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年種子教師培訓–研習心得(嘉義女中 卓翠鑾老師)

1月29日

幾番風雨尚未消失,但我已然見到遠天將晴的光影,以及那若隱若現的七彩虹霓。

熹微的晨光初透,自強號的列車載著我往南奔馳而去,奔馳的不只是列車,還有我亟欲出走的心。遠比預定集合的時間早一個小時抵達新左營,三鐵共構的車站頗具現代感。車站,彷如一個人生劇場,永遠上演著出走、路過、回歸的戲碼。我,拎著行李,走走停停,偶爾站在車站出、入口的地方觀望,置身於熙來攘往的人群裡,極其後設地,有一個我停下腳步詢問,今天是出走?回歸?或者是路過?有一個我很篤定的說:就讓一切歸零,一個陌生的城市,一個久仰的研習營,我來,是為了要「看見」,看見我想看見的以及沒有預期會看見的。

種子教師研習由北一女駱老師的事務說明,以及張校長的勉勵與期許揭開序幕。接著是須文蔚教授講故事的結構奧妙,須教授聲情俱佳,信手拈來以文學、電影、廣告等事例貫串語言學、結構學、符號學、敘事學等文學理論,揭示故事的本質與說故事、解故事的技巧,有別於傳統義理、考據、詞章的國文教學,頗為國文教學拓開新例,注入清新的源頭活水。

文學是生命書寫的一種形式。文學以語言為敘說媒介,語言作為情感與生命的載體,有它一定的重量,拆解語言符號、解構符指、隱喻,即將文學一切的元素打散、再重組,足以重建其意義,並且呈現一種重新「被觀看」的形式,讓那文本幽微的情思、深藏的暗喻,重見天日,無所遁形。我之前為了寫碩論,也研究過這些文學理論,並且實際將這文學理論運用於詩歌與小說的鑑賞教學,而今從須教授的演講當中得到了證成,更確立了自己的教學方向,無異是此行最大的收穫。

第一次見到陳文玲教授,小小的個兒,講起話來,字字入心。她先從旅行、玩夢、大學小革命、創意卡彈等歷程,來敘說她的生命故事。接著演講過程中有一個極其深刻的試驗,就是要學員們書寫自己的「旅行」,抽一張卡片,定出「旅行」的名稱,一張白紙發下來,我確定眼前是一張白得發亮的紙,腦袋竟是一片空白,而後必須在脫盡自我防衛的盔甲、人情酬酢的面具之後,忠於自己寫下當下的心思意念,這是一趟沒有預設目的的「心的旅行」,得跳脫一切書寫的窠臼,卸下「他者眼中的我」的書寫形式,形同與自己裸裎相對,這其實是殘忍的。我很努力地克服文字障礙來書寫,很努力地向內尋索,不知道為什麼,「越行越裡面」,我赫然發現心中的「阿寶」一直都在,且如影隨形、刻骨銘心。

今天的研習接近尾聲,下午駱老師說明整個種子教師培訓計畫之後,接著是陳嘉英、陳麗明、莊溎芬等三位輔導老師老師的分組實作說明以及教學示範,三位老師的教學熱情、豐富學養,以及對於學員的提點與關照,尤其三天研習實作的教導與陪伴充分展現名校、名師的風範。晚上分組實作研討,我分在教學組,要以說故事的方式進行國文教學。小組成員有俊雄、姿綉、芷瑜,一開始大家並不熟悉,也抓不到方向進路,幾經討論以及嘉英老師的提點之後,終於有了眉目,也確立發表的方向,一個新的教學嚐試將隨新的黎明來臨而開啟。

1月30日

義大校園的晨光很美,我在日影婆娑樹間之時醒來。

今天課程就在探索潘金蓮的一雙三寸金蓮開啟,陳益源教授的敘說金瓶梅,企圖為被視為「淫書」的金瓶梅平反。從一雙鞋貫串整個金瓶梅的關鍵情節,不脫傳統小說鑑賞「小道具」功能的分析手法。文學主題不外乎人們的愛慾生死,簡單來說其實是「人性」的主題。我總認為金瓶梅這部書無所謂淫不淫,也無所謂佛不佛,蘭陵笑笑生之所以寫金瓶梅,不過是貼著幽微的人性來書寫,寫不見容於道學之眼的部份,寫禮儀之邦不容見光的部分,寫侯文詠筆下那一方「沒有神的所在」。笑笑生透過文字符碼的編織,且訴諸人類偷窺意欲的揣想,而寫就這樣一本頗受爭議的名著。我還是要說「受爭議」的不是書淫不淫,而是被壓抑、扭曲的人性,還有誰有權來壓抑、扭曲人性?誰的人性又該被壓抑和扭曲?這也讓我突然想起之前在課堂上與學生分享范進的一只鞋,紅樓盛宴裡的一雙筷子……。小說中不起眼的小道具,對於主題思想的揭示,往往有著關鍵性的影響力,著實不容小覷。

第二堂課參觀義大高中,義大學務主任很細心地導覽整體校園建築以及雙語、國際課程的規劃,除了校園建築頗具特色之外,義大和一般高中比起來,課程設計相對活潑多元,這也提供我們省思台灣教育未來走向的另一種可能。

