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年種子教師培訓–研習心得(西松高中 蒲基維老師)

結束了三天密集的研習,夜色又緩緩地降臨溫暖的南國,催促著我搭上往北的列車。高雄的夜,無風,卻有晴。
參加種子教師研習沒有別的動機,只為了衝撞自己十幾年來的教學習慣,讓習以為常的教學資料庫重新排列組合。坐在高速列車上,重新裝滿的心湖仍餘波盪漾。
第一天,須文蔚老師的第一堂課,開啟了研習的序幕。敘事結構的奧妙當然解構了我原本閱讀故事的鬆散習慣,而須老師平易的語調中所蘊含的對文學的堅持才令我感動。他鼓勵我們說故事,更鼓勵我們說自己的故事,對一個向來不太敢誠實面對自己的中年教師來說,無疑是一種鼓舞!第二堂課是陳文玲老師的「越旅行越裡面」,看著標題著實摸不著頭緒,卻在陳老師短暫的自由書寫活動中,活絡了自己僵化、垂死的心靈,當她徵求發表書寫內容時,我沒有勇敢的舉手,只打開一半的心扉,仍害怕旁人的窺視。她擅長說故事,而且擅長說自己的故事,在叛逆的身影中,我仍深深感受到陳老師對生命的熱情。
夜色在密集的課程中悄悄地降臨,晚餐後隨即展開的分組實作活動令人期待,而自己向來不擅長群力合作的習慣也讓我害怕。當然,更令人痛苦的是嘉英老師不斷地在我們好不容易構築的故事脈絡中質疑我們、衝撞我們,每衝撞一次,就得瓦解一次。在衝撞、瓦解、重新組合的過程中,痛苦的程度像被摑了好幾個耳光、扒了好幾層皮。還好,我事先倒掉了心中那瓶自滿豐盈的水,否則還承受不了那種痛楚。
第二天的課程依然精彩。成大陳益源教授談金瓶梅的敘事脈絡,其精彩生動的說書風采,儼然成為我們敘述故事的最佳典範;而慕名已久的郝譽翔老師談張愛玲小說的影像書寫,更強化了我長久以來推廣寫作中氛圍營造技巧的正當性。然而,在整日的聽講中,內心依舊懸浮著前一夜延續下來的衝撞,宛然已成形的構思,依然與衝撞之後的元素在腦海裡掙扎翻騰。東坡、東坡,一個耳熟能詳、眾人皆風靡的歷史人物,如何在十分鐘內詮釋他精彩的遭遇與迷人的風範?
第三天的重頭戲當然是各組的成果發表。原以為,全都是中文系訓練出來的國文老師,能有什麼新奇的創意呢!結果一路看了各小組的發表,才發現老師們被激發出來的動能無限精彩:義大高中的老師述說著花木蘭的故事,展現了唱作俱佳的亮點;在生命故事中,一幕簡單的懷念父親的戲,竟也讓我眼眶泛紅;反對十二年國教的老師坐在虛擬的麻將桌前,臺前盡是如珠的妙語,臺下更泛著此起彼落的笑聲。
這三天,我暫時倒掉了心中的盈滿之水,又重新裝滿了清新活泉。更重要是,那封閉已久的心靈,逐漸打開一扇窗,忘記對中文人曾有的誤解與怨懟,準備擁抱那遠離已久的文學熱情。
高雄的夜漸漸遠離,我逐漸感覺不到南國無風的溫暖,而心中的餘波雜糅著理性的構思與感性的悸動,是積極的動能,也是對文學的堅持與熱情。

2013/1/31 21:00在開往北方的高鐵列車上

本篇發表於 102年度種子培訓。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