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年種子教師培訓–研習心得(萬芳高中 余懷瑾老師)

 

說一個動人的故事

說故事不是難事。但如何說出口,需要時間。

第一天,我們三個女生的名字連在一起,好巧不巧的坐在同一桌,晚上分組討論,看到男生孤零零站在我們的右手邊,單純的想「男生會做事」,三人有志一同主動的跟這「會做事的男生」一組。果然,他有擔當,好溝通,會思考,當麗明老師徵詢意見或課堂上稍有冷場時,他自然而然地起身發言,然後說是我們四個人的意見,當然這確實是。討論一散場,他比灰姑娘還瀟灑地離開了。

第二天,我們開始三加一的集體行動,天馬行空的輕鬆劃開北高、性別或是人我的界線,一個不小心話題圍繞著他打轉,「寡母」兩個字就像錄音機一樣,播放出一個有聲音有畫面的私密故事,夜晚一到,在駱老師的協助下,他心甘情願的留了下來,讓故事繼續,曾經的晦澀,曾經的風霜。這一晚,我們很早就睡了,天都快亮了。 

十分鐘的影片,如實是他與父母情感糾結的親情故事,用顯微鏡看卻可以看到我們志同道合的情誼,即使在夢的四分之三處,年輕的須老師那最後的抱抱滿足了我們對這夢境的期待,那一刻,真好。這一切該歸功於麗明老師親切的引導讓我們揮灑自如,更感謝國文學科中心給了我們這樣的空間和「磨難」,感動了自己也感動了別人。

如果三天能讓四個素昧平生的人,說清楚出一個不曾說明白的故事,那麼未來,更多動人的故事會誕生在國文課堂、導師辦公室甚至蔓延在校園每一個角落,我以為。

本篇發表於 102年度種子培訓。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