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洋文化與在地精神」策略聯盟心得–從白沙屯的美麗與哀愁重新省思跨學科教學的可能性(石碇高中 吳靜宜)

從白沙屯的美麗與哀愁重新省思跨學科教學的可能性

石碇高中吳靜宜

 

來自全省四面八方的國文科與海洋教育資源中心的夥伴們,齊聚在鐵路山海線的交會處竹南站下車,熟悉的臉龐映入眼簾,同樣熱愛自然天文的我們,在客運車將離開車站的那一秒鐘,剛好撞見維新路與天文路的交會,原本不懂典故的我,正忍不住拍案叫絕,想著不會孫老師在此發現了超級新星,因此才有這兩條路名吧!沒想到這兩條路竟已經流傳許久,巧合且彷彿是預言孫老師冥冥中將成為天文界翹楚的美談,於是就在這驚呼連連與喀嚓聲開始了我們的行程。


曾爬過台南七股鹽山的我,乍到這通霄鹽場,對於鹽宗的典故頗為好奇。我原以為台南的鹽山才是台灣主要製鹽的產地,經過這次參觀,我才知道原來相傳在五千年前神農時代有個名叫夙沙的人,因為發現陶罐中的白色細粉,也就是海鹽,用來沾肉,可以使味道更為鮮美,因此又被稱為鹽宗。

   

一座座鹽山,一陣海風讓飄揚的塵土中充滿了鹹鹹的味道。強烈的陽光反射白靄靄的鹽沙,閃得讓眼睛無法直視。我原本以為也像七股鹽山一樣,可以攀爬,後來才了解原來這些都是食用鹽與工業用鹽,是不提供民眾攀爬的。之後導覽人員帶我們參觀整個製鹽廠,我才知道原來通霄才是全台唯一生產食用鹽的製鹽廠,而且產量十分驚人,倉庫堆滿一包包二十四公斤的食用鹽,據說沒幾個月就會銷售一空。透過導覽人員的講解,我才了解海鹽製作的過程,以及製鹽技術如何不斷的翻新。不禁想到那個古老的年代,曾經有個鑿井取鹽的故事。當時巴蜀寡婦幾乎費盡所有的家產,召集一批工人努力挖掘,挖掘甚久,才終於挖到了鹽井。

通霄這個小小城鎮,不但擁有一大片海洋,也擁有現代化的採鹽技術,應當有不錯的發展,為何仍是如此純樸的鄉鎮呢?我的心中頓時深深疑惑。

   

清同治年間,由於陸路交通不便,運送鹽產時必須從通霄經過挑鹽古道,翻越虎頭山才能運送到現在的銅鑼鄉。通霄與銅鑼,前者屬於海線,後者則為山線,也是鐵路無法交會的兩個點。

為了確保我們食用的海鹽不被汙染,必須保有乾淨的海域,因此,工廠無法在此設置,當地的居民少了就業機會,與其他鄉鎮相比,成長的速度緩慢了許多。但當台灣西海岸各地受到工業污染造成生態的破壞與汙染時,通霄因為擁有精鹽廠,反而得以保有一片純淨的海洋。

還沒來參加這個研習之前,對於進香,我總以為是一些老人小孩,因為閒著無事才跟著進香團吃吃喝喝順便拜拜求平安;然而經過兩天一夜精實的課程之後,我才明瞭所謂進香的意義,以及媽祖文化在台灣社會扮演的重要角色。白沙屯的媽祖鞋和其他廟宇不同之處在於信徒會幫媽祖交替更換,神奇的是媽祖鞋竟斑斑駁駁,彷彿跟著行腳走過大小城鎮,上山下海過一般。

彥慈導演分享神祕的經驗,也讓我印象深刻。她年輕熱情,毅然決然承擔起我們難以想像的重擔,完成<我愛媽祖>紀錄片的拍攝,這讓我相信引導學生找到興趣與天賦的重要性。身為師者的我們,首先要燃燒生命的熱情與活力,才能啟發學生。

 

 

苗栗高中國文科黃琇苓老師與萬芳高中的教學團隊的分享,更讓我不斷思考著如何讓教學與學生的生活、生命相連結。相信經過這十多個小時的充電,並與一群志同好友們結識,應當會激盪出更多的課程融合的火花。

悠揚的蟬聲唧唧唧聲響正從頭頂上的枝頭上傳來,前往白沙屯沙灘的路上意外撞見好多正停在枝頭上的蟬,幸運地捕捉到他們的身影,還拍攝到樹枝上已經化為柱狀的褐色不明物體。究竟是什麼就等待跨學科的團隊,來為國文科的我們解惑了。

本篇發表於 學科中心相關活動, 策略聯盟。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