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年種子教師培訓–研習心得(竹東高中 詹敏佳老師)

(詹敏佳老師及張嘉惠老師)

讀寫故事,我們從須文蔚老師淺談結構主義開始。羅蘭.巴特認為:「想像、敘述方式、詞彙都是從作家的身體和經歷中產生的,並逐漸成為其藝術表現。……它是文學慣習的私人性部分,產生於作家神秘的內心深處,卻伸延到他的控制之外。」所有的敘事文本皆是作者經過雜中取要,俗中取雅的經驗組合,進而領悟自我,書寫自我。書寫的符號都具有隱含義,「書寫」也是一種安頓生命的抒發方式。當陳文玲教授讓我們自由書寫時,短短的五分鐘,在不經意的文字堆纍中流露出自己當下而私密的心思──我們都在找阿寶,都在找自己!沒想到「自由書寫」的作用力充滿後勁。而陳益源教授從「潘金蓮掉了一隻紅睡鞋」談起,讓我聯想到張潮《幽夢影》曾說:「水滸傳是一部怒書,西遊記是一部悟書,金瓶梅是一部哀書」於是原本為「怒書」中武松殺嫂情節,擴充成為描繪當時「逸居而無教,則近於禽獸」的人性「哀書」,敘事書寫的視角正影響著故事的內蘊與發展。且在方雅慧老師「打開人生的百寶箱」中發現生命的記憶,重重疊影,從照片說故事,從布置方式說故事,生命的故事都在行動中重塑意義。

當目前各校正積極推動「閱讀」時,希望學生讀出不同的生命圖像與座標,且當然不能只「讀」而不寫,我認為「寫」才能讓學生的想法有出口與存在感。尤其在「自由書寫」中更感受到生活的脈絡與心跳。當我們的時代已走進網路化與互動化,更應該將文本敘事的有機性加以利用,活絡古典文學的新視野。參與此次研習,從各種文學的敘事方式中得到引導學生的方法與可能。每個人都有一個專屬且獨特的故事,未來希望能與學生們一起體會生命的重量。

從得知種子教師研習活動又能有動力積極報名,要感謝科內夥伴的鼓勵;而能得到研習的機會,如中大獎一般,想必只能謝天了。感謝學科中心夥伴們精心的規劃與安排,更感謝各位教授與輔導老師的指導。三天來的討論與腦力激盪,讓我轉換了不同的敘事想法與視角。雖然我們這組常在輔導老師來訪後,必須重新排列組合我們的思路。我們就在破壞與重構中找出了彷彿合格的可能,感謝同組基維夥伴的好表現、琇苓夥伴的妙點子、嘉惠夥伴的巧安排,於是「東坡在路上」,而我們也上路了。

本篇發表於 102年度種子培訓。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