下午的課由郝譽翔教授談小說創作,聚焦文字到影像,談張愛玲的小說藝術。我個人習慣以意象設計與場景描寫,對於人物形象、情節發展的關連性來分析小說,郝教授則從「文字」到「影像」的角度切入,提供我另一角度的思考。但是從文字到影像談小說藝術,涉及兩種不同的媒材,一個是「文本」一個是「影劇」,兩者之間又涉及「文字」與「影像」之間「轉換」或「轉譯」的細節問題,似乎有待更深入頗析。郝教授試圖從小說的影像性來含括張愛玲的小說藝術,也是一種新的進路,而我粗淺的認知則是:張愛玲的小說被拍成電影或戲劇的時候,她創作的藝術性往往是被曲解的,應該這麼說:她的小說,經過任何視覺影像的處理,除了交代人物故事之外,能夠成功傳達箇中氛圍或情、意境的,我很主觀地認為:目前為止幾乎是零。換言之,影劇傳達得出張愛玲小說的「皮相」,不全然等同於張愛玲的小說。文本創作有超乎影像可替代的範疇,那才是她小說的價值所在。

晚上的分組實作如火如荼展開,我們一組確定一代文宗歐陽修談領袖魅力的內容,俊雄負責檢視資料、提供意見,我負責做簡報,姿绣、芷瑜倆人協助潤飾內容並負責上台演示,大家意見頗為一致,沒有太多需要磨合之處,因此,整個教學設計過程頗為愉快,合作學習的經驗極為可貴。夜已深,隔壁房裡有些討論的聲響,有人還醒著,曉星在遠天明滅……。

1月31日

研習最後一天了。學員們經過熬夜的折騰,精神看似恍惚卻又亢奮,今天會是一個特別的日子。一早方雅惠教授分享從故事敘說到社會行動的教學經驗,這是一堂很特別的上課經驗。方老師提供一個頗為新穎的教育視角。她說教學者的職守在於創造社會空間,並且護持這個空間,引導空間裡的成員,從個人的故事敘說到走向共在,完成一種共謀協作的行動,並且相互轉化。她分享一個教學經驗,透過照片,找到詮釋故事的歷程,找到對應自己生命的行動。教與學成為一種共同同行、走向世界與向內探求交錯的行旅。方老師提供一種教學情境營造的可能性--架接「理論情境」與「具體情境」,透過思考的實踐與對實踐的學習,開啟自己的識世之旅。方教授也強調以五種感官經驗世界的重要性。她認為多感官的感知模式持續開展,對世界的認識增多,則能去自我中心且跳開過去的認知模式,讓人重新認識這世界同時也認識了自己。最重要的是在教育現場,師生關係不是教與學的關係,而是「共學」關係,這觀點也讓人耳目一新。

第二堂課仍由各組輔導老師簡報各組分組實作的概況,可視為分組發表的暖身。下午各組依序上場發表,看來教學組最吃力,因為受限於教學材料--宋代文人與黨爭,說宋代作家故事不難,難在如何說得別出心裁。還是義大小學組老師說唱花木蘭最精采,原來說故事也要有唱功和身段。接著是第三組老師演生命故事,有演生涯職場的故事、個人成長故事,親子故事等等,任何一則故事透過演和說,只要直入核心,亮點一出,都能賺人淚水,看著台上演戲的老師們,無不卯足勁地搏命演出,敬業精神令人感佩。

第二組接著演十二年國教的議題,分別從教師、學生、家長、政府、社會等五個切入點來探討,不論從扮相、選角、台詞的設計無不令人驚豔。勝出的是代表教師立場的一組,以麻將語彙融入戲劇之中,雙關運用巧妙,亦莊亦諧地嘲弄十二年國教,令人叫絕。

夜幕低垂,一場頗為別緻的「共學」課程真正進入尾聲,收入行囊的究竟是影劇般的浮光掠影,還是深醇回甘的美酒家釀,有待日後教學現場的自我檢視與回望,現下暫且擱置。不過,在此仍要感謝提供我一起寫這三天生命故事的人--須教授、駱老師、嘉英、麗明、溎芬老師、我們小組組員、銘真、郁卿以及所有學員等。

拎著行李,我又來到新左營車站的出入口,當下的直覺告訴我,「回家」是必要的,然而,極其後設地,我很清楚,又有一趟新的旅程即將開始……。

本篇發表於 102年度種子培訓。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102年種子教師培訓–研習心得(嘉義女中 卓翠鑾老師) 有 3 則回應

  1. 卓翠鑾 說道:

    韻如、秋文:我今生感到幸福的一件事就是「當老師」,而感到「最幸福」的則是我那些為人師表的學生們都可以「以當老師為榮」、「以當老師為樂」。我因為有你們,所以感到「最幸福」。共勉之。

  2. 蘇秋文 說道:

    這三天的「共學」真的是一場饗宴,
    不只課程精彩,實作也是一次次的腦力壓榨。

    看到翠鑾老師的回饋,
    我同韻如老師一樣,都重拾教學的動力!

    謝謝您!

  3. 黃韻如 說道:

    看到老師的回響,心中滿滿感動!從您的學生到現在自己為人師,瞭解了為師不易,在教學上精益求精,更是難得。
    幾次在家鄉的談話,都是品質非凡,注入滿滿教學活力,您能夠侃侃而談,都是日積月累之效。好期待好期待咱們師徒倆下次的「遇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