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年種子教師研習心得及建議(屏東高中 陳婉玲)

一直不知該從何下筆,那關於內在思維的衝突、矛盾與喜悅。是該從聽故事的感動開始,還是該說說「重逢」的驚喜,或者從「找自己」的碰撞入手,紛雜的意念,錯落的感觸,在研習結束後暈染,放射狀地籠在心頭。提筆,竟如此不易,那麼就自由地寫,沒有起、承、轉、合,沒有開始、結束,只有無盡感動與嶄新契機。

當出走的念想蓄積到一定能量,只消一個誘人故事,便能發動改變。鄰座伙伴神采飛揚地說著當年種籽研習的故事,那能量如蝴蝶振翅,幽幽撼動我亟欲出走的念頭。填寫報名表單,彷彿只為了在未知中尋一份熱情,點燃教學路上的星星之火。

飽有期待,於是渴求在陌生的相遇中,發現平凡生命中的不平凡,企圖通透「外尋」具體延展內心的抽象期待。旅程的開始,為求習得讀寫故事的能力,如欣慕名師,上山求道,其過程,卻意外照見自己。原來讀寫故事、訴說故事的能力,在於解構自我,而後重新建構,一旦能於自我中悠遊,才能真正走入他人的故事,精彩詮釋。隨著陳文玲老師的帶領,課堂上的我們盡情地寫,偌大的空間裡,人我距離消失,弭去了武裝與防備,有那麼一瞬間,渴望就這麼地掘,掘出底層的自我。原為聽故事而來的我,意外陷入「找自己」的瘋狂中。原來,說一個精彩的故事,不在於技巧的嫻熟高妙,而在是否認真生活,做真實的自我。「在創造的過程裡,不斷撞到自己」,文玲老師的話語,給足了力量,領著我欣賞生命中的大小碰撞。不必急著損耗性格中的「不同」,以迎合他人,因為,我們原該順著生命的召喚,真實地活。

倘若每個精彩故事都得有個載體串連情節,一如潘金蓮的鞋,緊密縫合故事脈絡,那麼貫串此次種籽研習的,便是在「說故事」的架構中「尋訪自我」。白日的課程向夜晚延伸,在麗明老師的陪伴中,陌生的群體試著探測自我底限。我們手持圖片,馳騁其間,可以飛天遁地無盡想像,亦可淒迷動人撩撥心緒。然而,隨著小組發表期限漸近,麗明老師大膽將成員從安全場域中解放,重新分組、重新撞擊。練習主題從單一圖片的故事詮解,到多重畫面的組合串連,我們不再有距離地「說」與「聽」,轉而走入其中,遂使故事即我、我即故事。我終於懂得,課堂講師之所以能擄人心緒,使之昂揚、使之低落,原因即在故事真實而貼近自身。在多重刺激、感動與體悟之中,我們學著放下不安、焦慮與自我防護,互訴自己的故事,使之連綴成篇。敘事間有過往落寞,有現今困境,然貫串其中堅定不移者,是初發的善良與美好。短短三日,是心靈的暫時出走,從「外尋」走往「內訪」,在「說故事」中感動他人,也療癒自我。待汲滿能量後,下個教學場域中,又能喜悅歡愉踏實尋個好為人師的夢。

本篇發表於 102年度種子培訓。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102年種子教師研習心得及建議(屏東高中 陳婉玲) 有 1 則回應

  1. 蘇秋文 說道:

    分離是為了下一次的重逢。

    研習不只獲得新知得到感動,
    它還療癒了我們,真是意想不到。

    謝謝你們,我的夥伴。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