想像力。

相較於一般展覽的去脈絡化,僅以點狀方式個別展出,國北師美術館的展覽則企圖以虛擬方式建立脈絡,針對「白晝」扭曲的轉身與盲目的注視,聚焦於無法擊潰死亡的惘惘不安。不管是以攝影為媒材,呈現時間的停頓與重複;還是以當代繪畫作品中的毀滅與重生,扣問在天空與大地的鬥爭中,人於其中的位置為何?甚至是以影片的慢鏡頭切割,呈現變與不變的無常思辨。行走於光影交織的開放空間,長長落地窗外是綠意清新的白千層,但觸目所及盡是抗爭、壓抑與飄浮,內在的火燄竟有有一種浮躁的冷。

三、萬千法門存一心:世界宗教博物館
卻在「素樸即是還你本來面目」的當頭棒喝下,回歸寂寂清涼心,那是置身於百貨公司旁的世界宗教博物館。即便紅塵繁華、人聲鼎沸,心遠地自偏的諸聖們以此為水月道場,在幻化中指引眾人一條朝聖之路,讓凡夫俗子、芸芸眾生皆可自在、慈悲,以安定之心學會放下,擁有智慧。

不管是文學、藝術或生命,皆有不同面向的宗教追尋,是信仰,是安頓,亦是某種不滅的永恆。孔子以為「五十而知天命」,所謂「天命」,無非是在限制中體認無限的可能性,從此了然於心,不忮不求。所有的創作或活著本身,便是一種修行,面對難以馴服的心,去洞察,去釋放,進而心神澄澈,還原本來面目。
從此,不假外求,每個人都可以是自己的神。

宗教作為一種信仰,是多元而不被定義的,它具有從物質生活到精神生活的光譜亮度,與人間世不離不棄,又兼具宏觀超越的高度。從現場各種宗教並陳的建築模型,到繞著地球跑的異質文化說明,這當中,有寬容,有善解,還有無私的愛與悲憫。

 

四、未完待續
詩人說:「所有的星斗傾身大地/(星與星有天生的親和力!) /旗幟傾身苦難者墳墓的輝煌,/我為你傾身垂下了一雙翅膀——」這何嘗不是所有藝術創作者對人世的凝視與奉獻?美到極致,那種靈魂的純粹與大愛,自然也就接近宗教的境界了。而我,經常迷路,一直追尋,仍然風風火火地走在修練的路上——。

本篇發表於 學科中心相關活動, 策略聯盟。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