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年種子教師培訓–研習心得(國光高中 呂定璋老師)

 

 

我想先從《少年Pi的奇幻漂流》講起。

一個擁有虔誠信仰的人,他信仰的背後極私密的幽暗地帶還有什麼?當他必須在汪洋大海,危殆艱困的環境中求生存時,什麼會出現?在這本小說中,孟加拉虎出現了。威廉‧高汀的《蒼蠅王》中,一群意外漂流至孤島上的孩童,同樣為求生存,心靈的黑暗面擴張,而純真隱遁了。這兩則故事的結尾似乎都很微妙地有著相同處,那就是主人翁都在得知可以回到文明世界時,痛哭不已。

陳文玲教授的「自由書寫」課程,某些程度而言讓我們不必經歷這些恐怖的生死體驗,也能碰觸到心靈的幽微處。陳文玲教授說「自由書寫」是一種認識內心「法官」的過程。相反的,不也能解釋成「認識內心那隻孟加拉虎的過程」嗎?

在那堂課上,我得到一張「狐狼」卡片,五分鐘的自由書寫,是一種極其震撼的體驗。我是這麼寫的:「綠狼、黃狗、牙齒。我要保護旅行,侵害在發生,我張牙咧嘴。不要來,不要再過來,我不懂你為什麼要出現要發生,只因為你在這兒,我在這兒,而他也在這兒。這哪是旅行,過去已不存在,我只希望現在一切都是真實的,沒有人再傷害。」這段文字對絕大部分的人都是毫無意義的,卻讓我泫然欲泣。

少年Pi和荒島上孩童的痛哭,原因有各種可能;但我知道我幾乎控制不住眼淚,是因為發現我幾乎也像他們一樣,看見內心的一絲絲黑暗面。少年Pi沒有機會好好和這隻孟加拉虎道別,我也因為只能抓到一瞬的感覺而悵然不已。

但這卻是我參加種子教師培訓的極大收穫!

本年度種子教師培訓的主題為「讀寫故事的生命、行動與教學」,自由書寫這個課程,正是教我們讀寫「自己」的生命故事,了解「自己」的生命底蘊,最終還是要我們「自己」去行動,去面對,才可得心靈的安頓與協調。

本篇發表於 102年度種子培訓。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