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年種子教師研習心得(玉里高中 李曉美)

平鎮高中  陳玉嘉老師及玉里高中  李曉美老師

 

「緣溪行,忘路之遠近。」
我們所生活的世界,乃是以敘事為主要創作意義的方式,並藉以認識那些我們初次接觸無法體會的事物。而故事是我們連接內在與外在的胎盤,是我們思想、感情與知識通行於其中的管道。
之所以想來參加這個研習,就是被這次的主題、講師與課程內容所吸引。對於這個研習,充滿了無限的好奇與想望,想找回教學的熱情,也期待在過程當中,有機會到彼岸的那一頭。

 

「彷彿若有光,便舍船,從口入。
第一節課聽得挺享受,須文蔚老師從結構主義、符號學到意識形態的分析;從說故事的基本元素到敘事觀點的轉換;從《飛將軍之愛情故事》、啤酒廣告、李安的《少年Pi的奇幻漂流》到《白蛇傳》;從理論的說明到實例的分析,亦莊亦諧,當下腦中有許多符號、象徵、故事、舊經驗飛閃而過,不斷衝撞著,彷彿極小型的核子反應爐,碰撞愈多,能量愈大。
須老師提到白蛇傳時,不禁讓我想起那段曾經在劇團裡演出田啟元《白水》中許仙的那段往事-舞台上只有空空蕩蕩的一張椅子,許仙的懦弱與徬徨,那段跟椅子工作的日子…。記憶如一道白光,閃爍地劃過心頭,很難忘懷的一個夏天。

 

初極狹,纔通人;復行數十步,豁然開朗
人生就是一趟旅行,期待在旅行中找到自己。誠如文玲老師所說:「在創造的過程裡,不斷撞到自己。在撞到自己的過程裡,不斷產生創意。」文玲老師從找自己、找阿寶出發,在這堂課中,我看到了動人的風景,只因大家是如此敞開胸懷地拋出自由書寫的片段,每個片段如風景明信片般交疊著,構成了一幅動人的圖畫。心安靜了,就能呼吸了。也逐漸能看見自己的靈魂,感受到自己的存在。

旅行,是一種沉澱。這次從花蓮遠行高雄的經歷又何嘗不是人生的出走。如老師所說,在生命中會有幾個重要的段落必須去做重要的決定。身為教育工作者,又是國文老師,所被賦予的道德意識與文化傳承的重擔,更是較一般人超出許多。當老師提到文學教育並不等於道德教育與公民教育時,心中興發不少感觸。也想著,如何帶領學生去體會文學作品中的溫度,也更堅定了自己在真實生活中找到力量的想法。

 

芳草鮮美,落英繽紛
陳益源老師從一隻鞋子開始,為我們說著《金瓶梅》中西門慶、潘金蓮、李瓶兒與龐春梅的故事,絲絲入扣、精采絕倫。活脫脫就是個成功的說書人。郝譽翔老師以《天淨沙》為我們揭開文字與影像的序幕,談著張愛玲小說「參差對照」的美學,並播放了林奕華改編自張愛玲《半生緣》舞台劇的片段。憶起自己當年還曾買票進國家劇院看了這場舞台劇,想著當時懷抱著曼楨與世鈞恍如隔世的無奈,投射著自己的人生地圖,如今想來,卻是如此的天地悠悠。正如王家衛《一代宗師》中所提到的那句台詞:「世間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別重逢。」

 

被療癒、穿透、滿足與飽足了,才能往下一步邁進。
這一段尋找桃花源的奇幻漂流,才正要開始…

本篇發表於 102年度種子培訓。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