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南文學與藝術巡禮研習心得: 哎呀!我中箭了! (國立關山工商 魏尚斌老師)

夏天來了,理當我應該出現在墾丁海底會「小三[1]」,卻和「拋夫棄子[2]」的美麗人妻們「公然」出遊,不解的是這場邂逅竟可以報公帳,詳細過程還得交報告(嘻嘻,駱老師不要偷窺喲)。

不過這趟台南文學藝術巡禮,要謝謝這位重要的媒人婆:駱大人(應該是銘真取的)。話說駱大人身影仰之彌高、望之彌堅,忽焉在左、忽焉在右,靈巧極了!我坐她後頭,一下車我尾隨其後,卻撞個遊覽車照後鏡正著,轉頭時,她已不見人影。哎呀!現在我右上額還腫痛呢。

國文老師,是我兒時偶像、青年時追不到的情人,現在對我而言,簡直是夢中「女神」!

哈,要跟一群女神出遊耶,來吧,一場夏之夢!

第一站到台南藝術大學,漢寶德大師的校園景觀,美得令人汗流浹背。在校長秘書的專人引領導覽,頂著大太陽,強烈的紫外線照射下,大家仍不放過美景,到處趴趴GO地猛打卡,此刻都變成了認真的視覺系攝影組學生。曬過太陽、用過午餐,到全校最高聳的音像藝術學院,通過一個儼如幽靜的時光隧道,走進典雅的電影小劇場,聆聽黃玉珊教授個人精彩的創作經驗分享。不料,不爭氣的我,在黃老師溫柔的語調中……混雜於飽餐後,一下室外又室內的「冰火五重天」的洗禮下……zzzzz。初夜,宿烏山頭風景區的西拉雅飯店,真是幸福、一夜好睡。

第二站烏山頭水庫,導遊廖老師(退休老師),調皮聲音帶著不協調的年紀─「年輕的老小子」,果真是此區不二的解說達人。翌日晨起,在八田與一面南方的小竹亭裏,裸上衣吹涼風,呼吸中彌漫思古幽情,感懷這位歷史巨人。

第三站會台灣文學史的活人:張良澤教授。此行堪稱豐富,不!應該是鹽分地帶的「瘋埠」:我們一路「瘋」買書、「瘋」佳里吳新榮佚事、「瘋」令人哭泣的烏腳病館、「瘋」恬靜的北門村街。瘋言瘋語中,我問張老師那件汗衫題字是啥意思,原來我錯看衣上題的「霧島」為「露鳥」,誰叫他帽子上還插羽毛,惹得張老師大笑,而老師乾脆戲稱自己是「露鳥俠」!

晚上下榻南鯤鯓代天府槺榔山莊,還有黃淑梅老師「光之所在」感人的紀錄片欣賞。隔日(第三天)六點晨起,買齊香油金紙去主殿參拜五府千歲,祈求大家平安,並拍攝這國定古蹟的身影。

第四站楊逵台灣文學紀念館。楊逵三子楊建親自接待我們,由陳校長全程擔任解說,另外還有文學館重要推手康文榮老師,也趕來接待。楊建老師陪我們在館邊的街役場(日治時鎮公所)用餐,我也順勢送他用原子筆速寫[3]

旅程終站:奇美博物館─古典主義與浪漫主義的邂逅。解說員張俊雄先生對西方藝術史真是滿腹經綸,首幅巴比松畫派杜培的「豐收」(下圖),在他談來無論視點、構圖甚至是畫裡意境,均能耳孰能詳地滔滔不絕,絲毫不讓于時下藝評家。

 

來到一幅名為「春天的海潮」[4],悄悄宣示了19世紀古典主義與浪漫主義的差異。18世紀美學家溫克爾曼(Wincke.mann,1717-1768)認為古典美是一種「高貴的單純,靜穆的偉大」,正如這批南飛國文教師們的普遍理想美特質[5];而狂野一如藝術科教師,以我為例,愛好自由奔放,但一路上搗蛋、不正經、阿Q。終於和我夢想中的女神「MIX」一起了,形成一股「夏潮」(和楊逵出版社同名)!

這趟豐富之旅真要感謝這位媒人─駱靜如老師,準備資料細膩、服務周到,行程擘劃精心,已經很久沒如此感動過 ─ I’m fall in love!

咦,此時邱比特手上的弓箭已經射出[6],究竟跑那兒去了?

我已經這麼老還可以中的箭喔?

看來,駱大人設計的這趟文學與藝術之旅,讓我們都中箭啦!



[1] 我的海底小三:小藍(藍雀鯛)、小櫻(櫻花蝦)、小綠(黑驂)。

[2] 引用中山女高月銀老師的話。

[3] 與楊建老師座談時畫的隨筆。

[4] 畫作名為【春天的海潮】是陳列博物館五樓西洋藝術展區編號九,作者為卡米爾‧喬瑟夫‧艾堤恩‧洛克普蘭,畫作取材小說情節。

[5] 溫克爾曼在1764年所著《古代藝術史》(Geschichte der Kunst im Alterthums, 1764)認為希臘造型藝術所表現的最高的鎂的理想,他說:「美頗有些像泉水中汲取出來的最純淨的水,它愈是無味,愈是有益健康。因為這意味若它排除了任何雜質。…….最高美的觀念似乎是最單純和輕鬆。」所以他極力推崇古希臘藝術,認為那才是真正的藝術,因為它不僅提供了真實形象,也提供了一種理想的美。

[6] 邱比特雕像矗立在奇美博物館外出口候車的高牆上。

本篇發表於 學科中心相關活動, 策略聯盟。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